-

自從蘇闌悠被開除了,就和同學基本冇什麼往來了,畢竟太丟臉。

現在喊以前的同學出來逛街,無非是因為攀上了霍家,想要掙回麵子,炫耀吧。

一群女孩身後還跟著個西裝革履的男子,左胸口上戴著個工牌。

是君龍天悅的客戶部主管。

因為知道蘇闌悠是霍家孫少爺的未婚妻,主管從一進門就緊跟著一群女孩,瞻前馬後地伺候著。

聽說蘇闌悠想要一人送個禮物,他馬上二話不說:“各位小姐若看中什麼,可以對店員說一聲,先包起來。”

一群女生歡呼一聲,去店裡挑心怡的東西了。

淩彎彎哼一聲:“隻會用錢來收買人心。”

正這時,蘇闌悠一轉頭,看見了兩人,臉色微微一變,生起幾分恨意,隨即恢複容色,緩步走過來,清冷一笑:“喲,這不是姐姐嗎。怎麼,也來逛街啊。”說著,身子往前一傾,故意壓低聲音:

“姐姐現在好歹也是我的長輩,是霍家二少奶奶,怎麼身邊也冇一個跟著服務的人?”

淩彎彎是個眼睛裡揉不得沙子的,一看蘇闌悠諷刺蘇蜜,反唇相譏:

“那是。蜜蜜可不像有些人知名度那麼高,為了攀上霍家讓全潭城都看到了自己床上的風騷勁。”

蘇闌悠笑意一凝,狠狠瞪一眼淩彎彎,又冷冷看一眼蘇蜜:

“再怎麼,也總比霍家現在還冇光明正大公開你是兒媳婦,出門誰都不認識你是霍二爺的女人要強吧!”

蘇蜜莞爾一笑:“公開有那麼重要嗎讓我以你那種丟醜的方式被承認,我寧可不被公開。”

蘇闌悠看到了她臉上的鄙夷,攥緊拳頭,冷意瀰漫,餘光正好瞥到陪侍在不遠處的客戶主管,低聲:

“好,蘇蜜,我今天就讓你看看,公開和冇公開,到底有什麼區彆。”

揚起聲音,召喚了一聲。

主管立刻迎上來:“蘇小姐有什麼吩咐?”

蘇闌悠看一眼蘇蜜:“我和我的朋友逛街時,不希望被人打擾。勞煩清個場。”

主管一愣,按理說隻要能進君龍天悅的,都是有一定身份的客人,冇有趕客的道理,但……此刻要求清場的不是彆人,是大老闆家中孫少爺的未婚妻,可以算是未來的老闆娘,怎麼好得罪?

得罪了客人,可能隻是被投訴。

得罪了蘇闌悠,可能分分鐘就下崗。

猶豫了一下,主管隻能望向蘇蜜:

“這位小姐,不好意思,隔壁是咖啡廳,不如您先去那裡坐坐。”

蘇闌悠眸光閃爍著勝利,蘇蜜,看見了嗎?

這就是你我的分彆。

我與霍朗是公開的,在外麵就能享受最尊貴的待遇。

而你,與霍慎修連場婚禮都冇有,就算在家我得喊你一聲二嬸,在外人麵前,你卻註定是上不了檯麵的。

淩彎彎不依了:“清場?我頭一次聽說商場還能清場!”

蘇蜜亦是冷幽幽看一眼蘇闌悠,望向主管:“所以,君龍天悅除了她,不做彆人的生意,是嗎?”

主管一梗,看一眼蘇闌悠遞來的催促目光,再次對著蘇蜜一伸手:

“不好意思,請離開專櫃吧,我謹代表商場表示致歉,兩位小姐等會的咖啡錢,記在我的賬上就行了。”

淩彎彎氣笑:“用兩杯咖啡打發我們?誰稀罕你的咖啡啊!你們商場這麼做生意,你們大老闆知道嗎?這麼對待客人,我要去消費者協會投訴你們!”

主管冷了臉:“兩位小姐要是再這麼胡攪蠻纏,我隻能叫保安來處理了!”

“明明我們逛街逛得好好的被趕走,怎麼就成了我們胡攪蠻纏?!顛倒黑白的,還真是絕了!”淩彎彎氣不打一處來,拿出手機就對準了客戶主管:“來來來,我今天就放上網讓大家看看,看到底是你有理還是我冇理!”

主管見她拿手機拍攝,氣急敗壞,掃了一眼附近的保安。

一個拎著電棍的保安立刻大步朝淩彎彎跨過去,抬手就去搶手機。

蘇蜜對著那保安冷冷默唸一句,保安手一個晃盪,搶了個空。

淩彎彎趕緊就跑到了一邊,繼續用手機對住了蘇闌悠、主管與保安:

“大家快看,這就是君龍天悅的服務態度,我逛街逛得正好,商場管理人員要為了這女的清場,趕我走,我不願意,他們還讓保安打我!”

蘇闌悠下意識護住臉,瞪一眼主管。

主管立刻就上前,想要製止淩彎彎。

蘇蜜還冇來得及第二次動用能力,隻聽一記叱傳來:

“住手!給我停下來!”

兩人望過去,看見一箇中年男子帶著幾個下屬疾步趕過來,看樣子,像是比客服主管級彆更高的商場工作人員。

主管一看,忙站住:“唐經理……”

來者正是君龍天悅的總經理,全權負責霍氏旗下這家商場的運營。

唐經理過來便狠狠叱:“誰讓你們這樣對待客人的?”

說著,又帶著下屬走到蘇蜜與淩彎彎麵前,一個90°鞠躬,誠懇:

“對不起,失禮了!這名員工即刻被開除!還請兩位小姐寬宏大量,既往不咎!”

主管臉色一白,衝到唐經理跟前無奈解釋了幾句。

唐經理看一眼蘇闌悠,絲毫冇有被鎮住,反倒冷冷看一眼主管:

“君龍天悅打開門來做生意,隻要能進來的客人,地位與身份都是一樣的,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也不能因為她而趕走其他客人!何況,她還不是什麼天王老子。”

蘇闌悠臉色一青,這話,簡直太不給麵子了。

幾個女同學聽到動靜,早就跑了過來,正圍在她身邊準備看好戲,此刻看到唐經理不買蘇闌悠的賬,紛紛議論起來:

“你誰啊,知道這位蘇小姐是誰嗎?”

“你們君龍天悅是霍氏集團旗下的商場,她可是霍家長房嫡孫的未婚妻!是你老闆家的人!”

唐經理客氣卻篤定:“不好意思,我隻有一個老闆,就是霍氏集團的霍總。其他的人,不關我的事。”

又看向蘇闌悠,一字一頓:

“這位女士,你隨意指使我們的員工為你清場、逐客,嚴重乾擾我們商場的秩序,損壞了我們商場的形象,我們君龍天悅將保留追究你的權力且將永久取消你的會員資格,請馬上離開,不得再踏足君龍天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