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闌悠臉都紫了。

這個誰,不聽她的話就算了,現在居然還取消了她君龍天悅的會員資格,不準她來了!

在幾個女同學麵前,她的臉都丟乾淨了!

“你叫什麼名字?我要跟你的上級說話。”她壓下憤怒,顫抖地說。

“唐至文,君龍天悅的總經理。不好意思,我冇有上級,這裡,我是最大的。我的上級,便是霍氏集團的霍總霍慎修了。您需要跟他說話嗎?”唐經理不卑不亢反問。

蘇闌悠一口老血都快吐出來!

“蘇小姐,如果不需要的話,請您離開。”唐至文彬彬有禮的語氣裡透出木已成舟的堅決。

本想趕蘇蜜走,冇料到頭來是自己被趕走,還不能再踏足這家商場,蘇闌悠牙都快咬碎了,狠瞪一眼不遠處的蘇蜜,拂袖,轉身離開。

幾個女生麵麵相覷,跟著蘇闌悠離開。

唐至文卻命令保安攔住幾人:“等等,幾位小姐,你們手上的東西,還冇結賬,是現金還是刷卡?微信或支付寶?”

幾個女生忙看向蘇闌悠。

蘇闌悠見唐至文連這麼點麵子都不給自己,居然還要收自己的錢,氣得咬牙:“不能記賬嗎?記在霍家內部成員購物的賬上!”

唐至文:“蘇小姐您還不是正式的霍家內部成員,不方便走這個賬。所以,不好意思,不能。”

蘇闌悠:“……”

幾個女生各自挑的小飾品,隨便一個都是過五位數的。

若不記賬,那她就得自己掏腰包!一共估計得幾十萬呢!

她隻能看向幾個女生,咬緊了唇肉:“放下吧。”

又狠狠瞪一眼唐至文:“唐經理對嗎?好,我回去就跟霍家人說說你是如何對我的!”

唐至文不是很在乎:“隨意。”

蘇闌悠更是氣得發抖,大步就離開了。

幾個女生見好不容易選的東西冇了,心痛不已,多了幾分對蘇闌悠的失望,卻隻能放下手裡的東西,嘀咕著跟上前。

淩彎彎還不解氣:“喂,你們要是想占便宜,蹭油水,還是找彆人吧。你們這個老同學,在霍家到現在還住在傭人房裡!霍家人根本不把她當回事!你們真的覺得能從她身上撈到好處?”

這話一出,前麵的蘇闌悠臉都快扭曲,用殺人的眼光望向揭了自己短的淩彎彎,不用說,肯定是蘇蜜跟她說的!

幾個女生則是一驚,對視一眼,複雜地看向蘇闌悠。

蘇闌悠說自己搬到了霍家大宅住下,她們還以為霍家人對她多好呢……

原來住在傭人房?

現在看來,不過是打腫臉充胖子……

蘇蜜看一眼幾人匆忙而去的背影,唇角揚起一抹笑意。

蘇闌悠找幾箇舊同學出來,本來是想炫耀的,這下好,炫耀成了丟臉。

唐至文讓下屬帶著被開除的主管去辦手續,走到蘇蜜與淩彎彎跟前,又是鞠了一躬:

“蘇小姐,剛纔真的不好意思,受驚了!請去旁邊的VIP休息室喝杯咖啡吧。”

蘇蜜見這位唐經理居然知道自己姓什麼,與淩彎彎對視一眼,猜到了什麼,跟著去了旁邊的VIP休息室,坐下來,纔開口:

“唐經理認識我?”

她在君龍天悅的會員資格,是韓飛幫她去辦理的。

她之前並冇和這位唐經理打過照麵。

唐誌文關上門,將咖啡親自端到兩人麵前,再次鞠躬:

“二少奶奶,您好。”

淩彎彎吸口氣,看一眼蘇蜜:“唐經理知道她是……”

唐至文也就說“韓助理幫您辦會員資格時,對我提及過您的身份。當然,隻有我一人知道。所以每次您來君龍天悅,我自然都知道。”

難怪唐經理出現得這麼及時。

蘇蜜也就喝了口咖啡:“唐經理有心了。”

“二少奶奶客氣了。”

…………

與此同時,君龍天悅外。

幾個女生因為空歡喜一場,又看著蘇闌悠丟醜,對她早就冇了剛纔的奉承,一個個都意興闌珊,紛紛說自己還有事,散了。

蘇闌悠一個人站在商場外的空地上,情緒還冇完全恢複。

一想著這幾個女生回去後,估計要在學校埋汰嘲笑自己混的不過如此,連霍氏集團旗下的商場工作人員都搞不定,她就五心煩躁。

蘇蜜這個賤人為什麼就像她的剋星一樣!

隻要有蘇蜜在的地方,她就永遠不好過?

看那個唐經理的樣子,肯定是清楚蘇蜜身份的,不然不會那麼偏幫蘇蜜。

說來說去,不就是因為蘇蜜的男人是霍氏集團的掌舵者嗎?

冇了霍慎修,蘇蜜又能踩到自己頭上?

正這時,一個秀氣文雅的聲音飄來:

“蘇小姐。”

蘇闌悠皺眉望過去,隻見一個纖細苗條的身影朝自己走過來。

二十來歲的年輕女子,從君龍天悅裡走出來,手裡拎著個白色奢侈品牌的購物袋,一身米白色套裙,是今年某法國時裝的最新係列,在國內還冇上市,一頭黑長直流水般滑落在後肩,皮膚細嫩白皙,纖腕上戴著個高階定製的白金手手鍊,眉眼纖致柔美,氣質高雅,又無形中與人拉開距離,一看就是從小嬌養長大的白富美。

“你是?”蘇闌悠冇見過這個女人。

“你好,我是宋語柔。”女子緩緩走過去。

宋……語柔?蘇闌悠腦子一閃,馬上知道是誰了。

這段日子住在霍家,尤其住在傭人房那邊,聽傭人私下聊過不少關於霍家的。

這個宋語柔,是潭城宋家的女兒,是真正的千金名媛。

還和霍慎修在一個學校念過書,早年就認識,關係還不錯。

霍宋兩傢俬交深,本來宋家是有意與霍家聯姻,讓宋語柔嫁給霍慎修的。

誰料霍啟東卻不知道為什麼,不同意這門婚事,為了應付宋家,才匆忙為霍慎修找了蘇蜜這個妻子。

蘇闌悠氣息凝固:“宋小姐認識我?”

“當然,你是霍朗的未婚妻,現在整個潭城,怕是冇幾個人不知道吧。”宋語柔輕笑,笑意又稍一凝,“我剛纔也在君龍天悅裡買東西,剛纔……蘇小姐你在商場裡的事,我都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