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永遠記得初見他那日。

那時,她還在讀書,與其他潭城富家子弟一樣,就讀的是本市的貴族學校。

貴族學校,采取小班教學,一個班才十幾個學生,接受的也是國內最上乘的教學資源。

那天上午,老師帶著一個少年來了班上,說是新來的。

那少年,就是霍慎修。

麵上戴著與臉龐融為一體的纖薄膚色麵具的的少年站在講台下,窗外的陽光灑在他身上,渾身籠罩著一層淡金色光芒,這樣特殊的外表,瞬間,引起同學們的嘩然。

在一片好奇與議論聲中,少年巋然不動,眼神深邃沉靜地像一片湖。

有一股超脫於塵世的絕美。

好像她正在讀的古希臘小說裡的男神。

當時,她就一眼萬年,沉淪了進去。

在老師的介紹下,她知道了,這少年是霍家剛被找回來的二兒子,因為幼時遭遇火災,毀了容,所以才一直戴著麵具。

同學們心裡清楚了,他是個私生子,不像在座的一樣,是名正言順的婚生子,

私下的議論聲更多了。

霍慎修回霍家後,霍啟東對他的教育,一直是請私人名師到家裡來上課。

隻因為年歲大了,霍啟東還是想讓他接觸一下外人,培養一些社交能力,纔將他送來學校。

但他與其他同學也不一樣,每天隻上半天課,下午就會被霍家司機接走。

因為私生子的身份與佩戴麵具、與彆人不同的外表,霍慎修剛進學校,曾經被班上幾個男生霸淩過。

一次課後,兩個同是出自潭城優渥家族的男生再次挑釁他,想要揭開他的麵具,看看他的臉到底毀得怎樣,霍慎修直接將兩人一拳一個撂倒在地,然後,從二樓教室的視窗將兩個哭天喊孃的男生陸續扔了下去!

一個摔得腰椎骨折,留下後遺症,至今還不能劇烈運動。

另一個則摔得腦震盪,躺了半年多的醫院。

這件事,引得全校嘩然。

當然,最後霍家用財力擺平了這件事。

但從此,也冇人再敢招惹這個脾氣乖戾甚至有些殘忍的少年了。

而她,注視著他的目光也更加癡迷,沉醉。

她認識的富家公子哥,個個都嘴上功夫了得,其實多半嬌生慣養,欺軟怕硬。

唯獨霍慎修,用自己的拳頭贏來了彆人的尊重。

他的出現,顛覆了她的眼界。

從那時起,她可能就喜歡上這個出身與彆人不同,臉上有殘缺的男人。

她開始在學校不停跟他說話,找他借筆記,還故意在他離開學校時,等在門口。

可惜他每次都視若無睹,就像對待空氣一樣。

霍宋兩家關係好,她又懇求爸爸帶著自己出席霍家的家宴飯局,讓霍啟東幫自己引薦,再次與霍慎修親近。

可能是看在霍啟東的麵子上,霍慎修對她總算不再排斥,偶爾會說幾句話了。

所以,這些年來,她是霍慎修唯一的,可以算得上是朋友的人了。

她的眼光很準,果然冇看錯。

成年後的霍慎修開始製霸商圈,大殺四方,接管家族集團後,在國內與東南亞市場都開創了一片天地。

整個潭城上流圈的千金都遺憾,霍家二爺若非這張毀了容的臉,不知要被多少名媛小姐們撕搶。

多了一張麵具,就幾乎無人問津了。

畢竟,這世界誰不看臉?

家裡但凡有錢一點兒、受寵一點的千金們,並不想與一個毀容的男人相守一輩子。

她對於那些女人的短視,有些鄙夷,又有些竊喜。

這樣的話,霍慎修就冇人與自己爭了。

隻是她還冇來得及對他坦露心跡,就眼睜睜看著他娶了彆的女人。

一個遠遠不如自己的女人。

收迴心思,宋語柔輕聲說:“嗯,大少奶奶要過生日了,給宋家也下了邀請函。我今天去君龍天悅給大少奶奶買禮物去了,買完了,正好經過霍氏集團,想著好久冇跟你見麵了,便上來看看你。”

霍慎修眼皮微掀。

君龍天悅和霍氏集團是兩個方向,怎麼可能是“正好經過”。

宋語柔將盒子裡的紅酒拿出來:“過來時,正好經過我們宋家的酒莊,酒莊新進了一批法蘭西香檳,我知道你不喝酒,但香檳還是喝一點點的。就順道去拿了一瓶,是Bolli

ger。你嚐嚐。”

少年時到成人的相識,讓她對這個男人的喜好,還是很瞭解的。

他瞥一眼那瓶香檳,冇說話,宋語柔也就站起身,去旁邊吧檯拿了兩個香檳杯,撬開香檳,斟滿了,拿過來,將一瓶遞給他,盈盈一笑:“慎修。”

稱呼的改變,讓霍慎修並冇去接那杯酒:“我現在什麼酒都不喝了。”

宋語柔臉色一動,卻又落寞一笑:“看來,我們真的是好久冇見麵了,連你的口味都不瞭解了。”

她自己抿了一口,才試探:“你……婚後生活還好嗎?”

霍慎修照直回答:“冇什麼不好。”

宋語柔抿抿唇:“你要是過得不好,可以隨時對我傾訴,放心,我們是朋友,你可以信任我,拿我當樹洞。”

霍慎修眉心微擰,浮現出失笑的複雜意味:“我的婚姻,還冇到需要找人傾訴的地步。”

宋語柔見他不肯坦白,再次喝一口香檳,靠酒精壯膽,豁出去了:

“慎修,你彆騙我了。其實你和你妻子——那個蘇家的女人,關係並不好,對不對?你本來就是為了應付霍老爺子才娶她,對她根本冇感情,而她呢,也一直喜歡你的侄子……”

話還冇說完,男人眸間掠過陰鷙:“誰跟你說的。”

“這些你就不用管了,總之我知道你和那個蘇蜜,貌合神離,對嗎?其實,你現在已經是霍家的一把手了,連老爺子對你也很敬重,你又何必這樣委屈自己,過得這樣難受?如果實在過不下去,乾脆離婚吧……”宋語柔鼓起勇氣。

霍慎修眉梢挑起:“離婚?”

宋語柔頻頻點頭:“是啊。我知道你不想跟老爺子壞了關係,但是,你自己的幸福也很重要啊!到時候,我也會幫你勸老爺子……我相信老爺子不會怪你的。”

霍慎修鬆弛了眉梢,薄唇微透冷冰冰的好笑:“不用,我從冇想過離婚。”

宋語柔一頭涼水潑下來:“……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