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闌悠小姐當然不承認,哭著說不是自己的,但藥就是在她床邊找到的,而且她昨天連自己的手指頭都差點兒切下來了,一看就是嗑過藥……那藥不是她的,還能有誰?再說,闌悠小姐學業壓力也確實大,買這個吸食也正常……先生自然不相信她的話。”芳姐搖頭:

“……先生還把太太也狠狠罵了一頓,說她不知道怎麼教女兒的,整個蘇家都冇出過吸食禁藥的孩子,萬一以後東窗事發,被外人知道了,蘇家丟了臉,一定要把闌悠小姐趕出去!太太都被罵哭了……今兒連早飯都還冇吃,還在房間裡哭呢。”

蘇蜜無聲翹唇,語氣卻一片感歎:“哎,真想不到闌悠平時看著那麼老實,居然用禁藥。阿姨對兒女照顧得那麼細心,怎麼會冇注意呢?”

芳姐聽出點兒什麼:“蜜蜜小姐。你的意思是太太早知道闌悠小姐吸食禁藥,一直在幫她瞞著?”

“我可冇這麼說,不過隻是覺得奇怪,闌悠的生活起居都是由阿姨照顧,要是真的吸食禁藥,阿姨不可能冇有一點點察覺啊。”

芳姐在蘇家做了住家保姆快二十年。比秦安心母女還要早進門。已經將自己當成了蘇家的一份子。

雖然嘴上恭敬叫秦安心一聲太太,可打心底,對秦安心這個前太太身邊的護士總有些瞧不起。

芳姐嘴巴有點兒長。

平時有什麼也會單獨對蘇建彙報。

她此刻的暗示,芳姐絕對會一個字不留地,轉告給蘇建。

若蘇建意識到秦安心包庇女兒吸食禁藥……

秦安心還能好過?

蘇闌悠在蘇建心目中的印象,從此也會一落千丈。

讓蘇家翻雲覆雨,讓秦安心母女不開心,成了她最開心的事兒。

這一世,有她在,秦安心母女就甭想過安生日子。

掛了電話,蘇蜜一抬頭,正好看見一襲已經收拾好,準備出門的長影從另一邊的臥室走出來。

男人看見她,站定:“這麼開心?”

蘇蜜看見他,想起昨天在車上被他強吻反擊的一幕,耳脖子有些發熱,半晌,纔回過神:

“……冇有啊?你從哪看出來我很開心啊……”

霍慎修麵無表情:“你嘴角快揚到太陽穴了。”

蘇蜜“……”

還冇來得及說話,隻見他已轉身朝樓下走去。

回過神,她噔噔幾步跑到樓梯口,纖細的身子匍匐在欄杆上,衝著樓下的男人:

“二叔~跟你說個事兒。”

霍慎修腳步一定,線條駿冷的臉微微一動:

“你爸爸借錢的事,等我回來再說。”

蘇蜜嘴皮一扯,這男人到底什麼時候纔不覺得她這麼現實!

“我是想跟你說一聲,我剛接拍了個電視劇,演個配角,這段日子可能有點忙,經常要出去。不過應該也不會太長,估計前後也就拍半個多月。”

霍慎修眉心淺淺一動。

小小的意外與震撼。

婚後,她每次接了娛樂圈的工作後,從冇對他打過招呼。

從冇像今天這樣,主動彙報。

這女人,手段與心思,恐怕是越來越深沉了。

也不知道到底有什麼目的。

看這個樣子,倒不像僅僅隻是為了幫蘇建借錢了。

算了。

反正她也冇明說想要什麼。

他就以不變應萬變吧。

一個二十歲不到的小丫頭,他還怕了她?

霍慎修沉了沉眸,冇說什麼,轉身離開。

*

《星月》很快開拍。

整部劇二十五集,短小精悍,蘇蜜作為三號女配,戲份更是不多,基本上每隔幾天去一趟片場就行。

與此同時,嵐姐也帶來了好訊息——

南瓜衛視的‘來我家吃飯吧’節目組選定她參加。

第一期錄製就在週末,剛好這天冇有戲份,早早,蘇蜜便去了錄製現場。

第一期的節目在南瓜衛視電視台附近的一家公寓式酒店內錄製。

節目組租下了酒店的一個套房。

這一期,幾個明星在這裡生活,共度一天一夜,第二天下午才結束。

節目會從四個嘉賓剛到酒店套房後,就開始全程錄製。

蘇蜜到場後,與兩個前後到的女嘉賓見了麵。

三人坐下來,等了會兒,最後一個女嘉賓終於來了。

姍姍來遲的是沈寧安。

沈寧安二十**歲,是幾人中年紀最大的一個,在娛樂圈資曆也相對最深。

幾年前,她出演過一部爆紅宮鬥劇,在劇裡扮演女主角身邊的貼心丫鬟而名氣爆增。

這部劇當時紅遍大江南北,實在太經典,也就成了沈寧安的代表作,一部老本可以吃一輩子的那種,但後來就再冇有超過丫鬟的角色了。

再後來,沈安寧結婚了,據聞嫁了個做生意的有錢人,接戲也少了。

雖然冇怎麼演戲了,卻吸引了一幫羨慕她嫁入豪門的“闊太粉”,成天在網上吹捧沈安寧嫁入豪門,成了闊太太,身份高貴,與一般的女明星不一樣,根本不在乎拍戲那麼點兒錢。

所以,這一期的女嘉賓,除了蘇蜜,都驚訝沈安寧會參加。

一個麵容姣好,打扮時尚的女嘉賓立刻就站起來,第一個走過去跟沈安寧握手,驚喜地一驚一乍:

“安寧姐,你好,我是朱霈霈。我以前就看過你演的戲,是你的粉絲呢。冇想到竟然能和上同一個節目,太好了。”

朱霈霈雖然是娛樂圈新人,與蘇蜜出道時間差不多,但出了名的八麵玲瓏,很會見風轉舵,察言觀色,很會爭取工作,目前演過幾部目前火劇的配角。

另外一個瘦巴巴,戴著黑框眼鏡,麵容清秀的年輕女孩也走過去,害羞地打招呼:

“安寧姐好,我叫白夕然,是個歌手。”

沈安寧目光掃了一眼兩人,跟朱霈霈握了手,卻隻對著白夕然敷衍地嗯了一聲。

一看就是瞧不太起白夕然。

蘇蜜在一旁眯了眯眼。

這個沈安寧,還是和前世一樣拜高踩低,看人下碟。

白夕然來自西南山區小鎮,家境平凡,考到潭城音樂學院後,參加唱歌比賽的選秀出身,後來又在網上發表過幾首原創歌曲,是一行人中地位最卑微、最無背景的一個了。

前世,“來我家吃飯吧”裡冇有蘇蜜,隻有沈安寧、朱霈霈與白夕然三個人蔘加,白夕然就被兩人全程當下人使喚。

想著,蘇蜜皺皺眉。

嫁入豪門,當闊太太了不起?

犯得著這麼牛嗎?

況且,她清楚……

沈安寧其實是個空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