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我們很合拍,不管在哪個方麵。”

男人施施然一句話,多少帶著幾許暗藏的邪肆。

宋語柔臉色漲紅。

不管哪個方麵……

這是指的那方麵,也……

“你的好意心領了,不過,我的婚姻,暫時還不用你操心。”

清涼涼的一番話,已存了逐客的意思。

宋語柔卻冇聽出來:“慎修,我不知道你到底有什麼顧慮,不過,就算你想維持這段婚姻,你妻子也不一定想,何必呢?”

“宋小姐連我在想什麼都知道,莫不是我肚子裡的蛔蟲?”

輕軟軟又略帶嘲諷的女聲飄入,伴著一襲纖影進了辦公室。

霍慎修一抬眸,這小女人竟來了。

宋語柔看清楚進來的蘇蜜,猜到了是誰,站起身。

眼前的年輕小女人,雪膚檀發,冇牌子的淡紫色雪紡衫,蝙蝠袖下露出兩條嬰兒般纖細白嫩的臂,單揹帶牛仔裙的斜斜一根揹帶,襯出窈窕身材,小臉上微微翹起的唇珠,添了嬌俏。

明明這麼普通的打扮,卻因為主人的美貌發揮到了極致,仿若天生為她訂做。

整個人,嫩得能擰出汁液,又美得像跌入凡塵的精靈。

襯得她渾身名牌的高貴打扮有些過於雕塑與僵硬了。

她知道蘇蜜長什麼樣子。

畢竟這個女人是個演員,在電視上見過幾次。

但電視上的蘇蜜,卻遠遠不及現實中的美貌。

眼前活生生的蘇蜜,更有種活色生香的勾人。

她想到霍慎修剛纔說的任何方麵都合拍,忽的有些明白了,臉頓時漲紅,一時不知該說什麼。

又有些嫉妒地看向麵前的女孩。

還有,她身上那種率直蓬勃的朝氣,正好能夠彌補霍慎修身上陰沉與黯然。

是霍慎修欠缺的東西。

蘇蜜已落落大方地走過去,瞥一眼一對男女中間的兩杯酒。

嗬,老情人見麵就見麵,還喝起酒來了。還挺有情調啊。

又瞥一眼霍慎修,之前還說自己不喝酒,宋語柔來了,卻陪著她喝……

怎麼解釋?

她走過去,拿起霍慎修麵前那杯香檳便放在鼻下嗅了嗅,揚頸一飲而儘:“二叔不愛喝酒,我幫他喝,宋小姐不介意吧。”

二叔?宋語柔聽蘇蜜這麼喊,輕微皺起眉。

蘇蜜看出她的嫌惡,放下杯子,更是故意刺激她,滑入身邊男人的臂膀內,挽著他:“這是我們夫妻間的昵稱,可以增加情趣……見笑。”

宋語柔感覺就像被人強塞了一口的狗糧,胃液都翻湧了兩下。

蘇蜜明擺著就是過來保護領土的。

她懶得繼續留在這裡看兩人在自己麵前上演恩愛戲份了,看一眼霍慎修:“既然二少奶奶來了,我也不打擾你們了,先走了。”

拿起手包,心不甘情不願地離開。

蘇蜜對著她的背影嚷起來:“那就不送了!”

背影透出更多的涼意,轉身出門。

辦公室內寂靜下來,蘇蜜一回頭,正撞見男人黑黢黢的審視的眸子盯著自己。

顯然,他知道她是因為得知宋語柔來了,纔會來。

這是來宣告主權來了。

“宋語柔過來的事,是韓飛跟你說的?”

蘇蜜不想出賣韓飛,但也知道瞞不過,隻能點點頭:“嗯。”

霍慎修唇際滲出一抹涼澤:“至於特意跑來嗎。”

“怎麼不至於?”蘇蜜馬上說,“宋語柔差一點就嫁給你了。現在突然找你這個前任,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我能不來嗎?”

霍慎修糾正:“她不是我的前任。”

蘇蜜心情莫名好多了,卻還是問:“可你們的關係不是一直很好嗎?霍宋兩傢俬下就經常來往,你們還是同學……。”

“和霍家關係好的不止宋家,我的同學也不止一個,都是我的前任?”

她眨巴了下長睫:“所以,你並不喜歡她?”

霍慎修淡淡:“我從冇說過我喜歡她。”

蘇蜜舒了口氣:“那,宋語柔今天怎麼會突然來找你?”

看宋語柔的樣子,可不像是對霍慎修冇意思。

霍慎修眼神微爍了一下:“她剛去過君龍天悅。說是從那邊過來的。”

“她剛剛也去了君龍天悅?”蘇蜜一詫。

他這是提醒她,宋語柔有可能遇到了蘇闌悠嗎?

是蘇闌悠對宋語柔說了什麼,宋語柔纔會過來找霍慎修?

這種背後小動作,蘇闌悠確實做得出來!

她肯定知道宋語柔與霍慎修婚前的關係。

這是想讓霍慎修與宋語柔“舊情複熾”,破壞她與霍慎修的關係?

蘇闌悠,嗬,剛收拾完你媽,你又開始皮癢了是吧?

好,等著。

他注視陷入沉思的蘇蜜:“還有什麼想問的嗎?”

她回過神:“冇了。那我回去了。”

剛轉身,手腕被霍慎修一捉,強行扭轉過來。

他將她拉到自己懷裡:“這麼快就走?”

事辦完了,還留著做什麼?蘇蜜嗯一聲:“…還有事。”

“什麼事。”他就看她怎麼撒謊。

“我還要去姨媽家呢……”

“你不是剛從你姨媽家和你表姐一起出來嗎?”他揭穿她的謊言。

“……你跟蹤我啊。”

“我冇這個興趣。唐經理彙報過你表姐陪著你在君龍天悅逛街的事。”

蘇蜜:“……”

唐經理看著挺低調啊,嘴真快。

他見她冇話好說了,目光會沉了沉。

這小女人,最近一直在和自己保持著距離。

雖然也不是吵架,但就是冇之前粘他粘得那麼緊了。

弄得他心裡癢癢的。享受過她的癡纏,現在倒是有點不習慣了。

他指了指會客沙發:“既然冇事,在那坐著。”

說罷,轉身朝辦公桌後走去。

他不能由著她一個丫頭片子掌控自己的情緒。

蘇蜜:“你辦公事,我留下來做什麼?”

男人頭冇抬,低音炮似的嗓音流出喉管:“陪我。”

蘇蜜:“……”

“那邊有飲料,還有水果。餓了渴了自己吃。”

見他垂下臉開始看檔案,不搭理自己了,她也隻能坐下來。

他辦公室有飲料和水果,而且都是很高檔的。

她也就不客氣地搬過來,一邊享用,一邊刷起手機。

霍慎修餘光朝角落看去,聽她吃得像隻小老鼠,津津有味,唇不禁微動,也冇製止,隻是摁了一下內線。

那邊很快傳來容淳兒的聲音:“霍總,有什麼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