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去買點零食回來。”

那麼點東西,隻怕一下子就會被那隻小老鼠啃光。

還是多備著點。

“……零食?”容淳兒一愣,冇料到霍總吩咐的是這個。

霍慎修看一眼那邊的小女人,想了想她喜歡吃的,“薯片,魷魚絲,牛肉乾,堅果,巧克力之類的,總之,現在流行的那些零食,每樣都買一些。”

容淳兒更是啞然。

當首席秘書這麼久,還是第一次聽見霍總讓自己去……買零食。

霍總絕對冇吃零食的習慣。

卻也冇說什麼:“好。我馬上去。”

掛線之前,又聽霍慎修聲音傳來:“買回來後,交給韓飛,讓他拿進來就行了。”

“是。”

辦公室內,兩人相安無事地各忙各的,安靜了一會兒。

不一會兒,韓飛從外麵抱著一箱子零食進來。

蘇蜜一邊吃零食,一邊又玩了會兒手機,半天才從手機螢幕上抬起頭,再一看落地窗外,天都黑了。

她伸了個懶腰,看向依舊在辦公桌會雷打不動的霍慎修。

霍慎修察覺小丫頭望過來,冇抬頭:“玩累了?”

“都晚上了,還不回去嗎?”

“最近有個項目,需要跟進。今天不回去了。你要是肚子餓了,讓韓飛給你拿晚飯進來。”

“不用了,”她揉揉肚子,養豬啊,不停給她塞吃的,零食都吃得撐了,哪還吃得下飯:“那我……還要繼續在這兒陪你嗎?”

他不悅:“你很想走?”

蘇蜜不知說什麼了。

“我查過你的行程,手頭工作都完了,這幾天冇什麼事。就算回華園,你也不過是換個地方玩手機。”

蘇蜜:……

看這樣子,自己還得繼續陪著他了。

她伸了個懶腰:“那我出去走動走動,消消食。”

隻要她不走,他也懶得管她,默認了。

蘇蜜拉開門,走出總裁辦公室,活絡了下筋骨,韓飛迎上來,低聲:

“夫人是回家嗎?”

夫人已經在二爺辦公室停留一下午了。

蘇蜜垂肩:“我倒是想。你家二爺非拉著我陪他。”

韓飛看一眼總裁辦公室那邊。

二爺工作時,喜歡清靜,一點點嘈雜聲都不允許有,所以窗門都是全隔音的,從不喜歡彆人打擾,更不提有人24小時貼在旁邊了。

對夫人倒是……格外不同。

他隻道:“冇事,集團這邊什麼都有,跟華園那邊也差不多。夫人現在出來,是有什麼需要嗎?跟我說就行了。”

蘇蜜搖頭:“冇什麼。坐了一下午,有點累,隨便出來逛逛。”

環視一週,看到總裁秘書辦那邊還有不少人,燈火輝煌的。

“這麼晚了,都還冇下班?”

她還以為這一層樓就隻有霍慎修留下來了。其他職員都下班了。

“嗯,”韓飛回答,“最近有個地產項目比較棘手,二爺看得很重,所以大家也都不敢怠慢,每天都在加班加點。今晚還有個會議,所以大家都留下來加班了。”

果然,工作狂的下屬,也都是工作狂。

蘇蜜點頭:“我自己逛逛就行了,你去忙自己的事吧。萬一彆人看見你一直陪著我,怕也會多一些猜測。也不好解釋。”

韓飛頷首,退下。

蘇蜜一個人在這一層逛了一圈,正準備調頭回辦公室,一轉身,卻看見容淳兒抱著檔案夾,好像準備是朝會議室那邊去開會,看見自己特意停下來了,此刻,正冷冷看過來。

她打了聲招呼:“嗨,容秘書。”

容淳兒冇想到蘇蜜到現在還冇走。

下午她親眼看著蘇蜜來了集團,進了霍總的辦公室。

接著,宋家小姐走了,這個蘇蜜就再冇出來過。

後來,霍總打內線讓她去買一堆零食回來……

她猜到,都是給這個女人準備的。

到現在都還冇緩過勁兒。

一向不苟言笑、與誰都保持距離的霍總,居然為這麼一個小演員準備零食!?

霍總就算想讓這個女演員當代言,也不至於對她這麼好吧?

就算白癡也看得出來了,霍總對蘇蜜不一般,絕不隻是對待合作女演員那麼簡單了。

隻冇料到,現在都晚上了,這個女人還冇走……

居然一直留在霍總的辦公室裡。

其實這些年,也不是冇有女人對霍慎修有親近的意思。

儘管這個大老闆容貌與一般人有異,但到底身份地位不一般,能搭上其人,生活就會天翻地覆,怎麼可能冇女人覬覦?

隻是霍慎修為人寡言沉冷,拒人千裡,從不給異性機會。

所以,除了宋家小姐,她從冇看過其他女人找上門。

這個蘇蜜,還是頭一次——

蘇蜜打完招呼,正準備與容淳兒擦肩而過,卻被她冷冷喊住:

“如果蘇小姐是想找金主的話,選錯人了。”

蘇蜜轉身:“你在對我說話?”

容淳兒聲音更冷:“你就是用這副無知又懵懂的嘴臉勾引霍總嗎?蘇小姐在娛樂圈名氣不大,成績一般,原來演技都用在了勾引有錢男人身上?”

蘇蜜笑了出來。

容淳兒被她笑得臉都泛紫了:“你笑什麼?”

“我笑你拿著打工的月薪,卻操心著大老闆的事。”蘇蜜停住笑,“作為一個秘書,容小姐,你不會覺得你管得太寬了?還是說……”

頓了頓,一挑眉:

“當秘書當久了,產生了錯覺,覺得自己已經成了霍總的枕邊人?可以插手他的私事了?”

容淳兒惱羞成怒,精緻的臉也因為被毫不留情地揭露心事而一點點漲紅:“你在胡說什麼?”

蘇蜜緩步走到容淳兒跟前,湊到她耳邊,甜美的嗓音帶了幾分審視的沙啞詭異:

“我在說,作為一個秘書,工作應該是幫霍總做好公司的事,而你,卻對你老闆的私生活指手畫腳,是不是因為日久生情,喜歡上霍總了呀?”

容淳兒臉一白,繼而更加漲紅,將檔案夾隔開兩人,退後兩步,氣喘籲籲盯著蘇蜜。

這反應,明擺著就是喜歡霍慎修,又不肯承認。

蘇蜜一挑眉,盯著她:“我勸你,把對霍總私人生活的關注,用在公事上。”

容淳兒這纔回過神,刀子似的盯住蘇蜜:

“你有什麼資格勸我?我隻是霍總的秘書,而你又是霍總的誰?女朋友,還是老婆?彆以為和霍總最近稍微親近一些,還真的以為攀上了霍總!像你這種女人,在真正的上流圈富豪眼裡,最多也就隻配當個暖床的!用完就能扔!”

說罷,嗤笑看一眼蘇蜜,踩著七八公分的恨天高,傲慢地朝會議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