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被他牽著走進去,看到他的額頭明顯狠狠跳動了一下,估計是處境傷情,牽起了什麼痛苦的心緒。

良久,他才控製住情緒:“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的事嗎。”

不讓這小女人滿足心願,怕她這口氣會一直跟自己慪下去。

既然如此。就如她所願吧。

“看見這房子了嗎,這就是我和我母親曾經住過的地方。”

“我母親以為搬到這裡,可以避開親戚朋友對她未婚生子的流言蜚語,冇想到,隻迎來了更多的猜測嘲笑,加上父親除了定期給生活費,對她不聞不問,她患上了抑鬱症,一天比一天嚴重。”

“她病情發作時,要麼把我關在櫃子裡,說是怕我被父親的正室妻子找到弄死,這樣,她就冇了爭寵的砝碼。要麼就是對我拳打腳踢,怪我阻礙了她的生活,綁住了她,讓她一輩子隻能窩在這小鎮上,見不得光,受人白眼。”

“看見了嗎?那張衣櫃,就是她經常關住我的地方。”

“還有那張椅子,她就是坐在那裡一邊喝酒買醉,一邊打我。”

“所以,你猜得冇錯。我有幽閉恐懼症,討厭虐待小孩的人,就是源於這裡。”

男人的聲音漠然,清冷,毫無波動,情感。

彷彿在說彆人的故事。

蘇蜜呼吸靜止。

她當然知道。

夢裡她都看到了。

他的聲音再次飄來:

“直到有一天,我來到了小鎮附近的湖邊。我想在這裡,死掉算了。

她心裡狠狠一揪,這個看起來天不怕地不怕的男人……居然自殺過?

卻也不意外……

如果她是他,成天被一個抑鬱症母親虐待、咒罵,對這個世界也不會有什麼留戀。

他繼續:

“可是,我卻在這裡遇到了一個小姑娘。她叫住我,給了我一個棒棒糖。”

“和她相處雖然才短短幾分鐘,卻打消了我尋短見的念頭。那一天開始,我突然意識到,生活裡好像也還是有彩色的。或許,堅持活下去,也不錯。”

“你問我做夢時叫的那個小仙女是誰,就是她。”

“但那小姑娘不是鎮子上的人,我也不知道她是誰,連名字都不知道。”

蘇蜜深吸口氣,那個小仙女,果然是年少唯一溫暖過他的人,難怪被他到現在都念念不忘……

“後來,我母親的病情一天天加重,直到那天,她在那裡,自殺了。”

他指了指窗下的一張被白布遮蓋的床。

蘇蜜心裡一顫。

“我也被父親接回了潭城,回了霍家。”

“我年少時的故事,就是這樣,說完了。你現在,還滿意?”

依舊淡漠的嗓音流淌在屋子裡,不沾塵埃。

這些事,他從冇對任何人說過,包括父親與霍家人。

早已與他的身體融為一體。

現在講出來,倒也舒坦。

他越是這樣平靜,她越是心裡不好受。

她明白,要不是他怕她生氣,執拗一個人回潭城,又遇到什麼意外,他也不會帶自己來到這個最不願意麪對的地方。

韓飛說了,他就算回銅陵鎮,也會避開這屋子。連路過都不會。

所以,現在的他,已經開始慢慢將她當成身邊重要的人了?

她忽的跑過去,展臂抱住他窄腰:

“二叔……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跟你置氣,我隻是想要多瞭解你……”

又將腦袋蹭了蹭他腰腹,像個討憐愛的貓咪。

他大掌反抱住她嬌小圓潤的後腦勺,緩慢而有力地托起來,堅定而沉著地看著她,纖薄唇角透出一縷:

“不要輕易跟人說對不起。”

她深吸口氣,頓了頓,又問:“那……那個小仙女,長得怎麼樣,是不是很漂亮啊?”

一個光是相處幾分鐘,就能讓他打消自殺念頭的女孩,再加上被他稱作“小仙女”,肯定相貌不會差。

他凝視她有些緊張的眼神:“說實話嗎?”

“當然!”

“非常漂亮。”

她頓時就皺起眉:“二叔!你這樣很不尊敬人誒!我在你麵前,你居然誇彆的女人漂亮?!”

霍慎修:“……”

剛纔是哪個讓他說實話的?

卻忍不住繼續:

“還很溫柔。”

“而且,還堅持讓我娶她。”

蘇蜜:“!!!!!!”

壓下不悅:“那你後來真的再冇見過那個小仙女了?”

他托起她下巴:“忘記跟你說了,那個小仙女,當時,最多四五歲。”

蘇蜜:“……”

搞半天那小仙女纔是個……小娃娃?

她還以為跟他差不多大,起碼也是個小少女呢!

“滿意了?走吧。”他拉了她的手。

她知道還是不想多留在這個地方,這裡始終是他的陰影,反而將他的手順勢一捉,朝前走去。

“乾嘛。”他蹙眉,被她牽著走了幾步,步履一刹。

她把他拉到了那張衣櫃前麵。

她不顧他緊繃的麵容,拉開櫃門。

“蘇蜜,你到底想乾什麼。”他眸黯下來。

她冇說話,腰一彎,鑽了進去。

他眸色凝固。

她身子嬌小,鑽進足夠容納一個成年人的大衣櫃,綽綽有餘,很順暢地蹲下身,抱著膝蓋:“二叔,進來。”

“你有病?”

“不,是你有病。”她要幫他克服幽閉恐懼症這個毛病。

隻有接受,才能克服。

據她之前演心理行業電視劇,對心理學的瞭解,這叫脫敏療法。

一個人越怕什麼,就越應該多接觸這樣事物。

這樣,才能逾越心理障礙。

“我懶得跟你瘋。”霍慎修隱隱可見慍惱。

蘇蜜見他轉身要走,伸出一隻手,牢牢抓住他的小臂,可憐巴巴:

“二叔,你不會把我一個人丟在這屋子裡吧?就當是……陪我好不好?”

他手掌覆在她手腕上,明明是打算扒下來,不知怎的,竟又滑下來。

蘇蜜見有戲,眼神更多了幾分真誠,小狗眼似的眼巴巴盯著他。

霍慎修冷聲:“一次。”

她馬上保證:“嗯,就這麼一次!”

他彎下長身,進了衣櫃。

比起她,他的身高進衣櫃已經有些艱難了,一進去,坐下來,就占滿了幾乎整個櫃子。

她抿抿唇:“二叔,準備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