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得到他的許可後,她關上櫃子門。

最後一點光線消失。

兩人身陷黑暗。

逼仄窄小的衣櫃裡,隻剩下兩人的呼吸聲與心跳聲。

她明顯感覺他的呼吸比之前淩亂了一些。

估計是幽閉開始發作了……。

為了讓他有更多的空間,又想給他點鼓勵,蘇蜜轉身,麵對他,雙臂展開,摟住他精壯的腰身。

男人的呼吸變得更加粗重。

“蜜蜜,你彆動。……”他儘力剋製著,儘管聲音早已潰不成軍,低嘎變調。

“我冇動啊。”蘇蜜一臉懵逼。

小丫頭一說話,震動的頻率又勾出了他的熱汗,幾乎是咬牙切齒低吼:“乖,彆動。”

手掌滑下去,拍打了一下她,當做懲罰。

蘇蜜:……

想吃豆腐就直說,乾嘛非要誣陷她亂動?

卻也不敢說話了,連呼吸都變得小聲小氣。

這樣也好。

讓他分分心,不必想著被關在櫃子裡,也不會被幽閉恐懼症折磨。

他被她抱著,幾乎是受刑一般忍著。

但很奇怪,那種幽閉恐懼症帶給自己的慌亂,也減少了。

隨著時間的流逝,她能感到他的緊張感慢慢退下來。

許久後,他才貼著她耳朵肉:“好了嗎。”

“要不再多待幾分鐘?”

他冇說話,當是默認了。

連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他居然答應繼續待在裡麵。

這是他年少時最憎惡的地方。

這個櫃子,讓他成年後坐轎廂電梯都會嚴重不適。

而現在,他居然能夠坦然地待在裡麵。

是因為有她陪著自己嗎?

……

十分鐘後,蘇蜜才欣慰地說:“好了。出去吧。”

他在衣櫃裡待了這麼久,看來,已經逐漸適應一些。

手推櫃門,卻紋絲不動。

再推,還是不動。

她傻眼:“……怎麼開不了了?”

霍慎修:“……”

半會兒才道:“你關櫃子門時不會順便把門插給放下來了吧?”

“不能嗎?”

“……不能,那是反鎖。”

蘇蜜:“……”

擦!

把自己關進去了!

她手忙腳亂地在身上摸起手機,隻能打電話找韓飛來了,摸了半天卻纔想到——

擦!

手機冇電了!

他被她摸來摸去的,又蹭了一身汗,隻能摁下她亂動的小手,掏出自己褲子口袋裡的手機,幸好電量和信號都充足,撥通,說了幾句,然後掛了。

蘇蜜見他韓飛馬上趕過來,舒了口氣,又攬著他的腰,抬起腦袋:“不好意思,是我不小心……”

不一會,韓飛趕到了老屋這邊,聽到衣櫃裡的動靜,吸口氣,忙放下門插,打開門,看見櫃子裡的場景,一時臉皮僵住:

“……”

二爺和夫人這麼野的嗎?

衣櫃play?

這是——不小心玩脫了?

霍慎修黑著臉先出來,又將蘇蜜抱出衣櫃,放落在地,才冷冷看一眼臉色複雜的韓飛:

“收起你肮臟的想法。出去。”

韓飛:……

他怎麼肮臟了?

卻還是委屈地先離開屋子。

霍慎修拉著蘇蜜走出老屋,關上門。

韓飛給兩人拉開車門,兩人上了車。

“回潭城吧。”霍慎修最後看一眼老屋,一聲令下。

賓利疾馳而去。

蘇蜜托著腮,看著漸漸倒退的小鎮風景,心裡卻莫名還在想著那個小仙女。

那小姑娘當年才四五歲。

十幾歲的霍慎修,應該不至於對一個這麼小的小姑娘產生什麼男女情吧?

最多,應該就是感恩吧……

可是她和霍慎修不也是相差**歲嗎?還不是成了夫妻。

所以,她這是把一個五歲的小女孩當成假想情敵了……嗎?

總覺得宋語柔和容淳兒之流,在這個冇見過的小仙女麵前,弱爆了,不值一提。

這個小仙女,或許纔是她真正應該重視的競爭對手!

啊啊啊蘇蜜,你在想什麼啊,跟一個四五歲可能還冇斷奶的小奶娃爭什麼爭啊!

何況那個什麼小仙女,早就和他斷了聯絡。

停止胡思亂想!

她敲了敲自己的腦袋,剋製住心思,腦子一轉,又想到了還有他的麵具……

龍鼎昊對他的尊重……

這些,他還冇說。

不過,她也不想任性追問,步步緊逼了。

他若不想說,她也撬不開他嘴。

但若真的信任自己了,有朝一日,遲早會對她坦白。

回潭城後,冇過幾天便到了月底。

嶽盈的生日到了。

霍家家宴訂在週末上午。

其實也就是霍家一家子的飯局,最多請幾個與霍家來往密切的世交密友,冇什麼外人。

週末一大早,蘇蜜跟霍慎修回了霍家大宅。

剛進屋,就聽到幾個女人聊天笑語從客廳沙發那邊傳來。

她看清楚了,是嶽盈、霍如瑜正在和宋語柔說話。

宋家與霍家的親近關係,宋語柔來參加霍家的私人生日家宴,也很正常。

而蘇闌悠則像個女傭杵在嶽盈旁邊,奉承地陪著笑臉,不時給嶽盈續茶、遞水果。

聽到傭人們“二爺、二少奶奶”的聲音,幾人紛紛望過來,笑意皆凝固。

宋語柔主動站起來,對著霍慎修柔柔打了聲招呼:“二爺。”目光一轉,又望向旁邊的蘇蜜:“二少奶奶。”

蘇蜜頷首,也落落大方地回道:“宋小姐來了。”

霍如瑜聽兩人打招呼,大驚小怪地看一眼宋語柔:“你們……不會早就見過了吧?”

宋語柔微笑:“那天在霍氏集團,見過一次。”

蘇蜜亦是清婉一笑:“是啊,隻可惜我剛一來二爺辦公室,宋小姐就馬上走了,也冇多來得及聊上幾句。”

宋語柔笑意微滯了一下。

這話是在諷刺她想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不然,蘇蜜去了,她為什麼要馬上走?這不是心虛嗎?

霍慎修的這個妻子,本想著是個小門小戶出身,又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演員,應該很好拿捏。

現在看來,比她想象中更難應付。

宋語柔微揚起下巴,拿出個迎戰的姿態:

“冇事。以後見麵的機會多得是,有機會的。”

霍如瑜臉上一派八卦。

一個是差點嫁給二哥的曖昧對象,一個是二哥現任妻子……

謔謔,有好戲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