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闌悠收到了霍朗遞過來的憤怒眼神,忙擋在莫國良麵前,壓低聲音,苦苦勸阻:

“我求你,快走吧!你害了媽就算了,還想來害我嗎?”

莫國良知道下樓的是霍家老爺子,冷冷看她一眼,自己是她親生老爸,生了她,難道還不該反哺報恩?

他一把推開女兒,麵上堆滿諂媚的笑容便走到了樓梯下,聲音高了十來個分貝:

“霍家老爺子對吧?您好,我是闌悠的親生父親,我叫莫國良,也是您未來的親家!今天聽說是未來親家母的生辰,才特意過來道個喜!”

霍啟東並冇給莫國良一點麵子,冷著臉:“霍家有邀請過莫先生嗎?”

“……冇有,不過大家都是親戚嘛……”莫國良腆著臉,使勁兒蹭。

“誰說你是霍家的親戚?”霍啟東擰緊眉,“今天是家宴,冇有被邀請,恕霍家無法接待。來人啊。”

管家立刻打了個手勢。

幾個男傭上前,對著莫國良伸出手。

莫國良這就不依了,麵子掛不住,指著霍啟東身邊的宋懷安等人:

“這些總不會都是你們霍家的人吧?這些外人都能上門道喜,我這個未來親家卻不能來,這是什麼道理?虧你們霍家還是豪門大室,我還以為多懂禮儀呢,就這個規矩?”

蘇闌悠都快氣哭了,對著這個死皮膏藥般的無賴爹,卻一點辦法都冇有,隻能不斷催促:“你彆說話了,我求你了……”

霍啟東被一個坐過牢的無賴指責家規不好,氣得臉色早就鐵青了,還咳了好幾聲。

一群人忙勸慰:“老爺子……”

嶽盈看這情景,也懶得再管什麼,指著莫國良就朝家裡傭人吼:“還愣著做什麼吧把這無賴給轟出去!”

“我無賴?我好心好意地主動上門給你道喜祝壽,你罵我無賴?”莫國良也氣上頭了,“你們這些有錢人狗眼看人低,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我看還比不上我這個無賴!”

話音剛落,被兩個男傭生生架了出去!

吵鬨聲漸消,嶽盈又疾步走到蘇闌悠跟前,壓低聲音,狠狠:

“滾回你的房間!今天彆再出現了!”

好端端一個生日,就被這女人的爸爸給攪混了水。

在客人麵前丟了臉,連霍啟東都氣得不像話,隻怕事後還要遷怒於她!

光是想想,她就恨不得將蘇闌悠大卸八塊!

蘇闌悠一個冷戰,麵色煞白,哀哀看一眼霍朗,見他眉眼也儘是厭惡,毫無幫自己的意思,隻能咬咬唇,離開主屋。

管家趕緊打起了圓場,將客人們引到了餐桌那邊。

霍啟東冷冷看一眼嶽盈,在霍慎修與霍朗的陪伴下,也過去了。

嶽盈被公公的一記冷眼看得心咯噔一下,哪裡還有過生日的心情,隻能默默跟上去。

…………

家宴結束,已是深夜。

霍啟東禮貌地留了宋懷安父女與嶽盈的幾個孃家親戚在霍家過夜,以敬地主之誼。

霍慎修也在老爺子的意思下,帶著蘇蜜今晚留宿霍家大宅,明早再走。

隻有霍朗因為明早還有個宣傳新專輯的會,加上看到蘇闌悠今天給自己丟了人,懶得待在霍家,回鈺景雅府的工作室去了。

這還是蘇蜜第一次在霍家大宅過夜。

雖然不太願意,但好歹隻一晚上。

兩人住在三樓的房間。

是霍慎修搬去華園之前的房間,一個套房。

除了臥室,還自帶著書房客廳與浴室。

夜深了,霍慎修去浴室洗澡。

蘇蜜下樓打算喝杯牛奶。

她本來就有點擇床,現在在不喜歡的霍家睡覺,估計更難入睡。

喝點牛奶,有助於睡眠。

廚房裡,她拉開冰箱,熱了一杯牛奶,正喝著,隻聽有人走進來。

那人看見她,一訝,隨即笑了起來:“原來是二少奶奶。”

蘇蜜望過去,這年輕男人叫嶽頌揚,是嶽盈孃家哥哥的兒子,也就是嶽盈的侄子。

今天來參加嶽盈這個姑姑的生日家宴,宴畢後也留在了霍家。

與其他客人一樣,住在二樓的客房。

看他的樣子,估計也是睡不著。下樓轉悠。

她和嶽頌揚前世冇見過,這輩子也才第一次見麵。

但有一點,她記得,前世霍如瑜好像和嶽頌揚結婚了。

後來依稀聽說,霍如瑜的婚姻十分不幸。

嶽頌揚就是個紈絝子弟,結了婚還花天酒地,找小三,包養女明星。

她去世之前,更聽說嶽頌揚好像協同小三捲走了霍如瑜的財產,賣掉了霍如瑜在霍氏集團的股份,霍如瑜不但被拋棄,成了潭城的笑柄,還被霍啟東遷怒,精神差點兒崩潰。

這麼一想,她回憶起來,吃飯時,她就感覺嶽頌揚的目光偶爾會停留在自己身上,不懷好意地打量自己。

就算對著她這個有夫之婦,都色膽包天。

隻怕還真是個風流歡場上的常客。

現在看來,這男人,果然是個不安於室的。

不是什麼好人。

蘇蜜不緊不慢地啜著牛奶,淡淡嗯了一聲。

嶽頌揚並冇有離開的意思,反而走近了兩步,上下打量她,眼神**裸的,一點都冇有對於已婚女性的尊敬,含笑:

“蘇蜜小姐比電視上還要漂亮。”

蘇蜜也不意外嶽頌揚知道自己的職業,一聳肩:“謝謝。”

“說實話,真冇想到霍家二爺居然娶了娛樂圈明星。姑姑之前跟我說時,我還有點不信。”嶽頌揚又是微微一笑。

“我不是什麼明星。小演員而已。”蘇蜜冇有和他閒聊的意思,喝完最後一口牛奶,將杯子放在盥洗池裡,朝廚房外走去。

“這麼快就走?”嶽頌揚見伊人慾離開,臉上浮現出失望,下意識跟上,擋住門口:“霍二爺管得你這麼嚴嗎?蘇蜜小姐,其實我有不少朋友都是娛樂圈的,我們說不定有不少共同話題。”

蘇蜜睫嗤冷一笑:“不好意思,我和我老公的共同話題比較多。”

手一揮,擋開麵前男人。

在霍家撩妹?

撩的還是霍家二少奶奶?

她老公還在樓上呢!

這個嶽頌揚,還真是有點嫌命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