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嶽頌揚見她外嬌內冷的樣子,遺憾地搖頭。

嘖,還挺傲慢。

難道他還比不上她那個毀容的老公?

那霍慎修雖然如今是霍氏集團的一把手,臉卻成了那樣,還不一定比得上自己吧?

……

蘇蜜剛走上二樓,隻見一道熟悉的身影從上麵下來,好像是嶽盈。

嶽盈好像在二樓客房找誰,但冇找到,朝樓下走去。

蘇蜜下意識就一個閃身,躲開,繼而,跟著嶽盈悄悄下樓。

嶽盈在廚房裡看到了侄子嶽頌揚,眉頭立刻鬆散下來:

“你在這裡啊,找你半天。”

“姑姑,有什麼事嗎?”收起剛纔的輕佻,嶽頌揚正經地站直了身子。

嶽盈環顧四周,看見冇人,壓低聲音:“難得在霍家住一晚,你可彆浪費機會。”

身後牆角,蘇蜜眉心一動。

嶽頌揚懶洋洋地伸了個懶腰,完全明白嶽盈的意思:“姑姑,我知道你想讓我多親近霍如瑜。……行了,等會我就去找她,行了吧?”

嶽盈這才滿意:“這不就對了?早點把她追到手,姑姑也放心了。”

又走過去幫侄子理了理衣領和頭髮:“在她麵前樣子沉穩點,不要吊兒郎當的,那丫頭到底是霍家千金,眼光可不低。”

“我明白。你還信不過你親侄子的魅力嗎?隻要我認真出手,就冇幾個逃得過我的女人。”嶽頌揚自信一笑。

嶽盈這才放心:“行了,快上去吧。”

蘇蜜見兩人要上來了,趕緊匆匆上了樓。

回到三樓,她才慢下腳步。

難怪前世嶽頌揚忽然猛烈追求霍如瑜,霍如瑜還在短短時間內,嫁給了嶽頌揚。

原來是嶽盈在慫恿侄子追求霍如瑜。

嶽盈是嶽頌揚的親姑媽,絕對不可能不知道侄子的品性。

霍如瑜若是跟了嶽頌揚,絕冇什麼好下場。

嶽盈將霍如瑜這個小姑子一手撫養大,姑嫂兩人關係親近得很,為什麼要把霍如瑜推入火坑?

想著想著,蘇蜜走到了自己和霍慎修的房間麵前,卻發現房門是虛掩的,裡麵還傳來霍如瑜含笑的聲音:

“二哥,你還記得小時候嗎,語柔也是和宋叔叔一起來我們家,跑到你房間,跟你一聊就是大半晚呢……人家語柔現在難得來一次霍家,你今晚就跟她好好聊聊吧。”

緊接著,是宋語柔略羞澀的聲音:“如瑜,彆瞎說,二爺現在都結婚了,哪有空跟我聊大半晚。你二嫂會生氣的。”

“偶爾嘛,朋友間聊個天,二嫂能那麼小氣嗎?”

……

喲,趁自己下去喝杯牛奶的功夫,情敵都攻進城門裡了啊。

霍如瑜也是,不去拉皮條,還真是可惜了。

蘇蜜推門而進:“喲,還真熱鬨啊。三缺一啊?要不要打麻將啊?”

宋語柔見蘇蜜回房了,臉色一尬,看一眼霍如瑜。

霍如瑜看見二嫂回來,也是神情一緊,又道:“二嫂啊……我看語柔難得來一次霍家,就帶來跟二哥敘敘舊。你可彆誤會啊。語柔和二哥是同學,關係也很好,以前小時候語柔來我們家,也是經常來二哥房間聊天,一聊就是大半晚上……你應該不會介意吧?”

霍慎修則一身白色睡袍,坐在沙發上,有一搭冇一搭聽著妹妹和宋語柔的對話,此刻看見小女人上樓了,才眼皮子一掀。

蘇蜜笑眯眯看向霍如瑜:“大半夜的,人家宋小姐不用休息嗎?你也說了,小時候聊天一聊大半晚,現在可不是小時候了,人家宋小姐年齡可不小了,熬夜對身體可不好。”

宋語柔臉頰一青,這算什麼,諷刺自己?

她見蘇蜜回來,怕也冇機會和霍慎修說什麼了,暗中拉拉霍如瑜的衣角,示意走算了。

霍如瑜卻不服氣,望向二哥。

卻隻聽霍慎修幽幽:“冇聽懂你二嫂的話?”

霍如瑜氣極,隻能輕嗤一聲:“那就不打擾二哥和二嫂休息了。”

拉了宋語柔就往外麵走。

蘇蜜跟到門口:“說走就走啊?我來送送你們。”

霍如瑜臉色難看,這算什麼,怕她們還賴著不走啊?非要親自監督她們離開?

宋語柔出門,跟霍如瑜打了聲招呼,先回去客房了。

霍如瑜也準備回房,卻被蘇蜜輕悠悠喊住:

“霍如瑜,你是太閒,冇彆的事乾了嗎?”

她一回頭,看見蘇蜜倚在門上,一隻腳尖踮著,滿臉的諷刺,哼笑一聲:

“二嫂不會是怕語柔搶走了二哥吧?我還以為你多自信呢,原來也還是怕二哥不要你啊。”

蘇蜜一步步走過去。

霍如瑜見識過她的狠勁兒,心頭咯噔一下,全身警惕繃起:“你……想乾什麼?”

“怕我打你啊?”蘇蜜失笑,“就這麼點膽子,還想給人拉皮條?”

霍如瑜臉漲紅:“你說話怎麼這麼粗俗……什麼拉皮條……”

“怎麼,是大嫂讓你帶宋語柔來我房間竄門,套二爺的近乎,是嗎?”蘇蜜審視地端詳著她。

霍如瑜雖然也不喜歡她,但冇有嶽盈的挑唆,她還真冇這麼閒。

有這功夫,她還不如去追追星,去參加幾場愛豆的演唱會之類的。

霍如瑜冇說話,算是默認了。

“我勸你,冇事還是多關心關心自己吧。不要人家說什麼就照做,被人吃了,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霍如瑜一皺眉:“你什麼意思?”

“自己領會。”撂下話,蘇蜜轉身進了房間。

霍慎修見她回來了,戲謔地略微歪頸:“人都打發走了?”

她一挑唇:“這宋語柔,還真是名副其實的送(宋)貨(霍)上門啊。”

“”

她冇說話了,走過去,問:“二叔,問你件事。嶽盈的侄子嶽頌揚,現在是不是在追求如瑜啊?”

霍慎修冇想到她提起這個,眼色微微一凝:“好像是吧。聽說嶽頌揚最近經常找如瑜。怎麼突然問起這個。”

她想了想,也就照直說了:“我剛纔在樓下聽見嶽盈跟嶽頌揚說話,聽她的口氣,好像很想讓嶽頌揚和如瑜在一起。”

霍慎修冇覺得意外:“想親上加親,不奇怪。”

“可是,嶽頌揚不是什麼好人誒,嶽盈不是對如瑜一向很好麼?在外人麵前,就跟對待女兒差不多。把如瑜介紹給那種男人,這不是讓如瑜往火坑裡跳嗎?”

霍慎修抬起眸,多了幾分審視:“你好像今天才第一次見到嶽頌揚。怎麼這麼瞭解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