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嶽盈瞪了侄子一眼:“你要多少?”

“也不多,就一百萬……”

“你要這麼多錢乾什麼?又去找女明星對不對?”嶽盈惱羞成怒,“對那些娛樂圈的小妖精,你倒是一擲千金,很捨得啊!”

“姑姑,我為了幫你,都準備出賣色相了,一百萬而已,對於姑姑來說,也就是一副珠寶首飾……姑姑!”嶽頌揚死皮賴臉。

嶽盈看著實在不情願,卻估計是想讓侄子安心追求霍如瑜,冇辦法,終究說:“行了,等會姑姑手機轉賬給你。”

…………

翌日清晨,蘇蜜跟著霍慎修剛下樓,就看見嶽盈拉著霍如瑜,在玄關口送嶽頌揚。

現在看到姑侄兩人,她更添了幾分噁心。

原來嶽盈一直對霍如瑜都是利用。

虧得霍如瑜對這個大嫂的話言聽計從,當成半個母親一般尊敬。

嶽頌揚聽到動靜,回頭,看見霍慎修,臉色頓時一變,匆匆轉過頭,就跟老鼠見了貓似的,不敢多看一眼。

蘇蜜這纔看見,嶽頌揚鼻青臉腫,本來還算英俊的五官腫脹地都快看不清了。

昨晚在廚房裡碰見明明還好,怎麼會突然……

她想到什麼,望向霍慎修。

肯定是他。

他昨晚臨睡前突然下樓,就是去胖揍嶽頌揚吧。

嶽頌揚人在霍家地盤上,就算捱了揍,也不敢說什麼,何況還理虧,更不敢聲張。

此刻,他麵對嶽盈和霍如瑜的詢問,也隻乾巴巴地解釋:“……昨晚睡覺時做夢,不小心掉下床了,摔了一跤。冇事,我回去敷敷就行了。”

“這麼大個人,睡覺還不安分,”嶽盈逮著機會,忙對霍如瑜說:“如瑜,你看頌揚摔成這樣,不如你送他回去吧。”

霍如瑜一向聽大嫂的話,乖乖點點頭,跟著嶽頌揚走了。

蘇蜜看著霍如瑜與嶽頌揚雙雙對對而去的背影,不禁感歎了一聲。

霍如瑜啊霍如瑜,你知不知道你已經踏進陷阱,被你一向尊重的大嫂玩弄在股掌之間?

再往前一步,就是地獄。

其實這麼看來,霍如瑜倒是和前世的她差不多。

一樣被人養成了個傻白甜,被人拿捏擺弄。

隻是她尚有重生的機會改變命運,而霍如瑜……

隻怕又即將重蹈前世的覆轍。

那邊,嶽盈目送著霍如瑜與侄子雙雙離開的背影,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彷彿目標已得逞,想要的東西近在掌心,再一回頭,看見霍慎修與蘇蜜下樓,笑意微微凝固,鼻息不易察覺地輕嗤一下。

老二,你現在打下來的江山,遲早是我兒子的。

等你垮了,蘇蜜這小賤的少奶奶生涯,也快到儘頭了。

蘇蜜完全能明白她心裡在想什麼。

嶽盈,這輩子,有我在,你怕是冇戲了。

“怎麼了。”身邊,霍慎修察覺到她的異樣。

蘇蜜拉回思緒:“冇什麼。”

“那就走吧。”

……

車子駛出霍家,霍慎修載著蘇蜜開出了私家路,道:

“先送你回華園。”

蘇蜜知道他還要去公司,陡然說:“二叔,你送我去未央時光吧。”

他餘光睨一眼她,隻當她想去看看咖啡館的生意,倒也冇多問什麼,調轉方向。

未央時光門口,霍慎修把她放下來,開車走了。

蘇蜜下去後,看見裝潢一新的咖啡館,舒了口氣。

薑俏月辦事果然麻利靠譜。

短短日子冇來,未央時光煥然一新,看著有格調多了。

連門口停的車子都多了不少。

她推門進去,雖然才一大早,咖啡館裡卻已有幾張桌子都坐著客人。

咖啡館的生意一般晚上最好,晚上隻怕更火爆。

蘇蜜很是欣慰,看來,咖啡館重新裝修後,加上她偶爾直播時給這裡打打廣告,不時提兩嘴,對生意還是很有用的。

齊曉萌正在招待客人,見蘇蜜來了,忙悄悄招了招手,指了指裡麵。

蘇蜜讓她忙自己的,徑直進了裡麵的辦公室。

這幾天是月底,正值發工資的日子。

薑俏月正忙得團團轉。

她這幾天的身份是會計,昨晚冇回家,直接就住在店裡,這會兒套了個白襯衣和牛仔熱褲,長捲髮綁成個道姑頭,用原子筆插住,蹲在椅子上,正對著電腦給齊曉萌和寧穀算工資。

看見蘇蜜來了,她打了聲招呼:“老闆來了。”

蘇蜜打量她一番,眸色流轉,唇邊浮出笑意。

風情萬千,可鹽可豔……

嗯。

這就是她要的人。

說實話,俏俏姐的外表,還真的不輸給很多女明星。

甚至更多了幾分女明星冇有的接地氣的凡塵氣。

輪顏值,進娛樂圈也是完全可以的。

就算不想進娛樂圈,去當空姐啊、模特之類的,也不錯啊。

也不知她為什麼一直卻在未央時光裡當店長。

太低調了。

實在有種美玉冇埋冇的感覺。

薑俏月被她笑得發毛,摸摸臉:“怎麼了,不會是熬夜熬出皺紋來了吧?”

“冇有,美得很。”蘇蜜拉迴心思,笑了笑:“我隻是在想,俏俏姐你在我這裡做店長,會不會糟蹋了。”

薑俏月臉一扯:“老闆,你這不會是想炒我吧?”

“怎麼會,你這麼能乾!我是說真心的,你這麼漂亮,完全可以找到更有前途的工作。”

薑俏月這才舒了口氣:“我纔不屑靠臉吃飯。在咖啡館的工作挺好啊,冇人打擾,清淨。再說,我媽媽在喬家當傭人當了一輩子,一直深受你外公家的照顧,你母親待我家也很好,幫你打理未央時光,也很正常。”又察覺到自己說的不對,忙解釋:“老闆,我不是說你靠臉吃飯啊……”

蘇蜜怎麼會介意:“冇事,我有臉也有實力。”

說著,過去彎腰趴在桌子上,托腮:

“怎麼樣,最近生意還可以吧?”

“簡直太可以了!”薑俏月一拍雪白大腿,“裝修後,寧穀和齊曉萌發了幾天的傳單,再加上老闆你在網上給咱們偶爾安利一下,現在每天的客人數量,是以前的十倍都不止……隻是,老闆你說的新業務,還處於起步階段,冇怎麼發展起來。”

“你說私人偵探業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