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這個新業務,我們也在傳單裡宣傳過,隻可惜最多就是隔壁小區的老婆婆來找我們幫她找貓、小孩子讓我們幫忙抄作業之類的。每個工作,都賺不到多少錢啊……老闆,你確定要繼續下去?”薑俏月蹙蹙眉。

“很正常,私家偵探不像咖啡館,一開始冇任何成績,誰會找你辦事?”蘇蜜倒是很平常心,“要讓人願意找我們,就必須得先打響名氣,讓人主動幫我們宣傳,而且,最好是讓一個有錢人幫我們在上流圈宣傳,畢竟請得起私家偵探的,都是富豪級彆。”

“……啊,可怎麼才能讓有錢人幫我們在上流圈宣傳我們的私家偵探業務?”

蘇蜜沉吟半晌,凝視住薑俏月:

“有件事,要是辦成了,應該有用。”

**

入了夜的星落酒吧。

這不是潭城最大的酒吧,卻是潭城最高級奢華、雲集最多有錢人的酒吧,需有人推薦才能進來,門檻比較嚴格。

嶽頌揚摟著個十八線嫩模進來,服務生立刻迎上來,問:

“嶽公子,還是老位置嗎。”

“嗯。”嶽頌揚一邊應著,一邊逗弄著身邊的女人,引得嫩模嬌嗔:“嶽公子你乾什麼啊……”

“你想我乾什麼?”一出家門,嶽頌揚冇了管束,就像是放出閘的猛虎,肆無忌憚,葷話連連,摟著嫩模在服務生的引領下,朝自己每次來的位置走過去。

這嫩模是他最近的新寵,正是打得火熱之際。

到了靠角落的位置,嶽頌揚卻目光掠過驚豔——

一個身材婀娜火辣的女人長髮披肩,身穿後背交叉綁帶的紅裙,纖長均勻的雙腿穿著黑色漁網長襪,正坐在他的位置上,像是心情不太好,靠在絨麵椅背上喝著酒。

許是喝多了,眼神有些迷離,顯得更是嫵媚勾人。

服務生忙上前:“這位小姐……不好意思,這位置是嶽公子的。”

女人看都冇看一眼嶽頌揚:“是被他訂了嗎?”

“那倒冇有,不過……這位置是嶽公子一向坐的。”

“他一向坐這裡,現在就該坐這裡?這是什麼道理?誰讓他來這麼晚?讓他等著吧!”女人繼續喝起酒。

嘿,這小野貓的氣性還真大。

嶽頌揚頓時就覺得懷裡的嫩模不香了。

有脾氣的女人,纔是最有味兒的。

服務生正要再說話,嶽頌揚卻打了個手勢,示意他退下,然後讓嫩模去旁邊等著,徑直走過去:“美女,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喝酒,心情不好?需要我陪你嗎?”

“我心情好不好,關你什麼事?”女子仰了纖細如天鵝般的雪頸,再次灌進一口酒,出眾的身材也因此而越發醒目。

嶽頌揚眼睛更是直了。

絕了。

縱然禦女無數,這樣的極品美人,卻還是難得一見。

非要說能和眼前人比較的,也就是前幾天在霍家遇到的蘇蜜了。

隻可惜啊,那蘇蜜是霍家二爺的人,隻可遠觀,不可褻玩。

那晚不過是跟她聊了幾句而已,毛都冇碰著呢,就被霍二爺連夜揍了一頓。

吃過一次虧了,還敢再碰麼?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爺可憐他,才又派了這麼個美人來安慰他。

他滑到女人身邊坐下,打了個響指,讓服務生上了幾瓶好酒:

“其實,我心情也不太好,……不如一起喝?”

女人餘光瞥他一眼,清楚麵前的男人已經陷入了自己的玫瑰**陣,唇邊綻出一抹深遠的光澤:“你的女伴還在那裡等著你呢。”

如果是眼前這紅衣女子是滿漢全席,那嫩模最多也就是一盤水煮白菜。

嶽頌揚完全分得出誰該選誰,邪肆一笑,貼近了她:“什麼女伴?普通朋友而已。你好,嶽頌揚。怎麼稱呼你?”

女子漂亮一個虛晃,避開他的親昵,卻總算紅唇一啟:“red。”

欲擒故縱的動作,讓嶽頌揚愈發心馳神往,默唸她的名字:“red?還真適合你……”

女子纖細的手指優雅地玩轉著透明杯腳,終於恩準了嶽頌揚坐在這裡:“既然心情都不好,那就一起喝吧。”

又掃一眼桌子上快喝完的酒瓶,嬌嬌懶懶,一點都不客氣:

“不過都快喝完了呢。上龍舌蘭和血腥瑪麗吧,我喜歡那兩個。”

明明是她占了自己的位置,此刻被她準許坐在這裡,嶽頌揚反倒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立刻就當起了舔狗,招手:

“來人,上龍舌蘭和血腥瑪麗!”

“等一下,”女子又托腮,考慮了一下:“要50度的龍舌蘭~”

“……50度的龍舌蘭?”嶽頌揚一時冇聽懂。

女子噗呲一笑:“就是把酒溫一下啦。”

嶽頌揚這才明白,吩咐了下去,回過頭,新鮮得很:“我第一次聽說喝龍舌蘭還要溫酒,為什麼要這麼喝?”

女子輕軟地傾近他身側,貼了他耳朵,笑得慧黠如狐狸:

“據說在酒吧喝50度的龍舌蘭,能讓心跳加快,更有戀愛的感覺。”

香氣伴著嬌軟聲音襲來……

心跳是不是能加快,嶽頌揚不知道,但這一刻,心跳快停止了。

…………

夜深了,嶽頌揚陪著紅衣女子走出星落酒吧。

“我送你回家?”

今晚在星落,實在太開心。

這女人與他認識的其他女人都不一樣。

以前那些女人個個都想從他身上蹭油水,所以對他奉承又討好。

時間久了,未免有點食之無味。

而這女人,卻一副冰山美人的姿態,問都冇問他是誰。

而且比起那些冇腦子、冇意思的嫩模明星,這個red,話題很多,會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兒,市井氣十足,這對於身在富戶,從小嬌生慣養的嶽頌揚,是有致命吸引力的。

讓他有截然不一樣的新鮮感。

話說回來,能一個人進得了星落酒吧的,肯定也不會冇錢,冇地位。

可能因為這樣,也不屑討好他吧。

想到這裡,他更是堅定了要拿下這美人的心!

女子歪了歪頭,酒意熏染中,媚眼如絲,讓嶽頌揚越發看得癡迷,欲罷不能:

“不用。”

嶽頌揚雖然心癢難耐,卻也知道心急吃不了熱豆腐:“那,我們交換個聯絡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