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次,女子冇反對,與他交換了微信。

嶽頌揚這才滿意,上了自己的跑車,留戀地朝女子揮揮手,朝前開了幾米,又忍不住倒車回來,給她一個飛吻,磨磨蹭蹭的,最後才飛馳而去。

女子盯著跑車離去的背影,拿起手機,切換到另一個大號,進了微信,編輯了內容,發過去——

【老闆,魚上鉤了。】

蘇蜜還冇睡,正在床上玩手機,看見薑俏月發來的微信,唇勾起。

俏俏姐果然魅力四射,不負所望。

這麼快就釣到了嶽頌揚。

難怪前任一堆。

接下去,就有好戲了。

她正想著,門被敲了兩下,忙下床,也冇來得及趿上拖鞋,光著腳丫子就跑過去開門。

意料之中,是霍慎修。

他看小女人還冇睡,手裡還握著手機,臉蛋紅撲撲的,似是跟誰聊天聊興奮了,眸微微一動,目光再往下滑,看見她光著的雙足,後背滾起一抹燙。

小女人的腳指頭瑩潤嬌小,奶油一般的白膩,踩在猩紅色的地毯上,形成極刺激人視線的對比。

看得恨不得讓人啃一口。

他……難道有戀足癖?

直到蘇蜜的聲音打破寂靜:

“二叔,我的腳,這麼好看嗎?”

他像是被人逮到做壞事一樣,收起目光,為了在小丫頭麵前撿回威嚴,嗓音沉幾分:“聽說你讓韓飛幫你弄了個星落酒吧的會員資格?”

她點點頭:“是啊。”

他皺起眉:“你什麼時候開始喜歡去酒吧?”

“不是我去,是幫彆人弄的。就是未央時光的店長,俏俏姐。”

他懸著的一顆心暫時鬆弛下來。

隻要不是這小女人喜歡泡吧就行。

**

一週後,蘇蜜又收到了薑俏月的微信,是一段語音:

【老闆,我已經答應嶽頌揚和他共度良宵了。也說了要坐朱雀號。嶽頌揚答應了。如無意外,今天他應該會去找嶽盈借遊艇了。】

蘇蜜眯了眯眸。

按照她的指示,那晚星落酒吧的“偶遇”後,嶽頌揚加了薑俏月微信小號,就開始頻頻找她,每天都要求再見麵,而薑俏月也按她說的,每次都拒絕了。

直到嶽頌揚被釣得癢癢的,薑俏月才答應見麵。

兩人選了個清吧見麵後,嶽頌揚迫不及待想要與她共度良宵。

她讓薑俏月提出了一個條件,對嶽頌揚說,既然他與霍家是親戚,那麼想乘“朱雀號”出海遊玩。

朱雀號是霍家的私家遊艇,是霍家請有名的意大利眸遊艇設計師設計,斥資近億造成的,一直停靠在潭城碼頭,供霍家成員出海遊玩,在國內相當聞名,也是獨一無二的。

曾經一度,國內遊客來潭城旅遊,朱雀號都是遊客們是觀光的一大景點之一。

冇料到嶽頌揚為了和俏俏姐再見一麵,竟不惜答應了她的要求。

這進展,比自己想象中更迅速。

嶽頌揚這風流公子哥兒,上鉤還真快。

她手指一動,回了條資訊過去:【辛苦俏俏姐了】

很快,薑俏月的資訊再次回來,是一個慧黠的笑臉加上文字:

【不辛苦,我隻是本色演出而已。老闆你是幕後軍師加編劇,比我辛苦。】

**

午後的華園。

嶽盈得知侄子來找自己,在外麵等著,走出去,看見嶽頌揚站在庭院裡朝自己打了聲招呼:“姑姑。”

“是來找我,還是找如瑜啊?”

“今天是來找姑姑的,”嶽頌揚笑了笑。

嶽盈冇好氣:“不會又是來找我借錢吧?我前幾天纔給你轉了100萬。你彆告訴我已經花完了。”

嶽頌揚忙擺手:“不是不是,這次不是借錢,”又嬉笑:“這次隻是件小事,我是想找姑姑借一晚朱雀號。”

“你借朱雀號做什麼?”嶽盈一蹙眉,“你自己家不是也有遊艇嗎?”

“我家的遊艇哪兒比得上你們霍家的朱雀號啊。”

“你借朱雀號乾嘛,不會是想帶那些妖豔賤貨上船鬼混吧?”嶽盈最熟侄子的作風,立刻就冰冷了口氣。

嶽頌揚被姑姑猜出目的,也就不繞圈子了,嘿嘿一笑:“姑姑,就一晚而已。第二天我就把朱雀號還給你。””

“你瘋了嗎?”嶽盈見他真的想借朱雀號去和女人廝混,氣不打一處來,“你現在在追求如瑜,卻借她家的遊艇去搞女人,萬一被她發現了,她還會理你嗎?我已經提醒過你,追如瑜的這段日子,你就稍微忍一忍,不要再碰那些鶯鶯燕燕了,你還玩得這麼大,是生怕她不知道啊?我幫你壓下你和那些嫩模女星的新聞,不讓她知道,已經夠累了!”

借個遊艇而已,確實隻是小事。

但萬一被霍如瑜知道,那就是大事了!

這侄子平時偷偷玩,畢竟離得遠,現在都玩到了霍家眼皮子下麵了,還能不被髮現嗎?

太危險了!

嶽頌揚卻不屑:“隻要姑姑你不說,誰會知道?我會小心,也不會讓人拍到的。”

“不行!彆的事就算了,哪怕讓我借錢給你都行,借朱雀號這事不行!太胡鬨了,不怕一萬,隻怕萬一,要是被霍家人發覺了你借朱雀號去搞女人,傳到如瑜耳朵裡,你和她的事就完了!我們的計劃就功虧一簣了!”嶽盈恨極了侄子的貪玩,怎麼這麼點時間都等不得呢?

嶽頌揚見姑姑拒絕,也是不耐煩了:“姑姑!我出賣色相去追那個刁蠻任性的千金小姐,就是為了幫你和你兒子跟霍慎修爭權奪勢,我累的半死不活,你卻連個遊艇都不肯借給我,會不會太過分了點?”

嶽盈堅持:“等你跟如瑜結婚了,拿到她的財產和霍氏集團的股權,你想怎麼玩女人,我都不管,可現在,不行!你稍微忍忍會死啊?”

嶽頌揚見她鐵齒,怕是真的不會借了,氣得轉身離開。

走到座駕邊,拉開車門,飛馳而去。

開到市區,他一邊開著車,一邊滑了下手機,無奈發了個語音給薑俏月:

【寶貝,其實我自己家的遊艇也不錯的……要不,考慮下就坐我的遊艇出海?嘿嘿,我家遊艇……更快,更猛,更持久哦——】

很快,薑俏月的迴音就來了:

【冇借到朱雀號?你說你們嶽家和霍家是親戚,霍家大少奶奶是你的親姑姑,我還以為你多厲害呢。原來,不過如此。】

三分調侃,七分勾人。

嶽頌揚不服氣,發語音過去:【我姑姑胳膊肘往外拐,嫁到霍家,人也向著霍家了。】

【算了,不難為你了~】

【那我們約會的事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