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躺在床上美滋滋喝著雞湯、對著女傭呼來使去的蘇闌悠,嶽盈就氣不打一處來!

她懷阿朗時,也不過如此吧?

這個小門小戶的賤人,待遇還挺高!

還說將她折騰地自動退婚,這下,她懷上兒子的骨肉,怕是難了。

從蘇闌悠的臥室裡出來,嶽盈看見霍朗站在走廊那一邊,走過去:

“你站在這裡乾什麼?還冇睡?”

“我哪裡睡得著啊,”霍朗瞥一眼蘇闌悠的房間,臉色苦悶,“媽,這下怎麼辦……她更是不可能退婚了吧……”

“你還說,要不是你管不住你的……她怎麼會懷孕?你這是給了她機會!”

“我每次都用了保險措施,誰知道她會懷孕啊!”霍朗也是冤枉。

“那女人心思多,肯定做過什麼手腳!兒子,你肯定是被她坑了啊……”

霍朗無奈:“那怎麼辦?我就這麼被她給套牢了?媽,我真的不想跟這種女人結婚啊……她配得上我嗎?”

“你也清楚,你爺爺現在很重視她肚子裡的孩子,現在她有了這麼大的資本,想讓她主動退婚,肯定是難了,隻能等段日子再說了。”

“還等多久?難道等她生下孩子?等她生了孩子,會不會更是賴著我,不放過我啊?”霍朗頭都大了,“真搞不懂爺爺,為什麼這麼重視她肚子裡的這個孩子,想要孩子,我以後再給他生啊,想要幾個我生幾個,這種女人能生出什麼好貨色?!”

“唉,你爺爺的心思,我也懂。我們霍家人丁稀薄,你爸爸冇了,現在就隻剩你這一個嫡孫了,老二是個私生子,雖然也是霍家的血脈,但你爺爺向來不太瞧得起,所以,你爺爺重視你的第一個孩子,也很正常。說來說去,還是我們霍家人太少了。現在有個孩子,你爺爺自然當成寶,還管是誰生的?”

霍朗聽得更是絕望。早知道就控製一下,不跟那賤人發生關係了。

現在好,自己給自己挖坑。

嶽盈見兒子頹喪,又沉了沉口氣,安慰:

“放心。她懷得上,可不一定生得下來。懷孕十個月的時光,變數多得很呢。”

**

重新搬回霍家的這段日子,是蘇闌悠最快樂的日子。

每天上一覺睡到自然醒,再不用伺候嶽盈了。

一日三餐,都有霍啟東安排的營養師為她準備的孕期營養餐。

產檢也是去霍氏旗下的私家醫院,有專門的醫生接待。

這天早上,蘇闌悠吃完營養餐,想消消食。

伺候她的劉媽也就跟平時一樣,陪她去了花園。

一路漫步在花園,蘇闌悠呼吸著新鮮空氣,心情暢快。

在霍家大宅住了這麼久,每天卻隻忙著伺候嶽盈,討好霍朗,過得提心吊膽。

就算經過花園,也冇心情閒逛。

懷孕這段日子,她才逛過霍家花園。

這才知道霍家的花園原來這麼大,這麼多名貴植物。

她摸了摸尚且平坦的肚子,嘴邊露出誌在必得的笑容。

這一著棋,走對了。

寶寶,你可要爭氣,最好是個男孩子,這樣媽媽的地位就更穩了。

再不會有人能趕我們母子離開霍家了。

至於你爸爸那邊……

沒關係,天長日久,媽媽也遲早會打動他的心。

忽然,女子不悅的聲音伴隨著腳步飄來:

“劉媽,昨晚你是不是把我的百合花搬到花園外麵去了?”

嶽盈和身邊的女傭走了過來,臉色非常難看。

劉媽一個激靈:“是。”

那女傭忙道:“劉媽,你糊塗了吧?那幾盆百合是大少奶奶親自培養出來,很喜歡的,一直放在花園,好好的,你乾嘛搬出去啊?”

劉媽無奈地看一眼蘇闌悠:“是……是蘇小姐讓我搬出去的。”

嶽盈冷冷睨向蘇闌悠。

蘇闌悠也就柔聲說:“阿姨,不好意思啊,的確是我讓劉媽搬出去的。我這幾天每天都要逛花園,但我聞不得那個百合花香的味道,每次一聞,就過敏,身上發癢,就讓劉媽暫時搬出花園了。”

嶽盈這幾天看在老爺子高看她的份上,一直隱忍著,現在終於爆發了出來:“那你可以不逛花園,去彆的地兒逛!百合花過敏你就搬出去,那你要是看著人不順眼,是不是也可以拖出去殺了?”

“阿姨這是說什麼呢……”蘇闌悠皺皺眉,又嘀咕了一句:“不就是幾盆花麼,至於麼?難不成比我肚子裡霍家的骨肉還要貴重?”

嶽盈見她仗著肚子,對自己再冇往日的敬畏,越發青了臉:“給我搬回來!”

蘇闌悠咬咬唇,不太情願,正這時,霍啟東的聲音傳過來:

“一大早就吵吵嚷嚷的做什麼?”

蘇闌悠一看管家陪著霍啟東過來了,就像見著救星竄了過去,站在霍啟東身側,彷彿嶽盈會打自己一樣。

嶽盈看她一副小妖精的樣子,忍怒:“爸,她不經過我允許,無緣無故把我的幾盆百合花給挪到了花園外麵,我正問她這件事。”

蘇闌悠立刻就就手覆住小腹,咬咬唇:“老爺子,對不起,是我的錯,我不該把阿姨的百合挪去外麵,隻是因為我對百合過敏,生怕對身體不好,傷到了寶寶。”

嶽盈見她特意將孩子拎出來說,更是氣得更是血直翻!

這小賤人是知道老爺子重視什麼,就逮著什麼說!

果然,霍啟東立刻就望向嶽盈:“幾盆花而已,至於嗎。她現在有身孕,萬一過敏了,就麻煩了。彆搬進來了。就放在外麵吧。”

嶽盈捏緊手心,終究冇說什麼,點點頭,餘光狠狠瞪一眼蘇闌悠,帶著女傭轉身離開。

蘇闌悠看一眼嶽盈離開的方向,出了口惡氣,臉上浮現出由衷的笑容。

這段日子她受的氣已經夠多了,也是該出出的時候了!

之前就算了,她現在懷了孩子,憑什麼還看嶽盈的臉色?

正這時,霍啟東轉過頭,望向她:“這幾天身子還好吧。”

蘇闌悠忙收起容色,恭恭順順:“很好。這是我和阿朗的第一個孩子,也是霍家的第四代,我不敢有一點點怠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