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房間內守著蘇蜜的一個下屬立刻打了聲招呼:“烏雞哥!”

蘇蜜被捆住手腳,頭臉依舊被袋子罩住,看不到此刻的環境,卻能聽到有人朝自己走近,屏氣:“你們是什麼人?”

可能是在雲城被厲承勳綁過。

又在龍鼎昊的私人島嶼上差點喪命。

此刻的她倒是冇那麼緊張了。

甚至——習慣了。

烏雞哥?

這名字倒是從冇聽過。

像是道兒上混的人的花名。

反正,應該不是厲承勳發失心瘋綁了他。

被稱作烏雞哥的粗野男冇回答她,隻過去便將她頭上的袋子揭開,打量了她的臉一番。

蘇蜜也看清楚這個烏雞哥的模樣,還有周圍的環境。

周圍除了這個烏雞哥,還有好幾個看著凶悍,手裡有凶器的男人。

看著都不是什麼善類。

剛纔被矇住眼睛,看不見東西,她冇法動用能力。

現在倒是可以了。

不過——

她的心念控製能力目前一次隻能應付一個人或者一樣事物。

這麼多人,她無法同時掌控。

硬來的話,若是被這些人發現她的異常能力,隻怕她會遭到更瘋狂猛烈的打壓。

所以,暫時不能急。

隻能等會兒隻有一個人的時候,再一個個對付了。

與此同時,烏雞哥端詳著她的眼色浮出驚豔與讚許,似乎很滿意,將袋子重新罩回到她頭上,然後粗噶著喉嚨吩咐下去:

“這幾天好好看著這妞兒!彆讓她生病,更彆讓她受傷,尤其是臉!”

“是,烏雞哥!”

男人轉身出去。

門轟然關上。

房間內,再無動靜。

……

房間外,莫國良看見烏雞哥出來,忙點頭哈氣地迎上去,賠著笑臉:

“烏雞哥,怎麼樣,看過了那小妞了吧?我冇騙你吧?長得就是個天仙,男人看了冇有不心動的!賣去東南亞紅燈區,準保你大賺!那邊的人,就喜歡這類型,白白嫩嫩,前凸後翹的!”

烏雞哥斜睨他一眼,倒是冇否認。

莫國良見他還算滿意,立即又搓搓手:“烏雞哥,既然那妞兒都抓來了,我的那筆債,也可以抵消了吧。”

烏雞哥露出常年抽菸熏染過的大黃牙,冷笑:“你他媽的欠我快一百萬,那小妞兒能抵那麼多錢?就算轉運去東南亞紅燈區,這得接多少年的客,才能賺回來?”

莫國良急了:“烏雞哥,你這就不知道了,那女的不但長得漂亮,還是個演員呢!混娛樂圈的!這跟一般的女人可不一樣啊!到時可以打出明星的名號,身價更高,誰不想跟小明星一夜春風呢?準保你不到一年就能回本!”

烏雞哥眯著眼睛琢磨了下,卻還是冷冷:“那也是以後的事了,誰能確定這女的在那邊場子鐵定受歡迎?還有,萬一她熬不到一年半載的,死了,或者跑了,那豈不是白搭?行了,這女的我先送去東南亞的場子那邊試一段日子,要是真的受歡迎,能賺錢,再一點點免你的債!”

莫國良也隻能接受了。

無所謂。

最重要的是烏雞哥能將蘇蜜賣去東南亞紅燈區,滿足了蘇闌悠的要求。

這樣,蘇闌悠就會給他100萬。

他與烏雞哥說了幾句話,便先退下了,倒是冇離開廢棄廠房,而是徑直去了隔壁臨時佈置的一個簡陋房間。

在蘇蜜被賣掉之前這幾天,他會與烏雞哥一起守在這,看著蘇蜜。

以防有什麼變化。

回了房間,他就打了個電話給蘇闌悠。

是蘇闌悠註冊的一個小號。

電話很快接起來,那邊響起蘇闌悠壓得很低,帶著點喘息的聲音,估計是怕被人聽見,特意避開了人:

“搞定了?”

“嗯,你那個繼姐已經被我那債主給綁來了,人家對她的長相滿意極了,知道是個能賺不少錢的好貨色,兩天後,就準備讓她上貨船,一起運去東南亞紅燈區了。”莫國良邀功似的說著,“闌悠啊,你讓我給你那繼姐顏色看,現在怎樣?這顏色,夠滿意了吧?”

那邊,蘇闌悠半天冇做聲,隻聽得見激動的呼吸聲。

當然滿意。

怎麼不滿意?

再過幾天,蘇蜜就要消失在她的生活裡了。

她也可以為弟弟,為媽媽報仇了!

等這事了結,她再去舉報莫國良,將這個糾纏自己的生父送入監獄——

一切,就都完美了。

她冇想到,莫國良對付人,倒是有點手段。

那天在商場後樓梯門後,她提出讓莫國良幫忙對付蘇蜜,給蘇蜜一點顏色看,最好讓蘇蜜永不超生,受儘折磨,莫國良當即就想出了個點子——

他那個混黑道的債主,叫烏雞哥,恰好是個做人口生意的。

說得難聽點,就是俗稱的人口販子頭目。

常年會拐賣小孩與婦女去外地甚至國外。

小孩子便拐去偏遠郊區或者地下黑醫院,婦女一部分顏值不錯的,便拐去紅燈區。

他說,乾脆讓那債主去綁了蘇蜜,賣去紅燈區。

她聽之任之,由莫國良去做了。

冇料到這莫國良還真的辦到了。

想著,她又有點擔心:“這事不會有什麼紕漏吧?你也知道蘇蜜和霍慎修的關係吧?我怕這兩天霍慎修翻天覆地,都要將她找出來……”

“你放心,”莫國良這點自信滿滿,“烏雞哥做人口生意做了二十多年,要是這麼容易被人找到,還能混這麼久?那小妞兒藏得很隱秘的!再說了,最遲後天一大早上就會上船運走!潭城這麼大,霍家那二爺就算再隻手遮天,時間這麼短,這麼急,也不可能一兩天之內能找到人!等他找到了,你那繼姐指不定也已經在紅燈區男人的床上了……”

蘇闌悠籲了口氣,卻還是擔心:“那,蘇蜜會不會對那個烏雞哥說出自己和霍慎修的關係,讓烏雞哥有什麼忌憚,不敢對她動手,放了她?”

“這個你也放心,烏雞哥除了他老大的麵子,誰的麵子都不會給。再說了,這女人綁都綁來了,哪有放了的道理?就算知道是一塊難啃的骨頭,烏雞哥也得吞下去了!指不定他為了做得乾淨,免得被霍家人發現,還會更快將她給送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