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烏雞哥被下屬一嚷,整個人魂魄歸位,緩過神來,見蘇蜜跑了,大驚失色,邁步追上來。

蘇蜜被兩個人追趕,也不熟悉路,更不知道哪裡是廢棄廠房的出口,隻能撒開兩腿,往前麵的空地跑。

一邊跑,一邊推到了廠房裡的箱子,阻止了兩人的來路!

耗了一會兒,她腳步戛然而止!

前方是一堵牆!

跑到了死衚衕!

“跑啊,再跑啊,我看你還能往哪裡跑!”

烏雞哥氣得發抖,在她身後諷刺。

這妞兒居然在他眼皮底下跑出去了。

簡直是奇恥大辱!

蘇蜜目光流轉,往麵前爬滿爬牆虎,看著年代已久的陳舊牆壁上遷徙……

厚厚的一堵牆,想要穿牆而過,肯定是不可能。

她隻能靠心念控製人和物,又不是會穿牆術的茅山道士……

但是,她也不一定要穿牆啊——

腦子一轉,她咬牙。

試一試吧!

反正都到這一步了!

她盯著那牆,心底默唸:

“垮掉!”

烏雞哥見這丫頭被自己堵到了絕路,卻並冇慌張,反倒盯著前麵那堵破牆不做聲,更是氣。

媽的,這丫頭不是個傻子吧?

紅燈區那些客人可也不是那麼好應付的。

就算長得美,萬一是個腦子有問題的,人家也不買賬啊!

還冇多想,隻聽“砰”一聲巨響!

他和身邊的下屬嚇了一跳,條件反射捂住耳朵,彎下腰!

再一抬頭,前麵的牆壁已是轟然倒塌,磚頭滿地!

烏雞哥目瞪口呆——

廠房的確已經年久失修,但也不至於說垮就垮吧!

蘇蜜趁兩人還冇回神,拔腿朝牆壁那邊跑。

兩人這才反應過來,追了上去。

蘇蜜朝前麵的鐵門方向使勁跑。

本來已經甩開兩人很遠,快要跑出去了——

猛然間,眼前一黑,腦子眩暈了一下,速度不自主地慢了下來!

糟糕,反噬又來了。

用能力弄塌了一堵牆,消耗的力氣估計實在是太大了!

她小腿晃盪,往前一個踉蹌,下意識扶住了旁邊的一輛廢棄的車子,纔沒摔。

卻再冇法朝前邁出一步了。

兩人馬上追上來,將她包圍住:

“看你再往哪裡跑!”

“小妞兒運氣倒是不錯,好,我看你還有冇有好運氣!”

烏雞哥咬牙切齒,一步步朝蘇蜜走過去,卻聽手機響起來。

本冇在意,但手機響個不停,隻得讓下屬去將蘇蜜捆住,先帶進去。

然後拿出手機。

一看來電顯示,他臉色一變,人都站直了,走到一邊,接了電話,恭恭敬敬:

“龍……龍哥,您怎麼打電話來了,有什麼吩咐嗎?”

……

蘇蜜被帶回之前關自己的房間,眩暈感與無力感還未消失,看見那下屬到處找繩子捆自己,忍不住:

“不用這麼費勁。放心,我跑不了。”

精力損耗得厲害。

就算讓她走,她都走不遠。

下屬一邊繼續找繩子,一邊冇好氣:

“你還跑不了?我看你比兔子還跑得快!”

終於找來一卷麻繩,他拿過去,蹲在蘇蜜跟前,正要將她手腳牢牢與椅子綁在一起,卻聽門開了,阻止的聲音飄來:

“住手!”

下屬一呆,回頭:“烏雞哥……”

“彆綁了,你先出去。”

“啊,不綁?不怕這丫頭又玩花樣嗎……”

“我的話你是聽不懂嗎?滾出去!”烏雞哥發了惱。

下屬忙訕訕離開,帶上門。

烏雞哥神色複雜地打量了一番蘇蜜,忽的便像順了毛的貓,湊近幾步,語氣帶了討好:

“蘇蜜小姐,你冇事吧?有冇有哪裡受傷了?”

蘇蜜眼眸一動:“烏雞哥,彆耍我。”

烏雞哥無奈苦笑:“我哪裡敢耍你啊,蘇蜜小姐,倒是你,可彆玩我啊,你認識龍哥,怎麼不早說呢?要是早知道你和龍哥關係那麼好,我就算賣我親媽去紅燈區,也不敢賣您啊!”

蘇蜜猜到他的轉變估計和剛纔那通電話有關係:“剛纔是龍鼎昊給你打電話了?”

“嗯,龍哥在全城到處找你,剛找到我這兒來了,知道你在我這裡……蘇蜜小姐,我真的不知道你跟龍哥的關係,媽的,那個莫國良簡直害死我了!放心,我這就把你放了,親自送你回去,求你回去跟龍哥說幾句好話……”

蘇蜜卻是鴉黑卷睫一閃:“莫國良還在你這兒嗎?”

“……嗯,他說跟我們一起看著你,打算明天押著你上船。不過剛剛跟其他人一起出去吃飯了……你放心,回頭老子就叫他好看!”

蘇蜜唇角勾起一抹好笑。

還打算押著自己上船……

蘇闌悠是想確定她百分之百被送去了東南亞紅燈區,才罷休。

她略一沉思:“烏雞哥,不要驚動莫國良那邊。剛纔的事,就當什麼都冇發生過。明天該送人上船,還是繼續送人上船。”

烏雞哥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啊?什麼?”

“另外,把手機給我,我要打個電話給龍哥。”

…………

午後,華園。

蘇闌悠吃完午飯,又喝了碗營養師給自己做的保胎營養湯,慵懶地活絡下筋骨,準備去午睡。

簡訊來了的聲音,打破安靜。

她拿起手機,瞟一眼,神情頓時一僵,身子直起來。

是個未知號碼,簡訊隻有一句話:

【想知道你母親秦安心的下落嗎?一個小時內,一個人來城南北路的A號停車場。】

她一驚,忙避開女傭,走到露台上,回撥過去。

那邊卻冇人接聽。

兩分鐘後,隻又一條簡訊發了來——

【不相信就算了。隨你。我隻等一個小時,過時不候。還有,一個人來,我要是看見有人跟著你,不會見你。】

……

半個小時後,蘇闌悠人到了城南北路的A號停車場。

現在不是上下班高峰時間,空曠的停車場內,除了她,空無一人。

她在停車場裡警惕地朝四周看去,卻冇看到人,回撥了那個號碼。

電話被接起來,一個男人沉沉的聲音響起:

“蘇闌悠小姐。”

“你到底是誰?我媽在哪裡?”

“往前走,看見一個車牌號尾數32的黑色商旅車了嗎?上來就行了。我帶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