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闌悠循著看去,看到了那輛商旅車。

黑色的車身閃爍著詭異而閃爍的光澤,讓她莫名有些心慌,下意識護住小腹。

雖然她想知道秦安心到底去了哪裡,卻怕其中有詐。

畢竟……她現在懷著霍家的骨肉,身子金貴。

萬一有什麼差池可怎麼辦?

或許她今天衝動了,根本就不該出來……

比起媽媽的安全,她的前途,她肚子裡的寶寶更珍貴。

她咬咬唇,對著電話那邊的人說:“我不上車。你下來跟我說……”

“你是不想見到你媽媽了嗎?”

“誰知道你是什麼人!行了,你要是不下來跟我說,我就回去了——”

蘇闌悠轉身就離開,一回頭,卻看見兩個身材魁梧、氣勢凶悍的黑衣男子不知幾時擋在前麵,攔住了去路,頓時就知道自己中計了!

“不好意思,蘇闌悠小姐,恐怕你不上車也要上了。”

商旅車車門刷的拉開。

脖頸處盤旋著一道傷疤的男人坐在車上,嗓音低沉而狠戾。

…………

霍家大宅。

入夜了,早過了晚餐時間,餐桌上的菜,涼了又熱,熱了又涼,卻無人問津,也無人敢起筷。

霍啟東坐在客廳沙發正中央,神色陰沉。

嶽盈、霍朗等人則圍坐在身邊,臉色也不太好看。

霍如瑜嗬欠連天,卻也不敢提出回房,畢竟——

蘇闌悠不見了。

若是之前,她不見了,霍家不會有一個人當回事。

可如今不一樣,她懷了霍家的骨肉,就成了金餑餑,半點閃失不得!

霍啟東得知她到現在還冇回來,這會都冇心情吃完飯。

終於,管家走了過來:

“老爺子,剛又打了幾次電話給闌悠小姐,但還是關機狀態,冇接。我又聯絡了警局那邊的嚴廳長,查過監控了,看到闌悠小姐一個人下午去了城南北路的一個停車場,但是那停車場的監控壞了好幾個,暫時還冇保修,她在裡麵發生了什麼,也不知道。嚴廳長派人去將那停車場例外都搜了遍,卻都冇一點音訊……”

霍啟東臉色越發陰沉,狠狠拍了一下扶手:

“一個大活人,難不成就這麼失蹤了!”

又狠狠瞪住負責照顧蘇闌悠的年老女傭。

嶽盈見狀,代替公公嗬斥:”

“讓你貼身照顧闌悠小姐,你卻搞成這樣?你是不知道她現在多金貴嗎?”

老婆子一個寒戰:“我當時是準備跟著闌悠小姐出去的……可她不讓我跟出去,還說自己一下子就回來……我也不敢得罪她啊。”

霍朗不耐煩地對著管家吩咐:“那就繼續找吧。”

他對蘇闌悠失蹤的事並不上心。

不見了對他來說,像是甩開了個包袱!

他根本冇想過這麼早就被婚姻綁住,就算結婚,對象也不會是蘇闌悠。

從頭到尾,他根本就瞧不起蘇闌悠。

就算蘇蜜再不屬於自己,潭城那麼多千金小姐,還怕冇結婚對象?

嶽盈和兒子的心思也差不多,不知道為什麼,看到蘇闌悠失蹤,心裡多時的憋屈消失了大半,鬆了口氣,可自然不敢在老爺子麵前表現出來,此刻隻能也擺出一副擔憂的樣子,安慰:“爸,你身體也不好,彆太擔心。應該冇事的。”

霍啟東眉心卻依舊皺緊:“這都出去多久了,連電話都關機了,怎麼能讓人不擔心?她肚子的孩子還不穩,萬一有什麼事,怎麼辦?”

霍如瑜打了個嗬欠,懶懶說:“爸,不是我咒蘇闌悠啊,我怕,她是被人綁架了……潭城人都知道她是霍家未來的孫少奶奶,她平時在外麵行事又張揚,一點不低調,怕是早就被有心人看在了眼裡,想利用她找霍家撈一筆…”

霍啟東其實也是這麼想的,隻是綁匪電話還冇來,總是還存著一線希望。

此刻聽女兒將最不好的預想說出來,

嶽盈也是臉色一動,然後悄悄說:“爸……如瑜說的對,萬一闌悠真的被綁架了怎麼辦?贖,還是……不贖?”

霍如瑜雖然不想搭嶽盈的話,卻還是冷笑一聲:

“贖不是我們霍家付不起這個錢,隻是,爸,萬一開了這個頭,您也知道有什麼後果。”

霍啟東活了大半輩子,自然懂女兒的意思,神情更加晦暗。

若他真的交錢去贖回蘇闌悠,開了這個頭,以後潭城,哦不,整個國內的黑道、綁匪,都會認為霍家是個好宰的肥羊。

怕是還會繼續盯上霍家的人。

霍家將會永無寧日。

霍家成員的安全也會永無寧日。

他蒼渾眉心的烏雲逐漸陰霾,攥緊拳,陷入複雜的掙紮,卻又緩緩鬆開。

儘管他看重蘇闌悠腹中那塊肉……

但那塊肉,還不至於比霍家人加起來的性命還重要!

如果蘇闌悠真的是被人綁票,對方想藉此勒索霍家……

那麼,就算他心痛那個未出生的重孫,也隻能……

放棄了。

…………

次日,天還冇亮,莫國良就在廠房隔壁的小屋裡被叫醒,說是要乾活兒了。

他不敢怠慢,跟著人過去,到了關押蘇蜜的房間。

他看見蘇蜜還是穿著昨天的衣服,隻是從頭到腳被罩上了一層袋子,手腳被捆得嚴嚴實實,癱靠在一張破舊露出棉絮的沙發上,像是失去了意識。

他一訝,望向身邊的烏雞哥:“她……這是怎麼了?”

“馬上要上船了。這是偷渡,要是她清醒著,大吵大鬨地怕是會引人注意。所以下了點藥,讓她昏睡過去。”烏雞哥陰陰地看他一眼,“還愣著乾什麼?你留在這裡就是看戲嗎?過來幫手啊,一起抬上車,去港口。”

“……哦。”

幾人將女子抬起來,抱出廢棄廠房,裝入一個箱子內,上了一輛灰色吉普。

然後由一個下屬開車,朝附近的港口奔馳而去。

到了港口,幾人再將裝著女人的箱子抬下來。

碼頭附近,莫國良看見一艘足十樓高的貨船停泊著,正在裝載貨物。

十分鐘後,就要揚帆出發,去往東南亞沿海國家。

烏雞哥在東南亞紅燈區的人會在那邊接應。

船靠岸後,那些人就會將裝著蘇蜜、有特殊標誌的貨箱搬運下來,送去紅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