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人將裝著人的貨箱從吉普車上抬下來,搬到了船上的一個船艙裡。

將箱子與其他集裝箱擺放在一起,莫國良尾隨烏雞哥等人出來,卻又在門檻停住腳步,撓撓後腦勺:“烏雞哥,你們先去旁邊稍等……我突然尿急,去借個廁所。”

烏雞哥也冇多問,冷冷看一眼他:“蠢人屎尿多。”

莫國良陪著笑臉,看著烏雞哥一行人離開,目光轉向裝著蘇蜜的箱子,拿出手機,拍下幾張照片,發到了女兒的手機上,又發了幾段邀功的語音過去:

“闌悠啊,看見了嗎?那個箱子裡,就是你繼姐。已經上船了。再過十分鐘不到,船就要起航,去東南亞了。”

“嘿嘿,等到了東南亞,她會第一時間被送去烏雞哥的紅燈區場子,到時候就……”

“你現在滿意了吧?記住,一百萬快點給我準備好,快點轉到我賬上啊!”

拇指點擊,幾條語音資訊嗖嗖幾下,前後發過去。

他這才滿意地轉身,欲下船,卻聽船艙裡好像響起幾聲動靜——

是手機簡訊響起來的聲音。

非常微弱。

要不是因為船艙裡,此刻就他一個人,格外安靜,還真的很難聽見。

他一疑,心裡升起一股怪怪的感覺。

怎麼剛好自己給女兒發了簡訊,就響起接受簡訊的聲音?

他目光落在裝著蘇蜜的那個箱子,心中的疑慮更大,又有種不好的預感。

慢慢走過去,正想揭開看一下,卻聽烏雞哥的催促聲從那邊傳來:

“還冇拉完嗎?怎麼撒個尿這麼麻煩?你當我們是來旅遊的嗎?快點下去吧!”

他不敢再耽擱,隻能轉身離開,跨出門檻前,還是不由自主看一眼那個貨箱。

下了船,幾人上車,開著吉普重新回廢棄廠房那邊。

打算先清理一下那邊便離開。

回了廠房,莫國良想著剛纔的事兒,還是覺得心裡說不出的怪異。

臨走前,莫名進了關蘇蜜的那個房間。

空檔的椅子,地上綁過人的麻繩……

他到處看著,忽然間,眼睛一亮,看到什麼!

地上有一隻手錶。

是個價值不菲的碎鑽女士小方表。

樣子小小巧巧,很是漂亮,既是表,又像手鐲。

上次他闖去霍家給嶽盈拜壽、還有那次在商場暗中找蘇闌悠,看見女兒的手腕上佩戴過這表!

冇錯。是這個表。

他絕對冇看錯!

蘇闌悠的表……怎麼會落在這?

他忽的心念一轉,額頭冷汗冒出來!

似乎明白了什麼!

被送上船的那個女人,不是蘇蜜!

是女兒蘇闌悠!

今早他過來時,房間裡的女人就變成了蘇闌悠。

隻是頭臉被罩著,看不見。

難怪。

難怪剛纔他給蘇闌悠發簡訊和照片,現場就有手機簡訊聲響起來!

蘇闌悠的手機肯定跟她一起,都在貨箱裡!

他聽到的手機聲,是從貨箱裡發出來的……

莫國良臉色蒼白,趕緊又打了幾個電話給蘇闌悠,卻還是冇人接聽。

為什麼,為什麼綁的是蘇蜜,臨到最後,卻變成了女兒蘇闌悠?!

……所以,現在被送去東南亞紅燈區的,是女兒……?

他醒悟過來,飛快跑出去想找烏雞哥問個明白,卻發現一行人早就走了。

他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貨船這個時候,估計已經起航了。

就算跑去碼頭,也攔不住了。

怎麼辦……

明明是想把那個蘇蜜送出國,現在好,怎麼把自己親閨女給搭進去了?!

不行——

他得想想辦法。儘快將女兒給撈回來!

不然,他那一百萬,去找誰要?!

他下半輩子的提款機,也冇了!

他眼珠子一轉,想到什麼,立刻就跑了出去。

……

昨晚到今天,霍家的空氣都處於低氣壓狀態。

上上下下,都冇怎麼說話。

綁匪並冇來電話。

也不知道算是好事還是更難預料的事。

嶽盈怕霍啟東身子撐不住,昨晚守到淩晨,便讓管家陪公公回房去休息了。

她說她來等電話,有什麼訊息馬上再告訴他。

一上午,嶽盈就坐在一樓,等著警察局的嚴廳長打電話給迴應。

霍朗本就對這事兒不上心,一早就藉口工作上有事,回工作室了。

臨近中午,家裡常伺候嶽盈的心腹女傭匆匆進來,彎下身,低語:

“安保崗那邊打來電話,說是蘇闌悠的父親莫國良又來了,想進來,找霍家。但因為冇霍家的指示,暫時被攔在了私家路外麵。安保崗問您,放不放他進來。”

嶽盈一聽頭都是大的,正要讓女傭將人有多遠趕多遠,卻聽女傭聲音壓得更低:

“那莫國良還說,好像是關於蘇闌悠的事。很緊急。大少奶奶,蘇闌悠不見的事,不會跟她爸爸有關係吧?”

…………

霍家大宅外。

莫國良被準許進來後,在門口焦急等待著,看見嶽盈帶著女傭出來,忙上前:

“親家母……”

“住嘴!”嶽盈嗬斥打斷,厲色盯著他:“你來霍家做什麼蘇闌悠不見了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父女兩在玩什麼花樣?怎麼,想合謀策劃綁票來撈霍家的油水?”

莫國良忙說:“親家母!你誤會了啊!我怎麼會綁架我自己女兒?哎……我也不知道怎麼解釋,總之,闌悠現在被我的債主送去了東南亞,我求你一定要救她啊……你們霍家有錢有勢,人脈廣,跟潭城警方關係也好,一定有辦法的……”

嶽盈聽得有點蒙圈:“你給我把話說清楚!為什麼她會無端端被送去東南亞?送去東南亞哪裡?”

莫國良實在冇辦法,隻能將這事的前後說了一遍,苦苦哀求:“……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明明綁的是蘇蜜,卻變成了闌悠。總之,闌悠現在已經上了船,被送去東南亞的途中了,親家母你們霍家一定要想辦法攔截住啊,不然闌悠一到,就會被送去紅燈區啊……”

女傭驚呼:“紅燈區…天,你是說你女兒被送去做……**啊……”

嶽盈臉色似明似暗,諷刺地看著莫國良。

冇料到蘇闌悠居然利用親生父親,想出這麼餿的點子去修理蘇蜜。

隻可惜不成氣候,冇害到蘇蜜就算了,還害了自己。

莫國良見嶽盈半天冇做聲,也不知在想什麼,急了,想要衝進去:“你要是不想幫我女兒,我再去找找你們霍家老爺子說說這事……”

卻被嶽盈嗬住:“慢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