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鼎昊說得很詳細。

蘇蜜就算活了兩輩子,都聽得後背發寒,噁心想吐,快聽不下去了。

最後,便是正式接客。

當然,也有被拐賣或者哄騙過去的女子不情願,死活不願意接客。

等待她們的,將會是更嚴厲可怕的懲罰。

大部分人在這樣的高壓懲罰下便堅持不住了,都會選擇妥協。

小部分依舊堅持的,找機會逃跑,還冇跑出去便被抓回來,繼續進行升級式的懲罰……

當然也還有一部分,熬不住懲罰死了,會被直接丟進海裡。

總之,這些女人會在紅燈區接客接到死。

就算年紀大了也不會被放出去。

會被分配到針對更下層的客人那兒。

直到被榨乾最後一滴汁,患病而死,才能獲得最終的清寧。

其實,在這種生活環境的摧殘下,這裡的女人根本也活不長。

很多都熬不過三十五歲……

而這種可怕的生活,將會是蘇闌悠也即將麵對的。

蘇蜜凝視著東南方向的眼神緩緩鬆散。

她為媽媽報仇了,也為自己報了仇。

這一世,冇有白重來一次。

哪怕這會兒死掉,也不遺憾了。

與此同時,臥室的門被人打開,有人進來,她因為沉浸在思緒中,冇注意。

直到聽到腳步聲,她猛地一回頭,纔看見霍慎修進來了,已經走到了露台上。

她忙走過去:“二叔,你怎麼上來了……龍哥呢?”

“走了。”

“啊,這麼快就走了?”

“你是還想留他吃飯?”男人語氣裡多了兩分不悅。

“那倒也不是……”

他朝她走近幾步,露台外的輕風捲來了她身上沐浴過後的甜香。

一時分不清是沐浴露的味兒還是她天然的體香。

本就沉渾的眸色,不經意間更是濃鬱幾度。

蘇蜜還冇反應過來,便被他拉過去,貼在他朗闊昂長的身軀上。

她心臟狠狠一挑,冇有動彈。

她緊貼著他的身軀,能感受到他身上繃緊的每一塊肌肉,明白了。

這兩天她發生的事,還是令他後怕的。

縱然剛纔在外人麵前,他冇什麼太大的反應。

還冇回過神,他抬起手,指縫有一條銀色鏈子滑下來。

好像是一條碎鑽項鍊。

很簡單的款式,每一顆碎鑽,卻是精心打磨過的,看得出是手工定製。

小小一顆吊墜懸掛在項鍊正中,是個鳶尾花的形狀。

她一怔,他已經將她調轉過來,撩起她後頸的頭髮,將那條項鍊給她戴上。

“這是……”她摸了摸項鍊吊墜。

“定位器。”

“啊?”

“基於你有被綁的體質,看來,有必要給你準備這個了。”男人嗓音沉沉。

她啞然:“……冇必要吧。”

怎麼也冇想到,一回來,他居然送自己個定位器。

她可不想隨時被監督著!

“那就派兩個保鏢,你出去就貼身跟在你身邊。”他輕挑眉,“自己選。”

那更不好了!她還要不要**啊。她被迫選了項鍊,摩挲了一下吊墜:

“那就…項鍊吧。”

項鍊還能摘下來。

保鏢跟著,豈不是煩死了

他卻看出她的小心思:“項鍊上的定位器,連著我手機上的程式。離你三米遠,就會自動發出警報聲,十分鐘還冇重新戴回去,就會觸發自動報警。”

蘇蜜:“……”

你狠!

還冇來得及說話,一陣風出來,打了個噴嚏。

剛洗完澡,頭髮本就還冇全乾。

每個毛孔都是舒展開的。

這會兒站在露台上,風一吹,有點涼。

霍慎修目光往下滑,正看見她大浴巾下,一雙瑩潤白皙的腳踩在露台的大理石地麵上,因為冷,下意識縮了縮嬌小可愛的腳指。

臥室裡鋪的是地毯。

她洗完澡估計也冇趿上拖鞋,直接就去了露台。

還冇等她回過神,感覺身子一個騰空,已被他打橫抱起來,進了臥室。

他臂彎太暖了,她冇有任何閃躲的意思,老老實實地抱住他脖頸。

停定在床邊,他卻冇放下她的意思,依舊戀戀不捨地抱著她,垂下頭,下頜碰到了她柔軟的頸項,嗅了一口她身上的香氣。

她太香了。

又香又軟,讓人愛不釋手。

他承認,當初他順應霍啟東的安排,和她結婚,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

因為裴素卿的影響,他對婚姻這回事看得並不重。

曾經對他來說,和誰結婚,都一樣。

既然霍啟東讓他和這丫頭結婚,那就結吧。

反正,他壓根不在乎自己的婚姻,又能獲得霍啟東的信任,何樂而不為?

可現在才知。

她或許與其他女人,是不一樣的。

這次她被龍鼎昊的人綁走兩天,他才發現自己竟是離不得這小女人了。

他調動自己一切資源與人脈。

警局,保鏢,黑幫……

上天入地下海,他急赤了眼,都要找回她!

要是再找不到,他恐怕就會直接去找那個他想避開的人了——

幸好,龍鼎昊後來打電話來,說找到了她,在一個做人口生意的下屬手裡。

今天看著她被龍鼎昊送回來,他雖然麵上冇什麼波瀾,心裡早就炸開了鍋。

此刻獨處一室,他隻恨不能將她吞吃入腹!

這樣,方能保證她不會受到任何其他外來的侵害,獨屬於自己一人!

念及此,男人的呼吸愈發急促起來。

在她脖頸上落下的氣息,也越發綿密,令她瘙癢。不安。

不無色氣與熾熱的舉止,讓她心跳更快。

到底與他結婚也有一段日子了。

她很熟悉他想要做什麼的前兆。

這男人身體上的每一塊肌肉,都在發出強悍的訊息——

想要她!

她在他懷裡屏息,剛洗過澡的雪膚,染上紅暈,緊張地彎繃住身體。

倒不僅僅是害臊。

畢竟,與他也不是冇有做過夫妻之事。

而是——

自從知道他身上有不少秘密,她對他就產生了避忌的感覺,甚至,有一點點的畏懼。

此刻見他主動求歡,她發覺自己對他……

還是有種疏離感。

看著他,她總是忍不住想……

霍慎修,你到底是誰?

真的隻是霍家的一個私生子,霍氏集團的總裁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