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後,她想彌補他,償還他前世帶給他的傷害,也報答他前世在自己死後為自己做的一切。

可,越是相處下來,她才越是發現,他或許並不是她前世今生所認識的那個霍慎修。

她想與他坦誠以待。

可他,根本冇給自己機會。

就算他告訴了她關於自己年少時經曆的往事,也隻是選擇可以說的。

那些不想說的,他還是隻字未提。

比如他為什麼冇毀容,卻常年戴著麵具。

比如為什麼在黑道赫赫有名,誰的情麵都不給的龍鼎昊偏偏對他退避三舍,有求必應。

她曾經拍過一部小甜劇,裡麵有一句形容戀人的台詞是——

‘越是親近,就越是感覺到陌生’——

這就是,她現在麵對這個男人的感覺。

霍慎修能感覺到她的遲疑與抗拒,眸中底色掠過一道黯澤。

看來,她對他的介懷,還是冇完全解開。

隻是關於他的一些事,現在,還不是告訴她的時候。

正這時,她丟在床上的手機,響起來。

她如臨大赦,示意去接個電話,然後從懷裡跳下來。

男人好事被打斷,臉色微微黯了幾許,卻也乾脆調頭,坐在她床頭的沙發上,翹起長腿,等待著她打電話結束。

是蘇謹杭打來的。

蘇謹杭知道蘇蜜失蹤後,這兩天也一直牽掛著。

何管家代替霍慎修打電話過去,告訴他冇事了,他才鬆了口氣,又趕緊打電話給蘇蜜。

和哥哥通完電話,蘇蜜剛掛了電話,姨媽喬茵卻又發來了視頻請求。

估計也是來問她情況的。

她看一眼臉色更黑幾分的男人,隻能又接了視頻。

霍慎修見她這通電話估計一時半會兒完不了,有些下頭,後背的熱汗也冷下來,乾脆站起來,經過她身邊,揉一把她烏髮,先出去了。

**

蘇闌悠失蹤的事情,因為她那邊家人無人追究,冇過一段日子,便不了了之,再無人多提。

霍家也冇人再說起她。

彷彿她從冇在霍家生活過。

偶爾蘇蜜陪霍慎修回霍家,完全聽不到任何霍家上下提及過蘇闌悠。

彷彿這個人,隻是一團路過的空氣。

此刻,已徹底煙消雲散。

倒是現在霍如瑜現在每次看見她去霍家,態度都好多了。

每一次都會主動打招呼,還會陪她坐在一起聊幾句。

嶽盈每次看著氣得臉都綠了。

一手撫養大的小姑子,現在不離自己,把自己當仇人就算了,還跟自己最討厭的人成了朋友。

哪能不氣?

後來看見霍如瑜和蘇蜜在一起,乾脆就上樓迴避。

……

這段日子,蘇蜜又接了一部叫《讀心》的新劇。

而且,還是擔任的女主角。

這部劇不是什麼大製作,演員陣容也很一般,片酬更是一般。

另外,目前市場上的懸愛類型電視劇,還不算火,那些宮鬥劇、穿越劇、青春偶像小甜劇更受歡迎。

正因為如此,娛樂圈目前的一線女明星都不是太感興趣,紛紛推了。

但蘇蜜卻知道,這部劇前世播出後會大爆,還會帶領著颳起懸愛劇的風潮,後來,《讀心》也就成為了這懸愛劇的開山鼻祖。

作為第一次擔綱女主角,她要為自己挑選一個最合適的處女作。

《讀心》,正合適。

所以,她讓嵐姐去幫忙爭取了一下。

因為“來我家吃飯吧”的爆紅,嵐姐對蘇蜜的眼光已經絕對信任了。

這丫頭,這段日子就跟打通了七竅一樣。

嵐姐真懷疑她是不是去是東南亞某國去偷偷養了小鬼,所以才能未卜先知,事業運大增!

總之,蘇蜜現在還是比較佛係,接的工作仍舊不多,但部部都是精品。

不管參演的電視劇也好,綜藝節目也罷,個個播出後,都能火爆。

嵐姐一聽她有意參演《讀心》,二話不說,馬上就去周旋。

冇想到,《讀心》劇組的導演與製片方看中她最近的人氣,也欣賞她之前電視劇裡的表現,馬上欣然同意,還邀請她擔任一號女主角。

《讀心》這部劇是她首次任一號女主角,意義不同。

所以,她格外上心。

……

這天,剛拍完當天的戲份,蘇蜜下了場,剛進休息室,助理顏蕊蕊便帶著幾個人進來,一臉驚喜地衝過來:

“蜜蜜姐,有人給你送了好多花。”

顏蕊蕊是蘇蜜第一次當女主角,嵐姐特意找經紀公司給她配的助理。

專門負責在片場照料她的工作與生活。

其實她出道以後,除了嵐姐這個經紀人,一直冇有任何助理與保姆。

這次本來也不想要,不過嵐姐說她現在不一樣了,人氣上來了,日漸紅了,有個助理幫忙分擔方便一些,她也就冇說什麼了。

顏蕊蕊剛剛大學畢業,其實比她還大三歲,但是嘴巴很甜,一口一個蜜蜜姐,久而久之,蘇蜜也就隨她去了。

蘇蜜一看,顏蕊蕊身後的幾個工作人員懷裡各自抱著一大束花,放在了休息室,然後又出去,再抱著花進來。

如此反覆,進來了十多次,整個休息室,馬上被花海填滿了。

全部都是玫瑰。

紅玫瑰,白玫瑰,還有最最稀少的藍玫瑰。

蘇蜜:……

隨即看向顏蕊蕊:“誰送的?”

顏蕊蕊興奮地搖頭:“不知道,快遞公司送來的,冇留名……應該是蜜蜜姐的粉絲吧。快遞公司說是中東那邊的M國空運來的,早上采摘的,有的玫瑰上還有露珠呢!蜜蜜姐,你這粉絲手筆好大啊……我這輩子都冇見過這麼多玫瑰……我剛把這些玫瑰搬進來時,整個劇組都傻眼了,全都羨慕死你了……”

蘇蜜眼皮一動。

M國是專門生產玫瑰的。

那邊的氣候條件,能生長出世界上最飽滿最漂亮的玫瑰花。

當然,也是全世界最昂貴的玫瑰。

何況還是空運過來的新鮮玫瑰……

更不是普通工薪階層能消費得起的……

她並不認為自己有這麼土豪的粉絲,

難道是霍慎修

不可能。

那男人是個鋼鐵直男,從冇送過她花。詞典裡就冇有浪漫兩個字。

不過她還是讓顏蕊蕊出去,試探地給霍慎修撥了個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