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人將她的暗藏深意儘收眼底:“早點休息。明天還要早起忙一天。”

宋語柔見他拒絕了,雙眸失落,卻也隻能強打精神:“嗯,好吧……晚安。”

霍慎修推門進房,洗了個澡,換上良市這邊為自己準備的睡衣,便躺在了床上。

按照行程,明天會和宋語柔一起巡視一下開泰園,看看文物修複的進展。

開泰園太大了。

逛下來,至少需要一天時間。

所以得養精蓄銳,休息好。

不知道怎麼回事,他卻翻來覆去,半天睡不著。

他很少失眠。

今天趕來良市,一路風塵仆仆,早就應該累了。

他濃睫微閃,坐起來,拿起手機,先點進連接定位器的小程式看了看。

上麵顯示著代表那小女人的小紅點,一直停留在華園的臥室。

時間從晚上八點一直到現在。

他哂笑。

從冇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竟像個癡漢一樣。

大半夜的睡不著,竟在暗戳戳盯著她的行蹤。

然後進入微信,修長手指一滑,落到蘇蜜的頭像上。

……

是夜,華園。

晚睡強迫症患者蘇蜜童鞋這個點,正是網上衝浪高峰期,也還冇睡。

正刷著手機,一條微信跳出來——

【起來活動一下,不要一直趴在床上玩手機】

蘇蜜像被蜜蜂蟄了一下,馬上彈跳起來,又摸了摸脖子上裝著定位器的項鍊,反應過來。

她拿起手機,回了條語音過去:

【大半夜的,你這麼無聊嗎?】

【試試定位器的效果。】

【……】蘇蜜又問:【你還冇睡覺?】

某人屏息微滯,也不好說自己莫名就是睡不著:【剛到。】

【哦,還冇睡,就開始大半夜跟小姑娘撩騷?】

霍慎修一臉黑線:【不要學會個詞就亂用。】

他和她是夫妻,撩什麼騷?

……所以,他這樣叫撩騷?

蘇蜜發來語音:【也是,你不用撩騷,你是悶騷】

霍慎修氣笑,直接將手機湊近唇際,低啞了嗓音:【你是看我不在潭城,膽子粗了吧——】

話音還未落,敲門聲響起,伴著宋語柔一貫的輕軟聲飄來:

“慎修,睡了嗎?”

他按住通話鍵的指腹一鬆,同時,這條語音呲溜一聲,發了過去。

抬起臉,微微蹙了眉心:

“什麼事?”

“文物管理部門的人送了良市本地的一些特色點心過來,給我們當宵夜。我拿過來,給你嚐嚐。”嬌聲軟語,在異鄉的深夜格外暖人心。

卻隻聽他迴應:“我冇有吃宵夜的習慣。你和你的秘書自己吃。”

宋語柔咬了咬唇,見他連門都冇打開的意思,終究落寞離開。

門外的動靜冇了,霍慎修拿起手機,隻見短短一分鐘不到的功夫,那小女人已經連發了三條資訊過來了,全是語音——

【二叔,剛纔那個聲音是誰的?不會是宋語柔吧?】

【二叔,你怎麼不說話?】

【二叔,你要是再不說話我就報警了!】

霍慎修:“……”

直接打了個電話過去。

那邊很快接起來——

“二叔,剛纔是宋語柔?”

“嗯。”

“她跟你一起去良市了?”

“嗯,宋懷安讓她一起過來看看。”

“那,你們現在住一起?”

“一棟樓,不同房間。”

蘇蜜呼吸一動,又道:“那剛纔她敲你門做什麼?”

“說是拿了本地點心過來。”霍慎修說到這裡,才察覺有點不對勁,低沉了嗓音:“你這是在審問?”

蘇蜜再冇說話了,總之,看情形,他肯定是冇開門放宋語柔進來,不然也不會這麼快跟自己回資訊。

既然如此,那就好。

“冇有啊,我就問問。”她儘量語氣恬靜。

上次宋語柔私下去霍氏集團找霍慎修,她尚且能去擺擺二少奶奶的譜。

可這一次,宋語柔是因為公事與霍慎修一起出差,堂堂正正,誰都不能說什麼。

她要是這個時候使小性子,倒顯得不知道好歹了。

他見她不是吃醋,倒有點小失望,還冇說話,卻聽她已經開口:

“二叔,我困了,早點睡,對了,要鎖好門哦,最好窗子也關好!”

霍慎修一蹙眉:“我住的不是荒山野嶺。冇強盜。”

是冇強盜。不過有采花盜!

保護貞操啊!

蘇蜜磨磨貝齒,卻隻一笑:“我是看天氣預報說良市晚上溫度很低的,免得你感冒了。好了,就這樣,晚安!”

華園。

蘇蜜掛了電話,坐在床上,終於明白了,韓飛的提醒,並不多餘。

果然,宋語柔已經開始黏在霍慎修身邊了。

關鍵是,還不好說什麼。

畢竟是打著公事的名義。

她要是有什麼異議,倒顯得不識大體,胡攪蠻纏了。

她二話不說,打了個電話給韓飛:“韓助理,幫我訂明早最快的飛去良市的機票。”

雖然霍慎修隻在良市待一兩天,但一兩天也可以發生很多事。

她不放心。

還是想去親自盯梢。

韓飛也正好有事找她,一聽她這話,立刻就說:

“……其實我也正好有件事想跟夫人說,今晚宋家也派人去了良市,但不是宋懷安,而是宋語柔,我也是剛聽說的,說是宋懷安感冒了,身體不太舒服,才讓女兒頂替自己過去出差。而且,宋小姐好像還是……乘二爺的私人飛機,一起過去的。”

蘇蜜眯了眯眼眸。

感冒?

哪有那麼巧。

是宋語柔自己想與霍慎修有接觸的機會,才讓宋懷安托病,代父出征……哦不,出差吧。

還蹭霍慎修的順風飛機坐!?

連她都還冇坐過霍慎修的私人飛機呢!

這明目張膽想要勾搭有夫之婦的心機,都快溢位來了!

更是加重了她要親自去一趟良市的衝動。

她不置可否,隻說:“嗯,知道了。你快去給我訂機票吧。”

***

良市天氣多變。

霍慎修與宋語柔及宋家秘書本來打算從早上開始,便巡視開泰園,結果剛到園子的東邊角落,天色忽變,烏雲密佈。

下起了大雨。

豪雨如注,劈啪落地,下得天地間霧氣一片。

溫度也隨之下降。

三人的行程暫時被打斷,停在了東園一處宅子的屋簷下,先避雨。

宋家秘書冒著雨先去旁邊借傘,末了,拿了一把傘回來:

“宋小姐,霍二爺,不好意思,隻借到這一把傘……您和霍二爺先合撐著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