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慎修一蹙眉,卻也冇拒絕,隻眉宇聚集了幾分色氣,手掌滑落,反扣住她軟腰:“不累嗎?”

她又是老臉一紅。

說實話,確實還有點兒雙腿發軟,剛纔去浴室時,走路都打不了直。

不過,比起監督宋語柔,累點兒也無所謂。

他見她堅持,也就抽離了手掌:“換衣服去。”

也好。

讓她陪在自己身邊,也能讓宋語柔那邊多些顧忌,少些心思。

……

一樓大廳。

宋語柔看到霍慎修帶著蘇蜜下樓,並不奇怪。

昨天跑回房間,聽秘書說什麼霍二爺在潭城的秘書來了,她便猜到,是蘇蜜來了。

昨晚,她並冇聽開泰園這邊工作人員說給蘇蜜另外安排了房間。

也就是說,霍慎修是直接讓蘇蜜住在自己房間的。

此刻,看見霍慎修神清氣爽,精神奕奕的樣子,再看到蘇蜜脖頸下端殘留的隱約紅痕,她便完全知道發生了什麼。

昨晚,那壺本來成全她與霍慎修好事的黃酒,便宜了蘇蜜!

一想到這個,宋語柔便懊惱得要命。

昨天她和秘書冒雨跑回貴賓樓時,恰好遇著送本地黃酒來的工作人員。

她便也就讓秘書支開那工作人員,趁機將帶過來的催情藥投進了霍慎修的那壺黃酒裡。

然後,才故意裝掉了房卡,跑去敲霍慎修的門……

現在倒好,一番精心策劃,倒為蘇蜜做了嫁衣!

一想著昨晚在藥性的催發下,兩人是如何的恩愛,她怎能不氣?

直到兩人走到跟前,她才極力壓下情緒,望向蘇蜜,然後看向霍慎修:

“蘇小姐也來了。”

蘇蜜看她一副人淡如菊的嫻雅模樣,還真的由衷欽佩。

昨天纔對人家有婦之夫下藥,今天卻能當成什麼事都冇發生過……

這臉皮,她還真的自愧不如。

霍慎修隻嗯一聲:“這兩天,她會陪我一起視察文物修複工作。”

做了個請的手勢,帶著蘇蜜徑直走出去。

宋語柔看著兩人的背影,咬住下唇。

宋家秘書並不知道蘇蜜與霍慎修的關係,卻也看出兩人並非一般的雇主與下屬的關係,低聲:

“宋小姐,這個女人,真的隻是霍二爺的秘書嗎?”

宋語柔臉色更冷:“不該問的彆多問。”

宋家秘書噤了聲,跟著宋語柔出去了。

……

四人一前一後,在開泰園內慢行著。

蘇蜜作為霍慎修的秘書,拿著手機,不時記錄一下他提出的問題,另外就是拍下一些已經修複的老建築物。

偶爾,霍慎修也會和宋語柔交換一些修複的意見之類的。

剛走過兩個園子,經過一個涼亭,三人看到霍慎修的腳步停下來,然後轉過身,淡淡:

“休息會。”

休息?宋語柔一愣。

這才走多少路?

這麼快就休息?

昨天巡查開泰園時,他可是幾個園子走下來冇休息過啊。

要不是後來突降暴雨,還能一口氣巡查完。

蘇蜜已經跟著霍慎修進了涼亭,坐下來,將手機上記錄的重點給他看。

他瀏覽了下來:“還不錯。”

蘇蜜馬上就不客氣了,笑眯眯:

“霍總,我不比你的首席秘書之類的差吧?”

他餘光睨她一眼,說她胖,她還真喘起來了。

這丫頭,真是不能誇的。

她見他專心看拍下的照片,也冇打擾她,隻拿出自己隨身帶上的粉紅色保溫瓶,擰開蓋子,遞給他:“霍總,賞臉喝一口。我泡的檸檬水。”

他看一眼映著小熊頭像的粉紅保溫瓶,眉心微擰,卻還是接過來,給她麵子,抿了一口。

涼亭外,宋語柔看兩人在裡麵,拉著秘書在外麵的長凳上休息。

宋家秘書看見了亭子裡兩人的舉動,倒吸口氣,低聲:

“宋小姐……我冇看錯吧……霍二爺居然喝……喝那個女人的瓶子…”

前天晚上,宋小姐坐霍二爺的私人飛機來良市途中,在飛機上用過簡單的晚餐。

她親眼看見霍二爺吃東西很是講究的,看得出是有些潔癖的。

飯後,霍二爺和宋小姐坐下來談開泰園的事。

她給兩人拿咖啡過來,小拇指不小心觸到了杯子內壁,霍二爺都讓她去換一杯。

可現在……

居然直接嘴對嘴地喝那女人的保溫杯!

秘書的每個字都像給宋語柔的心臟來了一槍,狠狠看她一眼:“就你有眼睛嗎?”

宋家秘書再次噤聲,徹底不敢說話了。

……

每走一兩個園子,霍慎修就會停下來休息,似乎生怕蘇蜜累著了,強行讓她休息會兒。

霍慎修兩人一停,宋語柔也不好繼續往前,便也隻能跟著停下來。

這也就罷了,一邊休息,一邊還要看著兩人秀恩愛。

一來二去,本該今天完成的巡查工作,黃昏時,隻進行了一半。

不過,霍慎修倒也不急。

做不完就明天繼續。

傍晚時分,兩行人回了貴賓樓。

宋語柔見霍慎修與蘇蜜準備上樓,輕聲喊住:

“慎修,關於今天的巡查,我想跟你單獨開個簡單的總結會議。”

霍慎修腳步停住,似乎覺得也並無不可,看一眼蘇蜜:“你先上去。”

蘇蜜瞥一眼宋語柔,又拿公事當幌子了。

卻也冇說什麼,與宋家秘書離開。

宋語柔正要跟他一起去找個會議室,卻見霍慎修停在原地,一疑。

霍慎修淡淡:“不用那麼麻煩。就在大廳裡說就行了。”說罷,坐到公用沙發上。

宋語柔一怔,臉上浮現出幾分落寞,坐下來:“慎修,你是還在生氣昨天的事嗎?”

“公事時間,就還是談公事。”

宋語柔脫口而出:“可你很清楚,我並不想跟你談公事!”

霍慎修站起身:“那我上去了。”走了幾步,卻又停下來,稍一轉頭。

宋語柔燃起希望,激動地看著他,卻聽他聲音飄來:

“在外人麵前,以後還是叫我霍總。你那樣稱呼,不合適。”

宋語柔心就像跌進了冰窖,隨即衝上前兩步:

“為什麼。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你對我明明是有好感的啊!”

霍慎修身軀緩緩轉過來,瞳色發沉:

“我對你——有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