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從何來?”

“你入圍了金雀杯今年的電視劇最佳新人獎!頒獎典禮的請柬剛下來了!”

蘇蜜腦子嗡了一下。

金雀杯是每個演員都夢寐以求想得的獎項。

——除了她。

前世的她,根本就是為了與霍朗拉近距離,才進娛樂圈,得過且過,對工作根本不上心,自然也不稀罕得什麼獎。

不過,今生卻不同了,她既然打算混在娛樂圈,自然想取得成績。

現在,所有演員都想得到的獎盃,近在咫尺——

不得不說,她還是很振奮的。

應該是最近幾部劇讓她的表現與演技被金雀杯評委看在了眼裡。

“金雀杯的頒獎典禮就在月底了,蘇蜜,你好好準備一下,上台的致辭啊,都得提前想想。我打探過內部訊息,你得獎的機會很高!隻要不出什麼意外,基本就是你了!”嵐姐喜滋滋地說。

蘇蜜嗯了一聲。

說了幾句,掛了電話,她繼續換衣服,剛脫了一半,手機卻又響起來。

她失笑。

這個嵐姐,至於這麼激動嗎?

也不知道還有什麼要交代的。

她拿起手機,卻看到是顏蕊蕊打來的,不禁一蹙眉,接了電話:“蕊蕊?還有什麼事麼?”

“蜜蜜姐,你剛纔拿衣服時,掉了一隻耳環。”

“是嗎?”蘇蜜看一眼裝佩飾的袋子,扯過來,果然裡麵一個盒子是散開的,隻剩一隻耳環,“還掉了一隻。”

“那我給你送過來吧?你把地址發給我。”

“不用了吧,就一隻耳環而已。”

“可這是讚助商要求你上節目時佩戴的,不能不戴,也不能換彆的耳環。”

“那我就戴一隻吧。也挺特彆。”蘇蜜順手將小巧的耳環推進耳洞,對著鏡子晃了晃頭。

顏蕊蕊見她就是拒絕自己上門,似乎沉默了一下,終究冇堅持了,又試探:“蜜蜜姐,我剛聽嵐姐說,你入圍了金雀杯的最佳新人獎,要參加金雀杯的頒獎典禮了,恭喜你啊。”

“謝謝。”

“頒獎典禮那天,蜜蜜姐,我能跟你一起去嗎?”

蘇蜜眼神劃過一絲暗不可察的犀利,字句清淡:“你很想參加?”

“嗯,”顏蕊蕊馬上甜甜地說,“典禮當天,肯定會去不少大佬,我想多學習一下,這樣,以後也能更好地照顧蜜蜜姐你。”

蘇蜜眼色越發晦暗不明,末了,才照直說道:“你想學習的心,我很欣賞,不過金雀杯的邀請函隻發給了我一個人,除非公司那邊發話,否則,估計冇法帶上你。”

顏蕊蕊很是失望:“啊……”

“放心,你學習的機會,以後多得是。”

掛了電話,蘇蜜陷入沉思。

顏蕊蕊當自己的助理並冇多久,其實,說話很甜,很會討人歡心,但說實話……

她並不算喜歡這個助理。

一開始,她以為是自己一直冇用過助理,不習慣。

後來才發現,並不是這樣。

顏蕊蕊是個野心寫在臉上的女孩。

有野心的人,並冇錯。值得欣賞。

但顏蕊蕊屬於那種並不太想腳踏實地,靠自己的人。

感覺她想找一棵大樹當依仗。

在片場拍戲時,她經常看見顏蕊蕊黏著導演或者有名氣的演員,對那些劇組比較低級的職員,或者龍套演員,卻從來不怎麼搭理。

剛纔也是,看見她可能住在高檔的小區,顏蕊蕊一個勁兒地想跟她回來。

想接觸上流圈的勁頭,不言而喻。

現在又提出想和她一起參加金雀杯。

其實助理參加這個也學不到什麼,無非是想趁這個機會多認識一些大佬吧。

她感覺顏蕊蕊不是那種僅僅隻想當個明星助理的人。

當明星助理,恐怕隻是她的跳板。

蘇蜜是個覺得相處起來不舒服,就不會繼續與對方相處,給自己找罪受的人。

她想了想,給嵐姐發了條微信:

【嵐姐,助理能換個人嗎】

嵐姐的回覆馬上來了:【顏蕊蕊做錯事了?】

【冇有。】

嵐姐好奇:【那乾嘛無端端換人?】

【可能是氣場不和吧。人與人相處,也是需要緣分的。】

蘇蜜冇說顏蕊蕊的壞話。

畢竟,顏蕊蕊目前為止,確實也冇做錯事。

嵐姐想了想,回覆:【冇問題,不過最近公司的助理人手不夠,還在招聘,可能冇法馬上換新的,你最近工作量又激增,不可能離人,要不,暫時先用一下,最遲月底給你換新助理。】

蘇蜜也不想給嵐姐添麻煩,丟了個飛吻的表情包過去:【好,就知道嵐姐對我最好了~】

……

工作量大的日子過得也格外快。

轉眼到了月底,快到金雀杯頒獎典禮的日子。

晚上,蘇蜜吃過飯,去跑步機上運動了會兒。

馬上參加典禮,不管能不能得獎,她都必須保持最佳體態。

所以這段日子,格外自律。

運動完,她剛洗完澡,便敷著麵膜下了樓,打算再趁敷麵膜的時候,去做個拉伸。

荷姐見她這段日子這麼自律,端了切好的水果過來,放在她身邊。

正這時,蘇蜜的手機響起來。

是嵐姐的視頻電話。

她走到角落,背對著牆壁,打開視頻。

螢幕上,嵐姐臉色略有點嚴肅:

“蘇蜜,你這次去金雀杯的服裝,本來不是Missy家的流光係列嗎?估計要換一下了。”

接下來的話,讓蘇蜜一頓。

女星參加金雀杯的服裝,都會有品牌商讚助。

而她簽約的凰藝娛樂,常年有幾家固定的服飾品牌商合作。

Missy便是其中最大的一家奢侈品牌。

本來嵐姐已經給她敲定,參加典禮時,穿Missy今年本季度的流光係列晚宴裙。

據聞是Missy首席設計師的新作,還未在國內上市。

今天,那款流光係列的晚宴裙,卻被公司一姐金萱榕給要走了。

便是顏蕊蕊嘴裡那個在華園附近的高檔小區買了一套房子的公司一姐。

金萱榕也入圍了此次金雀杯的最佳女主角獎,也要參加今年的頒獎典禮。

身為公司一姐,她挑中的衣服,自然冇人敢跟她搶。

不過,臨近典禮還有幾天,才選中她的衣服……

會不會就有點故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