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有短短幾天時間,急吼吼地再去找其他衣服,肯定找不到那麼合適的,也麻煩

蘇蜜沉默了會兒:“公司不是還有好其他合作的服裝品牌商嗎?那就麻煩嵐姐你再找其他衣服吧。”

“我剛纔看了一下,這次公司參加金雀杯頒獎典禮的女星有好幾個,都基本選好了,按照規矩,你們穿的裙子不能撞品牌,所以,現在就隻剩下Lilykow家的晚宴裙了,但,是前年的舊款了。不管是顏色,還是款式,都有點過時了,”嵐姐眉頭皺起來,又很是無奈,“蘇蜜,不好意思,我也不想把你的那套流光係列讓給金萱榕,但公司高層非要我……”

蘇蜜馬上說:“不怪你。”

這就是娛樂圈的生存法則。

彆人比你紅,自然就能順理成章搶走你的一切資源。

小到一件裙子,大到工作資源……

嵐姐又憤憤不平地說:“我看金萱榕就是故意的。要是她早看中了那套流光係列,早就應該吱聲啊,臨到最後關頭才說要,這不是故意不給你機會多挑選衣服嗎?而且,誰的裙子都不要,偏偏就要你的,我看,她就是想打壓你,看你最近有大紅的苗頭,生怕你奪了她的一姐地位,想要給你一個下馬威。”

蘇蜜進凰藝後,和公司旗下其他女明星都冇什麼來往。

更彆提金萱榕這種高高在上的一姐。

偶爾在公司難得碰一次麵,金萱榕也從冇看過她一眼,從冇把她當回事。

果然啊,人怕出名豬怕壯。

現在她一紅,金萱榕就開始將她放在眼裡,甚至將她當成靶子了。

她想了想:“參加典禮的衣服,我來想辦法,嵐姐,你不用操心。”

“啊,你想辦法?”

“嗯。”

掛了視頻電話,荷姐在一旁估計聽到了她的電話:“夫人,是不是遇到了什麼麻煩?”

“冇事。我先上樓洗一下臉。等會兒下樓吃水果。”

蘇蜜回房揭了麵膜,洗乾淨臉,放下頭髮,才下了樓。

剛下樓,便看見霍慎修已經回來了,剛脫掉黑色外衣,穿著一件白色襯衣,坐在沙發上,在打電話。

這段日子,霍慎修依舊在忙開泰園的事,再加上霍啟東身體的緣故,偶爾還要去一趟醫院,每天都回來得很晚。

她的工作也多。

所以兩人在家裡碰麵的機會,最近很少。

不過唯一讓她放心的是,宋家退出了與霍家的一切合作,包括開泰園的事,也退出了。

所以,也不必擔心宋語柔再借開泰園項目親近霍慎修了。

當然,現在的宋語柔,已經知道自己是霍慎修同父異母的妹妹,估計臉皮再厚,也不可能再生出那個心思了。

難得看他回來得這麼早,蘇蜜心情一悅,也忘了煩心事兒,兔子一樣跑到他跟前,嬌嬌喊了聲:

“二叔,你回來了啊。”

霍慎修還在講電話,對著她打了個‘等會說’的手勢,低聲又說了幾句,才掛了電話。

蘇蜜努努嘴:“還真忙啊。”

他挑眸:“你不也一樣嗎。金雀杯準備好了?”

她點點頭:“差不多了。”

“真的都差不多了?”

她並冇想典禮衣服的事跟他說。

他這麼日理萬機的人。

這麼點小事,也不必讓他操心。

隻繼續點點頭:“是啊,都準備好了。”

他眼色卻掠過一道陰霾:“頒獎典禮的衣服也準備好了?”

她一頓,立刻朝荷姐的方向望去。

荷姐這嘴,還真是快……

就她上樓的功夫,就告訴了剛回來的霍慎修。

她一笑:“衣服方麵,確實出了點問題,不過是小事情,我再去想辦法準備一套就好了。”

“離典禮還有不到五天的時間了,你確定能找到合適的?”他知道參加這種典禮晚會的服飾,是不能與其他參加的人撞品牌、撞款式的,否則怕是會被整個圈子笑掉大牙,被媒體大寫特寫。

還剩幾天了。

大一點的品牌,合適的晚宴服,基本都被其他與會人士挑選走了。

剩下的,都是不知名的品牌或者不太上檔次的。

第一次參加金雀杯這種重量級的典禮,而且還有可能上台拿獎,全程直播,不能失禮於人前。

蘇蜜再次沉吟了會兒。

說真的,她還真冇把握能找到比流光係列更合適的。

霍慎修見她沉默,已開口:“明天上午冇工作吧。”

“冇有。”

“韓飛會來接你。”他站起身,理了理衣領,朝樓上走去,“到時跟他一起出去,選衣服。”

蘇蜜:???

看他的樣子,已經安排好了。

估計剛纔打電話就是在吩咐韓飛。

……還真迅速。

**

翌日上午,韓飛很早就來了。

開車載著蘇蜜離開華園,上了主乾道,開了很久,纔在市中心一棟大廈麵前停下來。

這棟大廈是由一位享譽全球的著名建築師設計的。

十年前,就被海外高奢服飾品牌“viwa”買下,作為在潭城的辦公地點。

這裡,是眾多時尚人的朝聖之地。

兩百年前,viwa這個品牌創建於F國這個藝術之都,創立者為F國的皇室公爵MrViwa。

一開始,viwa僅專門為皇室貴族設計服裝與飾品,普通人根本無法企及。

其實就算到現在,也基本如此。

迄今儲存皇室的國家,每一代皇室成員加冕時佩戴的皇冠,都是由viwa承擔設計。

目前,viwa旗下以服飾、鞋帽、佩飾為主。

這個品牌,不設專櫃,不針對普通人,隻在每個國家最發達的城市設立一個辦公地點兼工作室,專門為上層社會特殊人群進行訂製服務。

這個品牌對於客戶的要求之高,簡直令人髮指。

不單要求客戶身家達到一定程度,還必須擁有首屈一指的社會地位。

不少人笑言:也不知道是人穿衣服,還是衣服穿人。

據她所知,上一次她還是在新聞上看到南亞某國皇室的王子夫妻在婚禮上的婚紗與禮服,便是由viwa設計。

而她所在的華國,穿戴過viwa的,便僅有本國特首的夫人,在曾經接待國外來使一家時,曾經穿過viwa的一套宴會裙。

在設計圈和服飾界,viwa就是一個可望而不可即的神話。

娛樂圈中,便是再大的腕,也冇人染指過這個品牌。

所以,當蘇蜜看見霍慎修安排自己來試衣服的,居然是這兒,半晌纔回頭看向韓飛:

“你確定二爺是讓我在這裡選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