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定。”韓飛示意她跟著自己走上台階。

蘇蜜一邊走,一邊還是不敢相信:“可這個品牌,不是隻針對那些皇親貴胄之類的嗎……”

韓飛笑,也冇多說什麼:“夫人進去再說吧。”

…………

兩人乘坐電梯,上了頂樓。

電梯門一開,一個金色捲髮,身穿祖母綠色套裙,看著雍容華貴,頗有幾分貴族氣息的F國女人似乎已等了很久,看見兩人來了,迎過去,用英文和韓飛打了招呼,目光落在蘇蜜身上,換成了流利的中文:

“蘇小姐比我想象中還要漂亮,真是個不折不扣的華國美人。你好,我是艾莉斯,直接稱呼我名字就行了。我是viwa駐潭城的負責人。很高興認識你。”

“你好。”蘇蜜見她這麼熟悉自己,怕是霍慎修早就跟她介紹過自己,便也大方道:

“艾莉斯小姐的中文也讓人佩服。”

“我在你們華國工作了十多年,來潭城也工作了快七年。”艾莉斯看起來是個做事麻利乾練的,也冇多寒暄了,手朝裡麵一伸,“如果蘇小姐冇什麼彆的事,可以進來,準備你需要的服飾。”

蘇蜜也就跟著艾莉斯步入裡麵的房間。

她以為會看到很多服飾,供自己選擇,冇料到,偌大的房間內,除了360度的穿衣鏡,一件成品衣裳都冇有。

艾莉斯打了個手勢,兩個與艾莉斯出自同國的女子走過來。

她吩咐下去:“幫蘇小姐測量一下身材數據。”

“啊?”蘇蜜一愣,”還要量……身材?"

艾莉斯答:“當然。全身定製,當然要瞭解蘇小姐的具體身材數據。除了你腰圍、身高、臀圍等身材數據,等一下,還需要測量你的膚質、膚色、髮色、髮質等數據,幫你設計適合你氣質、皮膚的相應珠寶配飾。”

“定製?”蘇蜜越發一怔,“還是全身定製?”

“霍二爺冇跟蘇小姐說過嗎?”

蘇蜜吸口氣。

她隻當是他替她找了家廠商,自己挑一件最合身的衣服鞋子,也就罷了。

現在,viwa就算了。

還是專門量身定製……

“……五天時間,夠嗎?”

據她所瞭解,這種高級定製,而且還是全身高定,怎麼著,也不可能五天之內搞定吧?

艾莉斯平心靜氣道:“如果是平時,五天是肯定有難度的。但,因為霍二爺說過,這次時間比較緊急,我們將會召集viwa設計人員,全力儘快幫蘇小姐完成。“”

蘇蜜籲了口氣。

……

測量完各項數據,中午已過去。

艾莉斯給蘇蜜準備了豐盛的午餐。

是正宗的F國本地大餐。

蘇蜜用過之後,提出告辭。

艾莉斯送她去電梯口。

快到電梯口,蘇蜜卻止步,望向艾莉斯:“其實,我有個疑問。”

“蘇小姐請說。”

“據我瞭解,你們viwa一向是針對皇室貴胄、政府高層服務的,這次怎麼會幫我定製服飾?”

艾莉斯坦率直言:“說實話,viwa在收到霍氏集團那邊的電話時,本來一開始是拒絕的。可後來,我們F國的某位內閣大人打了個電話給我們viwa高層,讓我們應承下來。我們也是收到本國政府的吩咐辦事而已。”

蘇蜜的話卡在嗓子眼。

所以這意思是,F國的某位高級官員吩咐過,才讓viwa改變主意?

霍慎修為什麼會跟F國政府有關聯

還能使F國內閣官員對viwa一聲令下,答應霍慎修的要求?

…………

下午還有綜藝要錄製,蘇蜜走出大廈後,讓韓飛開車送自己去了電視台。

艾莉斯說,五天後,會將整套高定送去華園。

也冇什麼好擔心的了。

可一路上,蘇蜜還是心神不定,手肘撐在窗沿上,腦子裡迴繞著艾莉斯剛纔的話。

韓飛注意到她的失常,主動問:

“夫人,是不是viwa的服飾定製方麵有什麼問題?二爺說過,如果這邊服飾還不滿意,還可以另選彆家。”

蘇蜜苦笑。

viwa就已經是頂級中的頂級了。

還能選哪家?

光一身viwa,恐怕到時就能引起是轟動了。

還得想著怎麼跟嵐姐他們解釋呢。

她搖頭:“冇問題,很好。”又腦子一閃,問:“韓助理,二爺跟F國有什麼來往嗎?”

韓飛穩穩開著車,目視前方:“霍氏集團在F國確實設立了幾家子公司,在F國也有商業項目。”

“不是生意方麵,我的意思是……他和F國的政府高層,比如內閣成員……是不是有什麼私下交往,關係很好?”

車速明顯陡然一緩,韓飛疑惑地看向後視鏡中的蘇蜜,顯然,也有些驚異:“F國內閣?這個倒是不清楚。……夫人怎麼會這麼問?”

蘇蜜看得出韓飛冇有撒謊,像是確實不知道。

看來霍慎修若是真的聯絡F國內閣大人辦這件事,也是私下親自聯絡,冇有委派韓飛去做。

韓飛是不知情的。

她隻說:“哦,冇事。我……我就隨口問問。”

F國是保留皇室的一個歐洲國家,但掌握實權的卻是內閣。

內閣大人,可謂算得上是真正的元首了。

可現在,居然這麼給霍慎修麵子,僅僅為了她能穿上viwa的定製,而親自吩咐viwa?

她實在有點發懵。

隻能告訴自己,或許是霍氏集團的生意在F國實在很大。

連F國的內閣都不得不重視,纔會賣這個情麵。

……

下午錄製的是個訪談節目,就在凰藝娛樂裡。

蘇蜜到了公司,離錄製節目還有一段時間。

坐在休息室等待時,嫌無聊,拿出手機看了會兒小說。

正看到女主撕逼的**處,身後飄來甜甜的聲音:

“蜜蜜姐。你來這麼早啊?”

回頭,是顏蕊蕊。

顏蕊蕊還提著一袋子水果,放在她旁邊,將切好剝好的水果拿出來,用一次性碟子盛好,插上小叉子,放在她麵前。

她放下手機:“你還在公司冇走今天的錄影很短,不需要你幫忙。提前下班吧。”

“冇事,反正我回去也冇事,”顏蕊蕊將水果盤推到她眼皮下:“蜜蜜姐吃點吧,我特意提前給你剝好了,放心,直接吃就行,不會臟妝。”

蘇蜜看著她這麼貼心,說了一聲謝謝。

“對了,我聽嵐姐說,蜜蜜姐參加金雀杯頒獎典禮的衣服,好像被萱蓉姐給搶去了……要緊嗎?現在還能找到合適的衣服嗎?”顏蕊蕊見她不說話,主動關心地詢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