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嵐姐更是臉色漲紅,怎麼早冇看出這個顏蕊蕊居然是這種人?

難怪蘇蜜說要換掉她!

原來就是個養不熟反咬一口的白眼狼!

她到底想怎麼樣?

知不知道這麼一番話,會害蘇蜜陷入萬劫不複之地,娛樂圈生涯徹底葬送?!

蘇蜜全程異常平靜,倒是冇什麼太大震驚與憤怒。

此刻聽她說完,也隻是睫毛一彈,隻看著顏蕊蕊的目色,多了幾分冷冽。

可能早就感覺到顏蕊蕊不是什麼善茬。

現在看她背叛自己,給自己潑臟水,也冇那麼意外吧。

她淡淡出聲:“完了?輪到我了嗎?”

顏蕊蕊看她這樣淡定,倒是有些緊張了,咬緊下唇瓣。

蘇蜜對眾人說:“這位顏蕊蕊小姐,的確是我的助理,但我實在不明白她為什麼突然當眾這樣誣賴我。或許是因為最近我發現她心思不正,找經紀人想要換掉她,才讓她氣不過,想要報複我?”

嵐姐立刻附和:“冇錯,蘇蜜小姐的確找我和公司提過,想要更換助理。”

在場所有人都望向顏蕊蕊,竊竊私語起來:

“難道這個助理還真是為了報複……”

顏蕊蕊一個激靈,忙說:“我不知道她要換掉我的事。我更不是為了報複她啊。我隻是不想大家被她的澄清所矇騙,把我知道的說出來而已啊——”

蘇蜜輕笑出聲:“不想大家被我矇騙?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才應該是娛樂圈的俠客,紀檢委組長,看到不好的風氣,就算得不到任何好處,你也要揭發?原來我的助理是個這麼高尚偉大的人?”

顏蕊蕊臉色更是漲成豬肝色。

蘇蜜頭一轉,望向幾家媒體:

“身為藝人助理,最大的職責是幫助藝人完成工作,保護藝人的**,這位顏小姐不顧職業道德,顛倒黑白,誣賴為其工作的藝人,今後會登上所有藝人的黑名單,娛樂圈怕也混不下去了。一個人,寧可丟棄前程也要這麼做,要說若冇什麼利益可圖,大家真的相信嗎?”

“還有,顏助理說我和讀心導演有曖昧,我還是那句話,口說無憑,請拿出證據。”

娛記們紛紛點頭,看著顏蕊蕊的眼色也更加狐疑。

顏蕊蕊冇料到蘇蜜這麼冷靜,一席話還力挽狂瀾,死死蜷緊拳,指尖狠狠叩入掌心肉,生生逼出眼淚:

“我是蘇蜜的助理,是她拍戲時身邊最親近的人,我的一雙眼看到的,就是證據!總之,我冇有任何私心,也冇什麼利益可圖,更冇人指示我,我就是看不下去你當著公眾空口說瞎說,纔想揭穿你的真麵目!你能當上讀心的女主角,本來就是因為搭上導演,要不然,這麼多當紅女星,怎麼偏偏選中你!”

嵐姐作為經紀人,本來這個場和是不應該說話,此刻卻氣不打一處來:

“顏蕊蕊你給我閉嘴!蘇蜜能當女主角,是她一步步的進步和努力換來的,這是有目共睹的!《讀心》是我幫她爭取到的,她和導演有冇有特殊關係,我這個經紀人難道不知道?”

顏蕊蕊憤憤看一眼嵐姐,咬唇,意有所指:“嵐姐你是蘇蜜的經紀人,當然是為她說話咯。”

一時間,氣氛陷入僵局。

直播間的人數也破了一個令人想象不到的數量。

評論鋪天蓋地——

【我擦,這到底是澄清會,還是拍戲啊?媽呀太精彩了吧!】

【想不到蘇蜜的助理居然會揭她的底兒!】

【樓上的,什麼叫揭底?到底是揭底還是誣陷,還不好說呢!我看就是因為蘇蜜要換助理,這個助理才氣不過,想要報複。】

【反正我站蘇蜜。】

【可我看這個助理也不像撒謊啊,人家可能就是真的看不慣,出來揭發真相呢?】

【其實女演員和導演搞在一起也不是什麼新鮮事啊,太多了。蘇蜜和讀心的導演有一腿,也很正常啊。】

眼看著輿論一半對一半,嵐姐的頭都大了,正想中止直播,卻看見兩個娛記劃著手機,好像看到什麼令人震驚的新聞,還抬起頭,對著她遞了個眼色。

嵐姐立刻拿起手機,滑動了幾下,看到什麼,然後也是一驚,隨之麵露驚喜,抬起頭,望向顏蕊蕊:

“顏助理,你是堅持蘇蜜和讀心導演有染,是嗎?”

顏蕊蕊死豬不怕開水燙:“不是我堅持,而是根本就是如此!”

嵐姐將手機螢幕調轉方向,對著她:

“不好意思,讀心導演剛剛釋出了出櫃的朋友圈,證明自己根本不喜歡女人,一直都是與男**往,而且還有一個交往了七年的男友,兩人甚至上個月剛去……同性婚姻合法化的H國領了結婚。”

這話一出,現場還冇看到新聞的人都嘩然起來!

蘇蜜也是睫毛一動。

顏蕊蕊亦是呆住,一時反應不過來:“什,什麼?”

嵐姐冷笑:“讀心導演說,要不是這次與蘇蜜小姐莫須有的緋聞事件,給他的伴侶造成了傷害,他想要讓伴侶安心,也不會對外宣佈出櫃,說出自己最大的秘密,並且還曬出了自己與伴侶在H國的結婚證書。怎麼,需要仔細看看嗎?”

顏蕊蕊臉色頓時慘白。

眾人的鏡頭馬上對準她:

“顏小姐,讀心的導演是根本不喜歡女人的。所以蘇蜜和導演根本不可能有曖昧關係,導演也更不可能因為私情引薦蘇蜜入組。剛纔的一切真的都是你憑空捏造,誣賴蘇蜜嗎?”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果然如蘇蜜所說的,顏小姐你心思不正嗎?”

“是因為蘇蜜想要換助理,你才這麼做?”

“現如今正是金雀杯頒獎如火如荼之際,蘇蜜作為這一屆的最佳新人入圍者,要是因為這件事受了影響,肯定是拿不到獎盃了。你是被人指示故意陷害蘇蜜的嗎?”

陣陣質詢如刀似箭一般襲來。

顏蕊蕊哪裡受得住這種盤問,又知道大局已定,公眾再不會信自己的話了,憋得臉色通紅,眼淚一下子奪眶而出,捂了臉便推開人,跑出會議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