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導要是覺得那兒可以,我就去想想辦法,看能不能借來兩天。”

“……當然可以。何止可以啊,要是咱們節目能在伏龍山莊錄製,收視率估計又得暴增幾個點!”副導激動地話都快說不清了。

“行,那就等我音訊吧。”

掛了電話,蘇蜜立刻就撥通了霍慎修的電話。

這個時候,他正在霍氏集團。

響了幾聲,那邊接起來:

“房塌了?”

蘇蜜:“……”

能換個有新意點兒的台詞嗎?

她嘴皮子一扯:“除了有什麼大事,就不能找你了?”

“那就是小事?說吧,什麼。”男人顯然已經看穿了她的花花腸子。

蘇蜜:“……”

卻無可反駁。

因為這一次,還確實有事找他幫忙。

她也就說:“二叔,能把蟠龍山上的伏龍山莊借我兩天嗎?。”

“做什麼。”

“錄影要用。”她心底開始祈禱,他可千萬不要拒絕自己。

自己已經對副導誇下海口了。

萬一被拒了,麵子可就丟大了。

那邊卻並冇多考慮什麼,飄來冇什麼波瀾的聲音:

“韓飛會跟山莊那邊的人打聲招呼。”

蘇蜜幾秒後才醒悟。

他這是答應了。

“謝謝二叔!”她又趕緊說,“但你放心,我不會白白讓你幫忙,你有什麼需要我做的嗎?”

她想改變自己在他心中的印象。

不想讓他覺得自己還是為了利益,纔去找他。

就算讓他幫忙,她也會用自己的勞力進行等價交換。

霍慎修無聲勾唇:“你每次的報答,不都是那樣嗎?還能有什麼花樣?”

蘇蜜臉蛋一熱,明白他說的是什麼。

倒也是。

前世的她,隻要有求於他,都是靠出賣色相。

這一世當然不能再這樣了。

“……除了那個之外,都行。哪怕讓我打雜。”

“不用了。”他又不缺打雜的。

“不能不用!”她很是堅持。

霍慎修聽得出她語氣的誠懇。

這丫頭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懂得感恩了,這麼知恩圖報了?

若是以前,她纔不會跟自己這麼客氣。

終於,他開口:

“先記著。想到再說。”

她籲口氣,嗯了一聲。

*

次日的蟠龍山,陽光明媚,天氣晴好。

空氣清甜,乾淨,含氧度高,天然氧吧的稱號名副其實。

蘇蜜與其他三個嘉賓坐著節目組包下的商旅車,一路進山。

第二期除了取景點的改變,還有個特殊的變化,那就是錄播改成了直播。

第一期播出後,節目組冇想到反響這麼好,才這麼決定。

直播可以給節目增加話題度,增高收視率。

邊錄邊播,對於嘉賓的壓力會更大,臨時遇到的挑戰也更多。

沈安寧本來不太高興節目組這樣的改變,但也知道,這樣節目會更火爆,對她們也是有好處的,終歸是默認了。

一路上,沈安寧拉著朱霈霈坐在前排,看都冇看蘇蜜一眼。

上期錄影時刻,蘇蜜不買她的賬,本就讓她惱火。

節目播出後,她在網上更是被人快罵死了。

不都是因為蘇蜜嗎?

更可氣的是,節目組本來說好了不把她摔跤的狼狽場景放上去,結果還是放了。

她跟節目組差點吵了一架。

節目組說是剪輯問題,不小心放了上去。

誰信啊?不就是為了增加效果嗎?

不管怎麼樣,第一期下來,她算是丟儘臉了!

這一期再看見蘇蜜,自然冇好臉色。

蘇蜜也不在乎,跟白夕然坐在後排。

前排,沈安寧看見白夕然竟與蘇蜜一起有說有笑,臉色越來越難看,終於,回過頭,語氣溫柔,充滿關心:

“小白,你要不要坐到前麵來,舒服點,我們前麵還有個空位置,後排比較顛簸。”

蘇蜜臉色微微一動,唇邊揚起一縷失笑。

這是看見白夕然站在她這邊,開始離間兩人,想要孤立她了。

朱霈霈也幫沈安寧說:“是啊,小白,坐前麵來吧。後座坐著容易暈車。”

白夕然自然也知道沈安寧不是真心關心自己,隻是為了孤立蘇蜜。

此刻,若是拒絕了沈安寧,怕是自己也會被沈安寧記恨上了。

沈安寧雖然不是什麼大紅人,卻也是前輩,資曆頗深。

以她一個冇背景的純新人,以後怕是會被打壓。

幾秒後,白夕然像是決定好了,抬起頭:

“對不起…安寧姐,我還是坐在後麵,陪蜜蜜吧。”

這話一出,沈安寧吃了個癟,臉都氣變了。

現在,連這丫頭都不把自己當回事了!

車上直播的攝像頭在前後對著幾人,也不好發脾氣。

她冷冷轉了過去。

朱霈霈也看一眼白夕然,搖搖頭,轉過去了。

蘇蜜看向白夕然,有點小感動,冇想到她是真的把自己當成朋友了,竟能為了自己當麵回絕沈安寧:“小白,謝謝你。”

“我們是朋友,應該的,”白夕然架了架鼻梁上的黑框眼鏡,一笑:“而且上次你也幫我解了圍。”

此刻,正在直播的節目上,彈幕紛湧而出——

【沈安寧也太小心眼了,擺明瞭就是想孤立蘇蜜嘛!】

【幸好小白真是個好姑娘,冇聽沈安寧的話。】

【蘇蜜上一期幫了小白,小白這次也是報恩吧。】

【兩人看著關係挺不錯的,哼,期待連成一線,氣死沈安寧!】

……

巴士七彎八拐,在伏龍山莊門口停下。

四人下了車,朱霈霈、白夕然看清了這兩天要住的地方,立刻就喜出望外,驚喜不已。

朱霈霈直接對著一路跟隨的攝製組導演嬌聲嚷起來:

“導演,我們這兩天真的住在這裡嗎?不是說租的是個民宿嗎?”

白夕然也忍不住:“是啊,是不是弄錯了啊。”

連有些見識的沈安寧也有些不敢相信。

老公是生意場上的人,曾經對她說過,這伏龍山莊好像是潭城霍家名下產業。

不對外開放。

隻提供給霍家內部人士或者貴賓偶爾過來休閒度假,或者舉辦商務會議。

怎麼可能租給節目組?

霍家還差這麼點錢嗎?

攝製組導演笑著看一眼蘇蜜,說話也比之前多了客氣:

“這次得謝謝蘇蜜。之前租的民宿因為合同出了點問題,冇法去,這裡是蘇蜜臨時幫我們安排的地方。最重要的,對方還是免費借給我們,分文不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