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紅毯兩邊的警戒線之外,影迷粉絲等待著今夜盛宴的參與者的入場。

一輛輛車子在正門前停下,伴著主持人的介紹,一個個參加典禮的娛樂圈人士下車,緩步進場。

每一批明星進去,便能引起現場粉絲的驚叫與歡呼。

直到金萱榕下車,在經紀人與凰藝高層的陪伴下出現在眾人麵前,更是給現場掀起了一陣小**。

金萱榕是目前凰藝力捧的一線紅星,手上捏著幾個火劇,正是風頭最盛之時。

今晚一身流光係列,也極儘優雅高貴,鶴立雞群,引得影迷在在警戒線外猛搖熒光棒:

“金金我愛你!”

“啊啊啊金金你好美啊!”

主持人也語氣略微激動地介紹著:

“現在進場的是演員金萱榕小姐。萱榕出道迄今,已出演過二十多部質量優質的電視劇,近年來更是獲獎無數…”

金萱榕在眾人的歡迎中,被人前擁後呼著,以女神的姿態沿著紅毯緩步前行,不是抬起纖長的手臂,迴應著粉絲的招呼。

還冇走到一半,卻聽現場聲音稍一滯,就像是一瞬間被什麼給吸引住了……

旋即,驚呼聲再次響起,卻轉移了陣地!

從她身上——

朝身後的進場處轉移。

紅毯儘頭的主持人,本來正在介紹著她,此刻也明顯話語一停,顫抖了一下。

連帶她身邊的公司高層看到了身後景象,也是一震:“那不是——”

她餘光朝身後看去——

一輛黑色房車停定在入場處。

司機提前下車,拉開了後車廂門。

一襲纖美絕倫的身影在經紀人嵐姐的陪伴下,下了車。

女子檀木般烏黑的長髮挽起,隨意流瀉下來微卷兩束,垂落在雪白的肩胛骨上,

除了過分的美貌,身上一套銀白色魚尾晚宴長裙,也是眾人驚豔的緣由!

長裙與女子耳垂上的耳環、纖頸間的項鍊,相得益彰。

顯然,是同一係列,同一款型。

身著一身銀白的女子,彷彿夜色中從大海深處偷偷爬出來,到人世遊玩的人魚精靈。

攫取到了現場所有人的心神!

稍有些眼力勁的,也瞧出了女子一身服飾的來頭。

金萱榕呼吸凝固住。不敢置信。

來人,是蘇蜜。

她身上那一套……

金萱榕身邊的經紀人已迫不及待低喃起來,將她的懷疑呐出口:

“天啊,那不會是viwa的高定吧……”

另一邊則是凰藝高層,則也得出了肯定的答案:

“就是……viwa。”

“嵐姐這是從哪幫蘇蜜弄來的viwa的服飾?”

“誰知道?根本不可能啊……不會是高仿吧……”

“怎麼可能……這種場合穿高仿,而且還是viwa的,你當人家是傻子嗎?”

金萱榕耳邊響著經紀人與高層的竊竊私語,看著全場的目光都被後來的蘇蜜吸引,連主持人都彷彿忘記了自己,開始介紹蘇蜜,臉色一點點漲紅。

近幾年,她已習慣了被公司捧在手心,走到哪裡都是焦點,都會萬眾矚目。

突然間被一個名氣不如自己的晚輩搶去了風頭……

心就跟被什麼刺了一下。

渾身不舒坦!

正這時,蘇蜜已與嵐姐走了過來。

蘇蜜走近金萱蓉一行人,對著他們頷了一頷首。

公司高層做了個紳士的手勢,微微一笑,示意一起進場。

蘇蜜也就走到金萱榕身邊。

金萱榕打起精神,勉強露出個微笑。

兩人朝紅毯儘頭緩步走去。

嵐姐、金萱榕的經紀人和凰藝高層則跟在後麵。

一邊走,金萱榕一邊能聽見歡呼聲。

可那歡呼聲明顯都不再是給她的。

而是給蘇蜜的。

她連與周圍影迷互動的心情都冇了,放下揮動的手,餘光瞥一眼身邊的銀白色身影。

她堂堂凰藝一姐,居然在一個新人晚輩身邊,成了配角。

到了紅毯儘頭,兩人上台,接受了幾個主持人的采訪。

然後,朝後麵的嘉賓席位走去。

眼看著鏡頭冇有對準兩人,主持人和全場影迷的注意力都放在迎接著下一個嘉賓之上,金萱榕看見蘇蜜轉身朝席位走去,鬼使神差,眼色一淩,伸出腳,踩在了她晚宴裙下襬。

蘇蜜隻覺身後被什麼牽製住,身體重心卻往前在移,一個不穩,朝一側踉蹌而倒。

嵐姐在後麵幾步之遙,眼看著蘇蜜身子打了個晃,想要扶住她,卻根本來不及。

千鈞一髮之間,蘇蜜的手卻被一隻有力的手牢牢握住,同時,裙下高跟鞋在地上一個摩擦,站穩了,免去了失態。

再一抬頭,正撞上一張燦若星辰的年輕男子的臉。

是目前正當紅的一線小生南廷。

南廷畢業於電影學院,科班出身,尚在讀書時便已出道。

現在才二十出頭,卻已是不少爆劇的男主角。

因為生得陽光俊朗,性格也平易近人,格外溫暖和藹,在粉絲圈內是出了名的國民男朋友。

南廷比蘇蜜和金萱榕早一批進場,還冇入席。

人就在蘇蜜前麵幾步之遙。

金萱榕見棋差一著,臉色黯沉下來,趕緊匆匆繞過倆人,先進去了。

南廷見她站穩了,抽離手,也冇多說什麼,隻意味深長看一眼前麵的金萱榕,顯然,看慣了娛樂圈裡這種小手段小伎倆,然後纔看向蘇蜜,低聲:“進去吧。”

蘇蜜感激地點點頭,與走過來的嵐姐一起進場。

嵐姐一邊走一邊道:“怎麼會這麼不小心?”

蘇蜜也就遙遙看一眼金萱榕的背影。

嵐姐明白了,輕嗤:“這種場合還玩這種花樣,也不怕被人看見,丟臉的是她自己。”

蘇蜜看向金萱榕,看得出金萱榕是對自己嫉恨極了,纔會做出這麼幼稚的報複行為。

眼波流轉間,心底默唸了一句。

就在同時的一瞬間,那邊正在找位置的金萱榕腳下一崴,正摔在兩列座位的中間。

身後的經紀人與公司高層根本就攔不住。

眼看著金萱榕摔了一個大仰八叉!

然後才反應過來,趕緊手忙腳亂地去攙。

“嗬,你說,這是不是老天爺開眼!”嵐姐狠狠出了口氣,“活該!”

蘇蜜眼皮子一動,隻帶著嵐姐朝座位走去。

小懲大誡而已。

要不是今天頒獎典禮,她不想被反噬弄得暈乎不適冇精神,金萱榕纔不止摔跤那麼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