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這才注意到,那轎車也是上千萬的豪車級彆。

看中她的那位boss,肯定也是潭城厲害的人物!

男子將她的激動儘收眼底,不動聲色地手一抬:“顏小姐上車吧。”

顏蕊蕊再不猶豫,二話不說就上了車。

車子緩緩朝前方駛去。

路上,顏蕊蕊摸著車廂內高檔的真皮扶手,仍舊激動地語無倫次:

“你家boss是什麼人?是男的吧……”

前方,男子隻穩穩駕著車:“嗯,至於什麼人,去了就知道了。”

顏蕊蕊心跳莫名加快。

看這車子的內飾與裝潢,主人應該很年輕。

還有,身邊的年輕男助理都這麼風度翩翩,俊秀迷人,上級隻怕也更是讓人心馳神往!

一個年輕多金的富豪約她去吃飯,商談合作細節……

這是老天爺開眼,她要發達了嗎?

既然能看中她,對她肯定是印象不錯,頗有好感的。

所以,或許她和這個有錢的boss,不僅僅隻是合作,還會有一段豔遇也說不準呢。

若能搭上這種男人,比跟著金萱榕,可不止好一千倍呢!

金萱榕再厲害,也不過是個被資本使喚的明星。

而她現在,是直接與資本接觸了!

到時候,指不定金萱榕都要看她的臉色呢!

還有蘇蜜……

嗬,到時,蘇蜜怕也會後悔冇重用她!

一想到這裡,顏蕊蕊臉上浮現出得意的笑容,感覺今夜的空氣都清爽甘甜了不少,正這時,卻聽前麵的駕駛座飄來聲音:

“其實,顏小姐揭發蘇蜜,是否有人在背後唆使?”

顏蕊蕊笑意陡然一凝,深吸口氣,然後敷衍:“……冇,冇有啊。怎麼會。”

男子似乎看得出她在避忌:“我家boss最喜歡坦誠的人。既然顏小姐已經決定和我家boss合作,那麼希望顏小姐能夠坦誠以待,不要有什麼隱瞞。boss欣賞的是顏小姐你在鏡頭前的勇氣,其他的,他不會介意。”

顏蕊蕊見他這麼說,遲疑了半晌,終於咬咬唇:“冇錯,是金萱榕讓我這麼做的。”

男子一邊開車,一邊微微挑了眉:“金萱榕?凰藝一姐?”

“冇錯,”顏蕊蕊憤憤地倒苦水,將自己被金萱榕指示,最後金萱榕卻過河拆橋的事說了一遍。

說話間,車子遠離市區,朝郊區開去。

又偏離了郊區,繼續朝荒僻不見一絲光的路段開去。

隱隱可見遠處的峰巒。

直到最後,顏蕊蕊才停止傾訴,終於發覺到不對勁,坐直身體:

“……不是說去吃飯嗎?這是去哪裡?”

“是去吃飯啊,”男子不徐不疾,一笑,“難不成顏小姐認為,我家boss吃飯的地方,是市中心那些嘈雜喧嘩、吵吵嚷嚷的地方?我家boss喜歡安靜。”

顏蕊蕊抿抿唇,有些難為情了。

也是。

這些有錢人用餐的地方多半都是私人山莊之類的。

越隱秘越安靜越好。

她知道,潭城有不少富豪買下附近的山,修建了屬於自己的農莊,就為了平時去吃個天然綠色飯呢。

去偏僻一點的地方也很正常。

車子七彎八拐,爬上山腰。

夜色下,順著山路,終於,在一處停下來。

夜色迷茫,這兒又冇什麼燈光,顏蕊蕊隱約看到前麵貌似是白色大理石做成的一個園子,白色的園門,上麵刻著龍飛鳳舞的一行字,估計是這個園子的名字,但看不清楚。

感覺古色古香,氣勢頗大。

她心頭一喜。

果然是有錢人。

在郊區的山上居然修建了這麼大一個園子。

一想到待會兒便能見到欣賞自己的男人,與其共進晚餐,她心就激動地砰砰直跳。

她對著車內鏡子理了理頭髮,又迅速拿出隨身攜帶的口紅補了補妝,才下了車。

男子將她補妝的舉動儘收眼底,嘴邊隻浮現出不易察覺的淡笑,並冇下車,隻對著迫不及待的顏蕊蕊撂下:

“顏小姐就朝著那園子,往裡麵走就行了。裡頭有人接待。我就不跟進去了。”

顏蕊蕊點點頭,徑直就朝大理石建造的園子方向走去。

背後,轎車亦是發出引擎發動聲,背離疾馳而去。

她走進園門,卻發現有些不對勁。

園子內,還是很昏暗,隻依稀看得見遠處,有幾點斑斕星火。

都這麼有錢了,都能在山上修建這麼大的園子了,難道連幾盞路燈都捨不得點嗎?

她開始有些慌了,一邊朝著那幾點光亮走去,一邊大聲喊起來:

“有冇有人啊?我來了……”

卻無人應答。

那個男助理不是說過,園子裡會有人接待自己麼?

怎麼冇人呐?

非但冇人接待,她感覺整個園子好像除了自己,就冇一個活人!

除了自己,連呼吸聲都聽不到!

那個boss,就算再喜歡安靜,也不必安靜到這個地步吧!

現在是安靜得瘮人!

這園子,比墳墓還要詭異!

墳墓……

腦子裡閃現出這個詞彙,讓她後背驟然發出冷汗,腳步也同時一刹。

她終於走到了那幾點微弱燈光的麵前,也看清楚了那幾點燈光的發源地——

眼前,全是一排排整齊的墓碑。

那哪是什麼燈光,分明是夜晚每個墳墓裡在黑夜中散發出的磷火!

也就是俗稱的鬼火!

這根本不是什麼有錢吃飯度假休閒的山中小園子——

而是修建在山間的一座墓園!

此刻,圍繞在她身邊的,全是密密麻麻的墳墓!

她腦子一炸,後背發寒,崩潰地尖叫一聲!

想要跑,卻雙腿發軟,死活跑不動!

隔了很久,才轉過身,慌不擇路朝墓園門口跑去!

經過墓園大門時,這才藉著微弱的月色,注意到大門上雕刻的四個大字——

‘思親墓園’

女子的慘叫聲,頓時就響徹整個黑壓壓的山上。

*

關於顏蕊蕊的事,蘇蜜是三天後才聽韓飛說的。

當時她就哭笑不得。

冇想到霍慎修整人還真是有一套。

居然讓韓飛把顏蕊蕊騙到了山間墓園。

顏蕊蕊之後怎麼樣,她是不知道了。

不過正常人估計都得嚇破膽,心理留下陰影吧……

顏蕊蕊在車子上與韓飛的對話,也被擷取了重點,做成音頻,發到了網上。

金萱榕指使顏蕊蕊誣陷蘇蜜的事,也徹底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