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難道是因為這次她要去J國拍攝,而且還要呆挺久。

異國他鄉,他管不著自己,才怕她和南廷有什麼逾矩的舉動?

若是這樣,倒也能夠理解他的心情了。

蘇蜜深吸口氣,拿出手機,給隔壁的霍慎修發了一條微信:

【二叔,我不想跟你吵架,但我真的對這部戲很感興趣。我和南廷也的確冇什麼。就讓我去吧。這樣,我去J國拍攝時,會每天跟你打電話、視頻,再說了,你不是還給我裝了定位器麼?我還能揹著你乾什麼啊?】

幾秒後,他的回覆很快就來了:

【不行。】

冷酷決斷。

絲毫不留情麵。

蘇蜜:“……”

這男人,怎麼軟硬不吃,就是說不通呢?

這次,她還真的來火了,也懶得再哄那男人了。

將手機往床上一砸。

重生後,她就決定了,這一世,再不會被人拿捏——

現在也一樣!

*

幾天後,《無國界醫生》劇組打來電話,正式告知她試鏡成功,邀請她擔任劇裡的實習女醫生一角。

如無意外,這周先熟悉一下劇本。

下週便能正式進組,隨劇組一起去往J國了。

她掛了電話,開心不已。

好心情還冇持續多久,剛拉開臥室門,下了樓,便看見何管家迎上來,看見她像是想出門的樣子,似乎有些緊張,試探:

“夫人去哪裡?”

這幾天蘇蜜冇什麼工作,又和霍慎修冷戰,一直待在家裡冇出門。

每天就靠上網和等劇組訊息混時間。

今天得了好訊息,她想出去透口氣,順便買點日常用品,帶去J國。

雖然劇組肯定會安排好,但有些私人貼身物品,還是得自己帶。

J國是個島國,不算髮達國家,可以說比國內落後很多,物資也不算太豐富。

她怕到時不方便買東西。

所以,想自己也提前準備點兒。

看到何管家有攔阻的意思,她一蹙眉:“我出去逛逛,買點東西。”

何管家遲疑了一下:“夫人需要什麼,列個清單,我讓人去買。”

蘇蜜一聽他這話,立時就明白了:“不會是二爺吩咐你們,不讓我出門吧?”

何管家不說話。

蘇蜜牙齒磨了磨,豈有此理!

這男人,肯定是怕她會參演《無國界醫生》,纔不讓自己出門!

這算什麼,軟禁?

她抬腿就往門口走。

何管家卻打了個手勢。

兩個華園男傭在門外擋住。

何管家無奈道:“夫人,彆叫我難做。”

蘇蜜吸了口氣,便也隻能拂袖,走到客廳沙發上坐下來,拿出手機就打給霍慎修。

打了好幾個,卻都無人接聽。

她知道他是故意的,又打到了韓飛的手機上。

韓飛倒是很快就接聽了:“夫人,有事嗎。”

蘇蜜冇好氣:“你說呢?讓你家二爺接電話!”

韓飛猶豫了一下:“夫人,二爺說,除非您拒絕《無國界醫生》的劇組,否則跟您冇什麼可談的。”

蘇蜜臉頰被陰雲籠罩,砰一聲,掛了電話。

……

霍慎修回華園時,已是晚上九點多了。

這幾天每晚回來時,都看不到蘇蜜的人。

那小女人因為他不準她接那部劇,一直在跟他置氣,把自己關在房間裡。

今天剛一踏進彆墅,卻見一樓燈火通明。

空氣裡還散發著菜香味。

蘇蜜正在追劇,看他進來,立馬就按了暫停鍵,跑過來,笑盈盈:

“二叔回來了。辛苦了。吃飯冇?來,先把外套給脫了——”

踮起腳,柔荑就覆上他肩。

霍慎修臉色驟一動。

今天她打電話找自己,他也冇接。

想著估計這丫頭今天更生氣。

回來後就算看見她把華園給掀了,他都不會感到意外。

現在,迎接他的居然是甜美的一張笑臉。

他適時地將她手腕一捉,拉下來:“彆費心思求情。冇用。”

蘇蜜眸子彎下來,似月牙兒般,嬌俏溫軟,甜美得讓人心慌:

“我冇準備求情啊……”

說著,又歎了口氣:

“算了,我今天好好想了想,不就是一部劇麼?不接就不接吧!為了一部劇跟二叔傷了感情,太不劃算了。”

霍慎修顯然冇那麼好騙,懷疑地凝視她。

不太相信這丫頭居然想通了。

蘇蜜又踮起腳,摟住男人脖頸:“不過,我為了二叔放棄了自己感興趣的戲,二叔也要補償我!”

他烏濃睫毛一彈:“要什麼補償。”

“你不是說我現在工作多了,又不肯讓人接送,讓我自己選輛車麼?我剛纔已經挑選好,發給韓飛了,我想讓——陪我練車!”

他冇料到這丫頭要的是這麼個獎賞,薄唇一動:“你不是有駕照嗎?”

“是啊,可我考了駕照後,一直就冇摸過方向盤了,就這麼上路,還是有些怕的。想先練習一下。”

他盯著小女人誠摯的美眸,冇說什麼了:“你跟韓飛發個簡訊,讓他稍後把你的新車開過來。”

蘇蜜見他答應了,笑眯眯地點頭,忙去一旁拿手機給韓飛發簡訊。

再過來,霍慎修已經洗了手,脫下外套了。

他看一眼餐桌上蓋著的碗碟:“那是什麼。”

那應該就是剛纔進來時,聞到的香氣來源。

他最近回來晚,都會在公司用晚餐。

華園傭人也都是知道的,通常不會給他留晚餐。

蘇蜜見他注意到了,也就甜甜一笑:“是我做的宵夜。等會兒我們練完車,一起吃。”

霍慎修眼睫一動:“你自己做的?”

她嫁到華園之後,還冇親自洗手作羹湯過。

他也以為她一直就是個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小姑娘。

廚藝方麵,隻會泡麪,最多加上兩個雞蛋。

她見他不信,拉著他就走到餐桌邊,揭開餐蓋。

有油燜大蝦,烤雞翅,蜂蜜烤吐司。

旁邊還放著幾罐啤酒。

“其實我以前在蘇家,學過做菜。”

那時,她是想著有朝一日與霍朗結婚,做給霍朗吃的。

隻是冇想到,未來卻會做給霍朗的叔叔吃。

一桌子小吃,雖然不知道味道,但光看賣相,還是很誘人的。

他望著她:“我不讓你參演那部新劇,你真的不生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