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國古老傳統中,有女巫的存在。

而且女巫對於J國本地人來講,擁有很大的影響力。

女巫是邪惡的,擁有超群力量,也是讓人心生畏懼,不敢得罪的。

就像是華國的神仙、鬼魂一樣,讓普通人都不敢靠近。

以為她是女巫?

也好。

那就將錯就錯!

但願十字隊的人因為這樣,就放了她們!

聽她這麼說,果然,十字隊的成員們集體顫抖了一下。

那個槍殺同伴的成員也是受了驚一般彈跳起來,指著蘇蜜:

“冇錯,她肯定是女巫——剛纔我對準她,她也是盯著我,肯定是對我施了咒語,我纔會做出這麼離譜的事!”

其他幾個成員也竊竊私語起來:

“這個東方女人從被綁架到今天都不害怕,說不定還真的是女巫……”

主帥到底經曆的事情多,沉穩一些,雖然也很緊張,最終卻從鼻腔裡冷嗤一聲,將蘇蜜往上拎高了一寸:

“好,我就看看你這個女巫能有多大的本事!”

說罷,抗起蘇蜜便大步朝臨近的一間帳篷內走去。

南廷大驚,不顧危險複撲上去:“你想乾什麼,放了她——”

卻被幾個十字隊成員壓製住。

主帥扛著蘇蜜進了帳篷,將她丟在了地上。

蘇蜜被砸在地上,就勢一滾,減低了摔痛,卻還是悶哼一聲。

旋即,也顧不得疼痛,飛快爬起來,轉身朝後退,警惕地看向麵前人。

又順手抄起手邊一根支撐帳篷門的棍子,抵在前麵,當成武器。

主帥一步步跨過去,大手一揮,輕而易舉地奪過棍子,狠狠丟到了一邊,輕嗤:

“女巫的魔法呢?怎麼不用啊?”

撂下話,抽出腰身彆著的皮鞭。

黑色黝亮的皮鞭刺啦一聲蹭過地麵的聲音,讓蘇蜜心驚肉跳!

他對準了蘇蜜便是一記鞭抽打過去:

“我就看看你這個女巫到底有多少本事——”

話音未落,卻覺手臂僵在半空!

那皮鞭也在半空中軟軟地垂下來!

主帥不敢置信地看向自己手臂。

又震驚地看向麵前的東方女子——

女巫。

她真的是女巫。

就這麼看著自己,居然就讓他失去了行動力!

蘇蜜用能力短暫地控製住對方,便如矯健的雌獅一般飛撲上去,拔下他腰際的槍,抵住他腰肢,貝齒努力不去叩擊唇:

“舉起雙手,出去,讓你的下屬放了我們!”

這個主帥雖然是J國本地人,但與本地人的瘦矮不太一樣,擁有高大魁梧的身形,全身都是肌肉,比她高出兩個頭。

憑她的力氣,隻怕是冇法挾持太久。

但——

隻能拚了!

主帥緩過神,手臂能動了,一垂眸,看見腰上抵著的槍口,眼睛內劃過一道諷刺,舉起雙手,緩緩轉過身,朝門口走去,一邊走,一邊奚落:

“美人,看來你真是很愛挾持人啊。不過就憑這把槍,你覺得能與我們抗衡多久……”

“閉嘴。”蘇蜜知道他在分自己的心,將槍口往他腰身裡推了幾寸。

他也就繼續舉著雙臂,朝門口走去。

就在臨近帳篷大門的一瞬間,主帥手掌忽然滑下去,用力磕向蘇蜜持槍的手腕!

蘇蜜手腕處傳來一陣麻痛,槍砰一聲滑落在地,震到了兩米之外。

她心頭一驚,撲過去去撿那把槍。

就在指尖快要觸碰到槍把的瞬間,手足熟悉的虛軟感襲來。

動用過特殊能力後的反噬能力來了。

她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身體不聽使喚,就差那麼幾公分,硬是冇力氣去撿起那把槍了。

主帥大步過來,已是一腳狠狠踢開槍,將她衣領一拎,小雞似的抓起來。

失去了槍支的威脅,在主帥眼裡,她比手無縛雞之力的動物還要脆弱不堪。

何況現在還失去了力氣。

她全無反抗能力,卻瞪大一雙澈涼明麗的黑白相間的瞳仁,盯著麵前人。

主帥拎著她便放倒在地上,俯身壓下去。

屬於陌生男子的複雜蒼混氣息襲來。

蘇蜜明白了他的意圖,開始傾儘全身最後一點力氣,拳打腳踢,拚命掙紮。

卻被對方很快壓製住,諷刺道:“東方美人,你不是想拖延時間嗎?我就給你一個機會。你猜,這次你能拖延我多久?”

又是要告彆,又是要用音樂送行……早就瞧出她的意思。

蘇蜜明白他所謂的“拖延”是什麼意思,踢打得越是厲害。

可這次還不用對方壓製,不一會兒她便自己手足軟軟垂下。

她根本就冇力氣了。

主帥大手一揮。

呲一聲裂帛響起。

她身上還是穿著被綁架那天晚上穿的睡衣。

薄薄的睡衣壓根禁不住拉扯,肩膀部位裂成條縷。

雪嫩白皙的大片皮膚裸露出來,刺紅了主帥的灰褐色眼睛:

“你不是說你是東方的女巫嗎?好啊,那,今天我就體驗一下與你們東方女巫融合的滋味。”

一隻毛茸茸的大手襲來。

攀上她的肩頭。

她手腳雖冇失去了力氣,卻頭一仰,狠狠咬住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的肩!

慘叫聲響起!

蘇蜜感覺到一口的血腥味。

主帥一掌摁住她嘴,另一隻手則暴怒地滑到她纖如天鵝般的頸項,指關節發力:

“可惜了。”

喉管的空氣一寸寸消失。

脖子一點點發緊。

蘇蜜感覺腦子開始缺氧,耳邊隻剩嗡鳴。

瀕死感讓她想起這世上掛唸的人。

哥哥……

姨媽……

表姐……

還有——

霍慎修……

她想喊出這些人的名字,卻喊不出來。

不知道是不是缺氧造成的幻覺。

耳邊的嗡鳴漸消。

取而代之的是嘈雜聲,腳步聲。

她感覺掐住自己的那隻手忽地一震,鬆緩下來。

另一隻捂住她嘴的手也鬆脫下來。

一口新鮮空氣衝進來,讓她回覆了生機。

她眼神聚焦,看清楚麵前的主帥對著自己,瞳仁睜大。

隨即,健壯龐大的身軀竟是像垮掉的山一樣,摔倒下去。

她坐在地上,看見這主帥背天腹地地趴在地上,後背上,一個血紅的槍眼孔冒著熱氣。

心中大石落地,長鬆了口氣!

那嘈雜聲不是幻覺。

是真的來了救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