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國冇什麼支柱性產業,大半是靠旅遊業支撐。

萬一被國際上知道發生了這麼大的綁架案,以後,還有什麼旅客敢來?

自然想瞞著。

他冇有刻意去為難Ke

部長,淡道:“華國有句話:來而不往非禮也。霍氏集團想要完全拿下J國發射站的所有建築權,不知道貴國也是否能滿足。”

老奸巨猾。

果然是混商圈的。

這就談起條件來了!

半點虧都吃不得。

Ke

部長哭笑不得,卻也隻能點應下:

“冇問題。”

說著,頓了一頓,似乎想到什麼事兒,又說:

“哦對了,還有件事,有點奇怪。

霍慎修一抬眸,靜待下文。

“被逮捕的好幾個十字隊成員在審問時,異口同聲都說了一件事,是關於蘇小姐的……”

霍慎修眉心一動:“什麼事。”

“他們都說,蘇小姐是女巫,能用魔法控製彆人的行動。”

霍慎修緊凝的眉一動,久久沉默。

隨即諷刺道:

“貴國人還真是會開玩笑。”

“不,我看過審訊錄像,那幾個十字隊成員說得有眉有眼,還真的不像開玩笑。而且,好幾個人都這麼說……”Ke

部長有些懷疑。

男人眉心的黯沉加重。

……

那邊臥室內,兄妹兩聊了半天,準備掛電話之前,蘇謹杭才突然說:

“蜜蜜。”

“哥,還有什麼事嗎?”

蘇謹杭遲疑了一下,才說:“有件事想跟你說。不過……還是等你回來再說吧。”

蘇蜜見他這麼嚴肅,心裡預料到什麼:“關於什麼事?”

“你之前讓我查關於霍慎修的背景經曆之類的…我查到了一些事。”

果然是這個。蘇蜜心裡一跌宕:“哥,你查到了什麼?”

“還是等你回潭城再說吧。電話裡一句兩句說不清楚。”

掛了電話,蘇蜜坐在原地,心跳得厲害。

她本隻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思,讓哥去查查。

冇想到,哥還真的查出了點什麼。

到底是什麼事呢?

霍慎修真的有什麼不可告人的**嗎?

半晌,她才收回思緒,握著手機,準備去還給他,朝門口走去,正好看見Miya進來:

“Miya,霍先生呢?”

“回房間了,就在您左手邊的一間。”

蘇蜜點點頭,正要出門過去,Miya順口道:“蘇小姐,霍先生正在和外交部的Ke

部長通電話,您最好等會再過去。”

“……外交部?你是說你們國家的外交部?”

“是的。”

蘇蜜臉上劃過一縷複雜,嗯一聲。

等Miya去做自己的事,才幾步走到霍慎修的房間門口,手放在扶手上,一轉,推門進去。

霍慎修的聲音斷續從書房傳來。

她擦著地毯,輕輕走過去,走到虛掩的門口,正好聽見兩個男人的對話。

他用的是揚聲器,對方不愧是J國外交部的人,說的是一口純正的中文。

兩人正在說關於十字隊綁架的事。

電話那邊部長的聲音不偏不倚,剛好飄到了她的耳朵:

“……話說回來,這次您能迅速帶人去往十字隊成員的營地,解救蘇小姐與其他肉票,是因為早就清楚十字隊會鬨出這事了嗎?”

門口,蘇蜜心裡狠狠一跳。

隻聽霍慎修聲音響起:“部長想多了。”

那邊人見他不承認,一笑:“行吧。既然公子不想說,那我也不多問了。”

又是公子…

蘇蜜心跳越發厲害。

那些雇傭兵對他稱呼“公子”,現在J國外交部部長也稱呼他“公子”?

書房內,又說了幾句,他掛了電話。

她貼在牆上,呼吸屏住。

她以為他是因為吃醋,不想看到她和緋聞對象一起拍戲,才讓她拒絕《無國界醫生》的拍攝——

原來,不僅僅是如此?

難道他真的是早就知道十字隊會在J國首都生亂,生怕她發生危險,才千方百計地阻止?

一定是這樣。

她就奇怪了,他這次怎麼會這麼幼稚,這個醋勁兒怎麼會這麼大?

原來不僅僅是吃醋。

而是,有彆的原因。

可他……又怎麼會提前知道彆的國家即將發生這麼大的內亂?

蘇蜜聽見他起身的聲音,忙走了幾步,發出動靜,然後敲敲門。

裡麵傳來迴應:“進來。”

她才推開書房的門,進去,將手機遞給他:

“二叔,把手機還給你。”

霍慎修將手機放在一邊:“打完電話了?”

“嗯。”她想了想,又主動試探:“剛纔聽Miya說你在跟J國外交部部長通電話?”

他眸色無變化:“部長得知你醒了,打電話來慰問一下。順便,想讓我們回國後,不要對外提起綁架的這件事。”

蘇蜜一詫,旋即明白了:“J國這是怕對外影響不好,才讓我們閉嘴?”

他點頭,又道:“J國對你們劇組成員都打過招呼了。估計這事,就這麼壓下來了。”

蘇蜜深吸口氣,原來如此。

看來,前世《無國界醫生》劇組在J國也發生過被全員被綁的事!

隻是這事被壓了下來,冇有媒體報道,所以她纔不知道,以為前世並冇發生過。

可,為什麼霍慎修會提前知道這麼大的事情……

正這時,霍慎修轉移話題,隨口問:“跟你哥哥聊了些什麼?”

她眼珠子一動,委屈巴巴:“我哥在電話裡說了我一頓,說我不該不聽你的話,非要跑到J國,結果遇到這種事。”

他眸一彎,明擺著是對蘇謹杭的認同。

她繼續小嘴叭叭:“我哥還說了,二爺料事如神,早就料到J國首都會發生事,叫我以後聽二爺的話。”

男人眸中笑意頓失。

她貼近了幾厘米,狀若開玩笑:“難道我哥猜得冇錯,二叔真的是早就知道J國會發生內亂,纔不讓我來”

他瞳孔中劃過一道複雜光澤,目光停駐在蘇蜜身上:

“你哥想多了。巧合而已。”

蘇蜜見他不承認,笑意一頓,也就打哈哈過去:“我哥也是隨便說說。”

他不準她來J國拍攝,冇有明確說明願意,那就肯定不會告訴自己真相。

霍慎修盯著她一臉的天真無辜。

滿口“我哥我哥,”,其實哪是她哥哥這麼猜,分明是她自己這麼猜測的吧.

隻是借蘇謹杭的口試探自己罷了。

不過沒關係,他對她也正好有事情想問。

霍慎修打破沉寂:

“對了。部長還說了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