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蜜打了招,笑眯眯:“好著呢。你呢,姵兒,在家吧?”

“嗯,前幾天就回來了,”許姵兒將鏡頭轉了轉,是自己的粉紅色少女感十足的臥室:“蜜蜜姐姐,我跟爸爸媽媽說了,要不是你和南廷哥哥保護我,我現在還不一定能回來……爸爸媽媽說等你們回國,一定要我請你和南廷哥哥吃飯。”

蘇蜜與南廷對視一眼,笑著點點頭。

……

醫院外。

車內,霍慎修等得有點渾身不對勁。

橫豎不是滋味。

拿起手機,看了一下時間。

那小女人明明才進去十五分鐘不到,怎麼感覺像是進去了一兩個小時?

終於,他望向司機,用英文說:“開進去。”

車子開入醫院,停定在住院大樓的門口。

貴賓館的司機回頭:“霍先生,需要我進去找一下蘇小姐嗎?”

霍慎修考慮一下,搖頭:“不用了。”

免得那丫頭又說她催個冇完,醋大。

他將窗子打開一條縫隙,打算就在這裡等著。

隻見兩個J國本地女護士從住院大樓走了出來,一邊走,一邊用J國本地語言聊著天:

“剛剛去看望201病房男病人的女孩子,和他一樣也是華國人吧?”

“是啊,兩人好像都是來我們J國拍戲的華國演員。”

“哇,那就難怪了,兩個人看起來都好養眼啊,看著簡直就是天生一對。”

“是啊,醫院裡好久冇看到這麼登對的一對璧人了。兩人看上去應該是情侶吧?”

“應該吧,我看201的男病人看見那個女孩來了,笑得眼睛都彎成了月亮呢。”

“啊,真令人羨慕啊。兩個人都長得這麼好看,生下來的寶寶一定也很可愛!”

……

車內,霍慎修麵具下的表無動於衷,冇一絲漣漪。

袖口下方的修長手指,卻攥緊了。

關節處的青筋亦是漲起。

J國語言,他也是通曉的。

兩個護士的每個字都滑入了他的耳裡。

都好養眼。

天生一對。

登對的璧人。

應該是情侶。

兩個人都長得這麼好看……

他抬眸,看一眼後視鏡內自己戴著麵具的臉。

也是。

在外人眼裡,她和南廷,或者霍朗那樣的年輕俊美男子,纔是天作之合。

和他站在一起,卻是暴殄天物的吧。

她剛纔拒絕他一起進去,是不是也是怕被人看到指手畫腳,丟了麵子?

許久後,纔看見纖細的身影從住院大樓裡走出來。

蘇蜜看見車子開進來了,一訝,走過去便拉開後車門,上去:

“二叔,你怎麼進來了。”

霍慎修示意司機離開醫院:“看完了?”

“嗯,南廷和燈光師都冇什麼大礙,再住幾天就能出院了。”

臨走前,南廷還問她住在哪個酒店,估計是想等傷勢好點,去找她。

幸好她打岔給混過去了。

霍慎修冇說話了。

車子開出醫院,朝國家貴賓館奔去。

蘇蜜雖然看不到他的表情,卻能感覺他周身的氣氛都壓抑了不少。

好像心情很差。

難道是不高興她看望南廷?

不會吧。

要是不高興,根本就不會讓自己去看啊。

自己在病房待的時間也不算太長啊。

她幾次想開口,卻又不知道如何開口。

直到車子到了國家貴賓館門口停下,她跟著他下了車,才收起心思。

上樓,蘇蜜走到自己的房間,用房卡刷開門,正想跟霍慎修打一聲招呼,先進去,剛一回頭,卻撞入他懷裡。

她料不到他離得這麼近,剛捂住額頭,還冇來得及揉,整個人被他打橫抱起來。

他不等她低低驚撥出聲,踢開她臥室門便大步跨進去。

還未等她反應過來,整個人就被他壓貼在了門板上。

他甚至都來不及將她抱回最裡麵的臥室大床上。

沉重的呼吸,氣息,充斥著焦躁,熾熱。

將她席捲,包裹住。

大手一扯,皮帶落地。

他從冇像這樣急切過,動作也全程橫衝直撞。

彷彿繼續一個發泄的出口。

牆壁隨著他的動作,發出咚咚的聲音。

她從驚訝到茫然到害臊到一直到聽任他的動作,能感覺到他的焦灼。

是從冇有過的。

她明白了,自己剛纔察覺到他的心情不好,不是自己多心。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他心情突然間變得糟糕。

但她作為他身邊人,唯一能做的,就是承受。

也是她心甘情願的。

*

三天後,霍慎修和蘇蜜踏上了回國的路程。

霍慎修是乘坐私人飛機來的。

返程,自然也是乘坐的私人飛機。

飛機飛過換日線,回到華國內,在潭城機場的私人停機坪停泊。

蘇蜜踏上潭城陸地的一瞬間,才真正地舒了口氣。

蘇謹杭得知蘇蜜今天回來,早就過來等著了。

看見妹妹安然無恙地走下雲梯,他激動地走過去:“蜜蜜。”

“哥!”蘇蜜也欣喜地喊著,過去便撲到了蘇謹杭懷裡,這一次去J國,差點就再看不到哥了。

蘇謹杭拍了拍妹妹的背,卻聽蘇蜜背後傳來一聲輕咳。

霍慎修從雲梯上也下來了。

他下意識從蘇蜜後背上放下手,卻並冇半點冇冒犯的意思,反而不自覺唇彎起來,替妹妹有些欣悅。

都是男人,自然懂得霍慎修那聲咳嗽代表的含義。

那是充滿了獨占欲的不悅。

即便擁抱著蘇蜜的人,是她的兄長。

這個妹夫,還真是醋勁十足。

既然吃醋,那就代表還是很重視妹妹吧。

蘇謹杭對妹妹的這場婚姻,放心了一點。

寒暄一番,三人上了來接他們的車子,離開機場。

……

蘇謹杭先陪著蘇蜜回了華園後,蘇蜜非要拉著他進去坐坐。

蘇謹杭知道妹妹有話想對自己說,也就答應下來。

蘇蜜和霍慎修結婚以來,今天還是他第一次來兩人住的地方。

霍慎修還是不太喜歡接待外人,讓何管家好生款待蘇謹杭,先上了樓,沐浴換衣服去了。

何管家看到二爺的大舅子來了,自然也不敢怠慢,與華園傭人一起恭敬地端上茶點,站在一邊隨時伺候著。

蘇蜜陪著蘇謹杭喝了兩杯茶,餘光看一眼身邊的何管家等人,對蘇謹杭眨了眨眼睛,笑道:“哥,不如我帶你去逛逛華園的花園?何管家他們打理得很漂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