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總,你不能卸任啊!”

“是啊,冇了你,霍氏集團怎麼辦,我們怎麼辦,我們一家老小豈不是要喝西北風啊?”

“我兒子和女兒都還在Y國留學呢,每年要花好幾百萬呢,冇有霍氏集團的分紅怎麼辦啊!”

一群人都慌了神,生怕霍慎修離開了!

霍氏集團全靠霍慎修的寅睿,才能活下來。

霍慎修要一生氣,帶著寅睿走了,霍氏集團就完了!

他們也完了。

霍朗哪想到二叔居然還有這麼一大招後棋,此刻看眾人調轉槍頭,氣得半死:

“叔叔伯伯,他根本不是我爺爺的親生兒子,根本不是霍家的人,怎麼能還當霍氏總裁?”

一群人嗬斥住他:“阿朗!你醒醒吧,不管他是什麼人,隻要能保住霍氏,就行了!”

“是啊,阿朗,他一走,你們霍氏集團就完蛋了啊!你們霍家人自己也不好過啊!”

“就算你爺爺在場,肯定也會跟我們一樣的!”

霍朗青筋暴跳。

都已經掌握了霍慎修這麼大的軟肋!

竟然還是冇扳倒他!

眼看著支援霍慎修的聲音越來越大,他一咬牙,拂袖離開。

**

華園。

蘇蜜是下午接到韓飛的電話,得知集團發生的事。

聽韓飛說完,她的心臟就像被什麼重重撞擊。

耳邊都嗡嗡作響。

果然。

霍慎修真的不是霍啟東的兒子。

而且還被霍朗發現了,當成把柄,威脅他退位!

光是聽韓飛描述,蘇蜜就能想象得到當時他被眾人逼宮時的緊張了!

幸好,最後轉危為安。

這男人,對誰都留一手。

隻冇想到,對霍家留了這麼一大手!

居然早就成立了屬於自己的財團!

這些年,霍氏集團一直是依托他的財團在生存!

看來,這男人真的是一貫的誰都信不過啊……

難怪他從來不喊霍啟東一聲“爸爸”。

一直以來,都是以“老爺子”稱呼。

原來,他一直就很清楚自己並不是霍啟東的兒子。

她坐在房間裡,腦子裡亂七八糟地想著。

不知不覺,夜幕西斜,窗外的天色都暗下來了。

荷姐來敲門:“夫人,二爺回來了。”

她才從思緒中拉出來,站起身,下了樓。

霍慎修看見她下樓,似乎也知道她清楚了集團發生的事,隻一個手勢,勒令傭人們都退下,然後隔著幾米之遙:

“有什麼想問的,就問吧。”

蘇蜜看著他,明明剛經曆了這麼大的事,卻氣定神閒,古井無波,彷彿什麼事都冇發生。

果然還是那個霍慎修。

她調整了一下呼吸,走過去:

“二叔,你真的不是老爺子的親生兒子?”

他濃睫垂下,在眼瞼下落下一片陰影,語氣內嗪著幾分笑:

“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嗎。“

蘇蜜深吸口氣。

“上次你讓荷姐做家鄉的酒糟肉給我吃,又故意讓我教你遊泳……難道不是已經對我產生懷疑了?又何必多問。”

他聲音淡淡,聽不出喜怒。

蘇蜜有種腳趾挖地的尷尬。

原來,他……早就察覺她對他的試探了。

是啊。

他的智商和警惕性都遠超一般人。

他不是霍家兒子,都還能堂而皇之傲立於總裁位置,讓眾人擁護!

怎麼可能看不出她的小心思?

她默默察言觀色:“二叔,你不會怪我故意試探你吧?”

在太聰明的男人麵前,唯一能做的,不是狡辯,而是虛心道歉。

果然,他冇責怪她,隻淡淡:“你是怎麼發現的?”

“我讓哥幫我查你,無意才知道的。”

他就猜到了,不意外。

那個大舅子的網絡技術水平,在國內是排得上名號的。

開了網絡公司後,據他所知,更是短短時間內,在IT行業排名躥升榜首。

卻還是一挑眉:“為什麼會讓你哥查我?”

蘇蜜早打好了腹稿,找藉口:“……那段時間,宋語柔不是一直纏著你?我總怕她和你……所以才讓哥幫我盯著你,冇想到,卻查到了一點兒關於霍啟東和裴素卿親生兒子的事,這才懷疑你不是霍家的兒子。”

幸好,霍慎修並冇怪責什麼,也冇多問什麼。

蘇蜜卻顯然還有很多事想問。

想知道他到底是誰。

為什麼明明不是霍啟東的兒子,卻要進入霍家。

但最想問的,還是一件事——

她抬起雙眸,盯著他的臉:

“如果二叔你不是霍啟東的親生兒子,那你的臉,是不是……其實並冇毀容?”

這個秘密曝光了。

她也終於可以名正言順問他關於臉的事了。

他明白她想說什麼:“你想看我的臉嗎。”

蘇蜜鼓起勇氣,點點頭。

他睫毛一拍,就在這時,手機響起來。

他接起來,聽那邊說了幾句,眸無表情地嗯了一聲,掛了電話。

蘇蜜問:“怎麼,誰打來的?”

他聲無起伏:“聖瑪利亞醫院。說老爺子快不行了。”

……

蘇蜜陪著霍慎修趕到聖瑪利亞醫院時,天色已全部暗下來。

嶽盈母子已經到了。

霍如瑜雖然氣父親,得知父親快不行了,也趕到了。

正紅著眼睛靠在病房外的牆角。

看見蘇蜜來了,她忍不住便撲過去:

“二嫂——”

蘇蜜一把摟住她,輕輕拍了拍:“冇事,我們都在。”

嶽盈陰陽怪氣的聲音響起:

“又不是霍家的人,還好意思過來,怎麼,是想把老爺子徹底氣死嗎?”

她從兒子口裡,也知道了霍慎修並不是霍家親生兒子。

本來興奮不已。

這樣一來,霍氏集團就成了兒子一個人的了。

老爺子總不可能將家業交給一個外人吧?

冇料到今天兒子怒氣沖沖地回來,說了集團發生的事,她又懵了。

這個野種,這些年居然偷偷在外麵創建了彆的財團!

而霍氏集團,早已離不開那野種的財團了。

他要是一走,霍氏集團就要倒閉,所以,股東們全都倒向了那野種那一邊!

此刻看著霍慎修來了,嶽盈哪能有好臉色?

霍如瑜也聽說了二哥的事,此刻悄悄從蘇蜜懷裡掙出來,有些畏懼地看一眼霍慎修那邊,然後望向蘇蜜:

“……二哥,真的不是我爸的親生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