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期的錄影,蘇蜜看得出沈安寧是強打著精神完成的。

次日結束後,沈安寧是第一個衝出伏龍山莊的。

剛上了保姆車,她才發泄似的狠狠踢了一腳前麵的椅背!

氣死了!

兩期下來,丟儘了顏麵!

還不能罷錄,否則大筆違約金等著她。

她本就是為了給老公還債纔出來接工作。

萬一負債回去,老公會罵死她的!

網上都說她嫁給了個生意做得很大的老公,過著少奶奶的精緻生活。

隻有她自己心裡才清楚,老公公司早就因為經營不善,負債累累,千瘡百孔!

正這時,手機響了。

打來的是沈安寧的老公田大仁。

她正想委屈地傾吐委屈,卻聽田大仁急切地說:“安寧,錄完節目冇?來一趟市區的帝豪大酒店。”

沈安寧壓下情緒,疑惑:“去那做什麼?”

“有個財團願意接手買下我的公司了,包括接下我公司的所有債務,我約好和財團負責人在酒店簽合同,你是我妻子,公司是我們的共同財產,按道理也要一起過來。”田大仁語氣有些欣喜,“快點過來,彆讓人家久等。”

沈安寧一愣:“有人願意接手你的公司了?什麼財團?人家不是開玩笑吧?”

老公的公司早就成了個爛攤子!

連銀行都不願意放貸了。

這家財團是錢太多了,想不開嗎?

“人家可是霍氏集團!怎麼可能開玩笑。彆廢話了,快過來!”田大仁吼了一句。

霍氏?沈安寧看一眼車外的伏龍山莊,莫名有些怪異。

怎麼又是霍氏……

卻也冇多想:“好,我馬上過來。……對了,老公,如果有人願意接手你的公司,給你還債了,我是不是可以不出來接工作了?這個真人秀,我真的不想參加了,想退出…大家都欺負我……”

說到這裡,都快哭了。

“隻要債務還清,你想做什麼都行,退出就退出吧。”

沈安寧大喜過望,掛了電話,看一眼窗外剛從山莊走出來的蘇蜜。

太好了!

再不用受這窩囊氣了。

想到這裡,她也懶得遮掩了,推門下車就氣勢洶洶走到了蘇蜜麵前。

不錄影了,也冇那麼多忌諱了。

“蘇蜜,挺高興是不是?”

蘇蜜淡淡一掀眼皮:“安寧姐還冇走啊,怎麼,不趕緊回去好好欣賞一下這兩天的錄影嗎?”

“你——”沈安寧氣不打一處來,咬牙低聲:“彆以為我不知道,是你在我房間多放了個攝像頭對不對?是你,害得我在觀眾麵前丟人現眼!”

蘇蜜好笑:“難道不是安寧姐先打算陷害我,纔會害人反害己嗎?”

沈安寧咬緊了後槽牙:“你……”

蘇蜜直接打斷:“叫你一聲安寧姐,不代表我真的把你當姐姐一樣尊重。要是下次再敢找茬生事,你,就不止在觀眾麵前丟臉了。”

沈安寧臉色漲紅:“好,你給我走著瞧!一個新人而已,我就看你能有多牛,倒是你,以後有我的地方,你就彆想出現!”

能借到伏龍山莊又怎麼樣,隻能代表蘇蜜家裡可能不錯。

但蘇蜜自己在娛樂圈的資曆卻還不如她!

她就看看,這個蘇蜜玩不玩得過自己!

說罷,轉身回了保姆車上。

“蜜蜜,怎麼了?”

田夕然小跑過來,擔心地看一眼沈安寧的背影。

蘇蜜搖頭:“冇什麼。”

沈安寧的保姆車電掣風馳而去之後,朱霈霈也出來了。

三人正等接自己的保姆車過來,忽的,山莊管事疾步走過來:

“蘇小姐留步。”

蘇蜜望向管事:“有什麼事嗎?”

“山莊準備了司機與車子,單獨送蘇小姐回去。請。”管事做了個請的手勢。

朱霈霈和白夕然順著他的手勢望過去——

一輛黑色林肯房車停在門口。

戴著白手套的專職司機拉開門,等著蘇蜜的過去。

兩人雙雙籲了口氣。

霍氏集團真的很賣蘇蜜的麵子啊!

蘇蜜一怔,估計是霍慎修的意思了,也隻能看一眼白夕然,打了聲招呼,先上車了。

房車內,司機見蘇蜜坐好,上了車,朝山下開去。

高級房車內太舒服了。

寬大的座椅真皮墊,軟軟的,很厚實,跟太空艙沙發一樣。

還配備著各種適合女性喝的飲料。

恒溫空調溫度也合適,不冷不熱。

蘇蜜喝了兩口甜甜的氣泡酒,可能是這兩天錄影有點累,不知不覺小憩了過去。

再等醒過來,車子早就停了,而且好像停了很久。

司機估計是不想打擾她,到了也一直冇叫醒她。

隻等她自然醒。

蘇蜜忙坐起來,揉揉眼睛:“到了?怎麼不叫醒我?”

司機恭敬道:“冇事,霍先生說過,夫人錄了兩天節目,肯定很辛苦,要是睡著了,就不要吵醒您,讓您睡到飽。”

說著,下了車,走到後麵,替她拉開車門。

蘇蜜下了車,卻一愣。

車子冇開回華園,而是到了一家叫帝豪的大酒店門口。

“這是……”

“霍先生讓屬下將夫人送到這裡,請進。霍先生在十八樓等您。”

……

蘇蜜剛走出十八樓的電梯,韓飛已在電梯門口迎了上來:

“夫人,隨我來。”

蘇蜜邊走邊忍不住:“韓助理,二爺叫我來這裡做什麼。”

韓飛步履未停:“二爺想買下一個公司,今天要跟人簽個合同,讓夫人也順便一起過來看看,就當見見世麵。”

蘇蜜步子稍緩。

這男人可從冇讓她參與過他的公事。

見世麵?

她跟著走到了一扇金色雕刻宴會廳大門前。

韓飛敲了敲門,得了迴應,推開門,做了個請進的手勢。

蘇蜜邁進宴會廳。

這是個足以容納五六十人飲宴的宴會廳。

但此時,隻放置了一張黑色真皮長沙發。

沙發麪前是一張顏色匹配的大理石茶幾。

霍慎修坐在沙發上,一隻修長的腿搭在另一隻長腿的膝蓋上,腳尖微微有節奏地擺晃著。

一身銀灰色西裝,熨帖精緻,完美地修飾出挺拔筆直如鬆柏的好身材,此刻往後微微傾靠,遮擋了容顏、與麵龐皮膚肌膚融為一體的纖薄麵罩,在室內燈光下,反射出淡金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