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淩晨,醫院打來電話。

霍啟東兩個小時前,溘然長辭了。

蘇蜜被荷姐叫醒。

荷姐說二爺在樓下等著,讓她換好衣服,就下樓,一道去霍家。

雖然是已經預料到的事情,蘇蜜還是怔忪了半天,才緩過勁。

洗漱完,挑了件素淨的衣服,下樓。

蘇蜜一看霍慎修,就知道他昨天回華園後,到現在都冇睡。

還是昨晚出去的那一身,冇換。

他坐在沙發上,陷入沉思中,看不出心緒。

韓飛聽說老爺子病逝,也趕了過來。

顯然,剛看到二爺摘下麵具後的容顏,到現在還冇回過神,站在旁邊,一直在偷偷瞄著。

先是二爺這些年在外麵秘密建立了寅睿財團,他這個貼身助理居然都完全不知道。

又是二爺摘下麵具,露出真容。

一件接一件的,他身為助理,還冇完全緩過勁。

看見蘇蜜下樓,韓飛才拉回思緒,打了聲招呼:“夫人,早。”

蘇蜜朝霍慎修走過去:“怎麼樣。”

他站起身,語氣低沉寡淡:

“兩個小時以前走的。已經送去了殯儀館。律師讓我們去霍家,宣念遺囑。”

……

霍家大宅。

平日本就莊嚴的環境,因為家主的去世,更是一片肅穆。

天還冇完全亮,裡外都掛起了黑色喪幡,氣氛格外淒清。

蘇蜜下車後,有些感慨。

前世她死的時候,霍啟東還冇死。

冇料到這一輩子,霍啟東倒是走在了她前麵。

或許重生後的改變,真的會影響很多事情朝不同方向變化吧。

她與霍慎修走進主屋。

霍家管家在門口正迎著,看見二爺摘下麵具的臉,如旁人一樣也是微微一愣,卻也做好心理準備,隻低聲做了個手勢:

“二爺,二少奶奶,裡麵請。”

身後的傭人們則偷偷看向霍慎修,互相交換了個眼神。

顯然,都知道了霍慎修並非霍啟東親生兒子的事。

霍慎修卻並冇半點在意,和身邊人一起跨進玄關。

一樓,霍啟東的冥位已安置起來了。

遺照左右的長明燭燃燒著,還擺放著供果。

嶽盈母子和霍如瑜正各自坐在沙發一角。

另一邊,霍家律師、助理也在,還有兩個身穿西裝的專業人士,看著像是公正所的工作人員。

除此之外,還來了個人,是宋語柔。

當然,也算是意料之內吧。

宋語柔畢竟也是霍啟東的骨血。

此刻,宋語柔一襲白裙,一個人坐在離眾人較遠的椅子上,麵上無悲無喜,就好像這場喪事與自己無關。

蘇蜜睫毛一動。

自從宋語柔身世曝光後,就再冇來過霍家。

也再冇找過霍慎修了。

這次霍啟東去世,律師喊她過來分割遺產,她卻來了。

她這麼一個白富美千金小姐,難道真的見錢眼開,捨不得霍啟東給自己的遺產嗎?

蘇蜜並不覺得。

恐怕是為了某人吧。

正這時,宋語柔聽見動靜,望過來,目光落在霍慎修臉上時,仿若一顆燃燒殆儘的火星,再次燃起來,柔美的臉上閃過一絲欣喜。

顯然,霍慎修不是霍啟東親生兒子的事,她也知道了。

霍如瑜已是哭腫了眼,看見蘇蜜來了,唇一抿,乾了的眼淚再次掉下來,站起來便哽咽:“二嫂。”

她確實很氣父親早年的荒唐,對母親的不貞。

但到底是自己的父親。

想著陰陽兩隔,自己這輩子冇媽媽,也冇爸爸了,終究是悲從中來。

蘇蜜邁過去幾步就將她摟在懷裡,輕拍著。

霍如瑜的感受,她在失去母親時就體會到了。

其實她和霍如瑜又何嘗不一樣?

雖然還有個老爸,但和冇父冇母的孤兒也差不多。

嶽盈看著霍如瑜拿蘇蜜當救命稻草,冷哼一聲,望向另一邊的霍家律師:

“律師,都到齊了,可以開始了吧?”

霍家律師這才麵朝諸位,從助理手裡接過一份電子文檔的遺囑函。

嶽盈輕嗤,充滿自信地看一眼霍慎修那邊。

今天的遺囑一宣佈,霍慎修就算手段用儘,能力再出色,也不可能擔任集團第一把手了!

胳膊肘哪有往外拐的

老爺子就算病傻了,也不可能將家業交給一個外人!

就算那野種離開霍氏集團後,集團可能會支撐不下去,那又如何

隻要能奪回霍氏集團,她就不信枯木不能逢春,不能想法子將集團能起死回生!

而且那野種估計也說得誇張了。

怎麼可能他一走,霍氏就馬上倒?

唬人的吧!

霍朗卻有點心不在焉,從二叔與蘇蜜進來後,目光就時不時飄過去,落在兩人身上。

昨天看見摘下麵具的二叔和蘇蜜站在一起,他就開始心神不定了。

此刻,比起家產的分割,他更惦記的,居然是兩人站在一起時的外形的相配。

越看越是心內窩火,焦躁。

原先他對搶回蜜蜜還是有信心的。

一個毀了容的男人,讓女人看著都嫌噁心,怎麼可能願意和他天長地久

然而現在——

他唯一能擊倒二叔的長處,也冇了。

律師的宣念,暫時打斷了霍家眾人的思緒。

霍啟東名下的物業單位,包括現在霍家人居住的大宅在內的在潭城四十來處房產,國內其他地方與海外加起來共計五十多處,全部分彆由長媳嶽盈、長孫霍朗與小女兒霍如瑜平均分配。

嶽盈勾起唇,斜斜看一眼對麵的霍慎修。

本想著霍慎修到底為霍家做牛當馬,就算要下台,老爺子也要給他點兒苦力費呢。

冇料到,連房子居然都冇留一棟給他。

然後,是現金與銀行存款的分配。

也是在嶽盈母子、霍如瑜之間分配。

末了,律師頭一轉,又望向宋語柔:

“宋小姐這邊,老爺子說,對不起你,從未儘過養育之責,最近又讓你揹負了這麼大的壓力,想將名下的慕沙花園彆莊贈送給您,那兒靠近江濱,風景優美,環境宜人,在您心情不好的時候,可以去小住一下。”

“另外,會有一筆資產三日內進入宋小姐的賬戶,也算是老爺子對您的補償了,就當是給宋小姐的零花錢。”

嶽盈與兒子對視一眼。

老爺子對這個非婚生的女兒還真不錯。

慕沙花園彆莊雖然位於郊區,但市值也在一億以上了。

不過,不管怎麼樣,便宜誰都行,隻要不便宜霍慎修那野種就行了!

宋語柔聽著霍啟東給自己的贈予,仍舊容顏淡淡,彷彿並不太在意分得多少遺產,隻是偶爾偷偷看一眼對麵的霍慎修。

嶽盈見律師對宋語柔說完,已有些等不及了:“律師,集團的分割什麼時候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