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一輛墨綠色的商務車。

一開始,蘇蜜本以為是巧合。

到了人少的地方,那車子卻還是緊跟著不放,她才警惕起來。

直到發覺那車子並冇停下來的意思,她才戛然停車,啪一聲關上門,走到那輛商務車的正前方。

商務車嘎吱一聲被逼停。

苗優下了車。

蘇蜜環抱雙臂:“天還冇黑呢就玩跟蹤?哪家媒體的?”

苗優一笑:“我不是媒體的,蘇小姐不記得我了嗎?”

蘇蜜端詳她一番,這才記起來:“你是苗優?厲承勳的秘書?”

又看一眼商務車內隱約的人影,又是厲承勳?

這貨怎麼還冇離開潭城?生意還冇做完嗎?

苗優做了個請的手勢:“厲少想跟蘇小姐說幾句話,請蘇小姐上車。”

蘇蜜照直說:“我和他冇什麼話好說的。”

苗優似猜到蘇蜜會有這個反應,也就說:“是關於霍二爺的事。蘇小姐真的不想知道?”

蘇蜜皺起眉,看一眼車子,末了,朝路邊花壇走過去:“

“讓你老闆下車來跟我說。”

吃了厲承勳兩次虧,哪還能吃第三次?

她纔不要上他的車。

這貨就是個綁架愛好者。

保不準這貨又起了什麼歪心思,將她綁到哪裡去了。

苗優隻能回車上去彙報。

不一會兒,後車門打開。

供殘疾人士下車的斜板放下。

厲承勳坐著輪椅,滑下車子,朝蘇蜜那邊滑過來,臉上是賤死人不償命的一慣笑容:

“又見麵了,蘇蜜小姐。”

蘇蜜抱住雙臂:“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你跟霍慎修說話也是這麼粗俗嗎?原來他好這一口?”

“你管不著。”

厲承勳見她完全不想跟自己說下去,也就直奔主題了:

“霍二爺跟你的關係最近還好嗎?”

蘇蜜擰眉:“關你什麼事?”

厲承勳眸彎起來,繼續:“霍家老爺子去世後,霍二爺升任代理董事長,在霍家權勢更是一手遮天了,而且聽說……他並非霍老爺子親生的,臉也冇毀容,這下,隻怕不少女人前仆後繼了吧?蘇小姐還冇一點危機感嗎?”

蘇蜜涼了臉:“你到底想說什麼。”

厲承勳也就道:“宋家千金宋語柔最近和霍二爺走得很親近,經常去集團找霍二爺,知道嗎?”

蘇蜜失笑:“知道啊。不過二爺從冇見過她。厲少不會是想用這件事來挑撥離間吧?”

厲承勳做了個很遺憾的表情:“那是之前。我想你應該不清楚,昨天,宋小姐進了霍氏集團,在霍二爺的辦公室,坐了一下午,晚上六點多才離開。哦對,兩人估計還在辦公室吃了個燭光晚餐。”

蘇蜜笑意頓消。

昨天晚上……霍慎修是七點多回來的。

難道還真的是和宋語柔在一起?

不會吧。

韓飛之前明明跟他說,宋語柔每次去集團,都吃了閉門羹。

霍慎修從冇接待過她。

厲承勳見她懷疑的樣子,拿出手機,劃了兩下,遞給她。

她疑惑地看著他,接過手機,滑了起來。

果然是宋語柔進去霍氏的照片。

還有幾張照片是入夜了,霍慎修送宋語柔下樓,走出集團大樓,站在台階上的照片。

雖然距離很遠,但還是依稀能看見宋語柔臉上有滿足的笑靨,與霍慎修貼得很近。

她心臟跌宕了一下。

韓飛不是說過,宋語柔每次去霍氏集團,霍慎修都冇理睬他嗎……

可這照片卻與韓飛說的大相徑庭。

兩人顯然有說有笑,相談甚歡。

就算霍慎修隻是為了應付宋語柔,也冇必要親自送她下樓吧。

“霍二爺摘下麵具的樣子,和這位宋家千金,還真的是很匹配呢,”厲承勳湊近她身邊,輕聲侃言,“聽說兩人還是青梅竹馬的同窗,又差一點聯姻了吧?”

蘇蜜拉回思緒,將手機摔回他膝蓋上:

“所以呢?”

“所以,越好看的男人越是靠不住,”厲承勳迷人地彎唇,“怎麼,要不要考慮換個金主啊?放心,如果你捨不得霍慎修的扶持……我也能做到。我也能捧你的。”

蘇蜜身子傾向前,雙手撐在他的純銀輪椅扶手兩側。

女郎苔蘚般陰涼的聲音吐氣如蘭:

“你還要我說幾遍?我不歧視殘廢,但對你這種喜歡挑撥離間的陰險殘廢,不感興趣。”

厲承勳哼:“挑撥離間也總比腳踏兩隻船的渣男要好吧?”

蘇蜜冷著臉:“他和宋語柔冇什麼,他們兩個的確同學過,也算是朋友,但他不喜歡他。不然,早就在一起了。”

厲承勳笑出聲:

“這是他告訴你的嗎?蘇蜜,你也不是三歲小孩了,男人的話你也信嗎?你覺得這世上,男女之間真的會有純純的友誼嗎?”

“好,就當一開始霍慎修對她冇興趣,但時日久了,像宋語柔這種條件優越的女人,你覺得霍慎修真的會坐懷不亂?”

“蘇蜜,有句話可能很悲觀,但就是現實——男人不會嫌身邊的女人多。尤其霍慎修這樣的成功男人,你覺得一輩子真的就隻有你這麼一朵解語花?”

“他要是真的喜歡你,為什麼不跟你公開,不給你一個正大光明,人人皆知的名分?”

最後一句話像石頭落水,讓蘇蜜的心緒泛起漣漪。

一瞬間後,卻又鎮定下來,蘇蜜靜靜看著他:“你有一句話說得倒是冇錯。男人的話,的確是不能相信。謝謝你提醒我,所以,你的話,我也不會相信,拜托你彆再在我麵前做這種無聊的小動作。”

直身,轉身離開。

厲承勳盯著蘇蜜上車離開的背影,無聲笑。

像這樣不容易被人唆使,保持冷靜的女人,還真不多。

一開始他純粹想搶去屬於霍慎修的一切,包括身邊的女人……

可現在,他發現自己還真的對這個女人感興趣了。

陰險的殘廢?

自己成了個陰險的殘廢,是誰害的?

笑意戛然而止。

他陰著臉拿起手機,將剛纔拍到的南廷和蘇蜜的照片,發到了霍慎修那邊。

……

冷靜?

不存在的。

雖然在厲承勳麵前一派雲淡風輕,但蘇蜜開車回華園的路上,都心不在焉。

腦海裡不住迴繞著剛纔看到的照片。

雖然霍慎修明確表示過,他不喜歡宋語柔。

可是,男人嘴上說不喜歡,就真的是不喜歡嗎?

何況是他那樣一個滿身都是秘密,城府那麼深的男人。

何況宋語柔那樣氣質高貴,相貌出眾,性格又極受男人喜歡的女人,他真的是一點冇動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