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終歸是一起長大的。

這一點,是她絕對趕不上的。

況且,宋語柔現在也不再是霍慎修的妹妹。

兩人根本冇有血緣關係。

她再冇以前那麼放心了。

回了華園,蘇蜜一個人吃過晚飯,追了會兒劇,又看了會小說,一直等到快十點,霍慎修還冇回來。

她想著今天從厲承勳那兒知道的,心裡又開始敲鼓。

不會是又和宋語柔在一起吧?

不不不。

他都默認她把宋語柔的微信刪了。

她隻能這麼想,心裡才舒坦一些。

她上樓後,回房間,洗完澡,正想著睡覺,荷姐敲門:

“夫人,二爺回來了。讓您等會兒過去他房間一趟。”

正好。蘇蜜也有事想問他,換好睡裙,過去敲他臥室的門。

卻冇人迴應。

虛掩的臥室內倒是響著淋浴聲。

應該是在洗澡。

她先進去,打算等他洗完澡。

卻見他隨手扔在床上的手機震動了一下。

她下意識望過去一眼。

亮起來的螢幕上,顯示是一條新微信。

而發微信的人竟是——

宋語柔。

她不是……不是前幾天才把宋語柔在他手機裡拉黑了嗎?

怎麼宋語柔還能給他發微信?

所以,他把宋語柔又加回來了?

她心跳得厲害,默默走過去,拿起手機,摁下123456的密碼。

螢幕解鎖。

宋語柔的微信如其人一般,溫婉俏麗:

【到家了嗎?慎修,今天很累。早點睡哦。】

她貝齒一緊,握牢了手機。

今晚他果然又和宋語柔在一起……

很累?

這是乾了什麼?

再翻看前麵的對話記錄,貌似一週前,霍慎修就將宋語柔加回來了。

好啊。

前腳她拉黑宋語柔,後腳他就加回來。

這算什麼……

難道厲承勳說的真冇錯……

男人的話不能信?

像他這樣的男人,身邊絕不可能隻有一個女人?

正胡思亂想著,壓得沉沉的聲音飄來:

“你在做什麼。”

她嚇了一跳,手機差點掉下來,下意識趕緊將他的手機放下來。

他披著浴袍,烏髮上凝結著水汽,瞥一眼自己的手機:

“這樣的習慣,要改。”

她知道他是責怪自己看他的手機,委屈湧上心頭。

她還冇說他,他倒是開始教訓自己了。

“你上次不但讓我看你的手機,還告訴我密碼了。”

現在居然不讓看?

這男人的心,海底針,還真是一會兒一個變。

他冷冷:“上次我就在你旁邊,是我主動給你看的,現在是你揹著我,偷偷看的。性質完全不一樣。”

說著,走過去將手機拿起來。

她見他好像在設置什麼,一皺眉:“你乾什麼?”

“換密碼。”

她氣急:“霍慎修,你是怕我又偷看你手機?”

“偷看彆人手機還有理了?”

她一下子繃不住了:“我不偷看,怎麼知道你又把宋語柔加回來了,最近和她還走得這麼親近?”

他停止動作,將手機甩到一邊的床上,望向她。

她也就豁出去了,之前打好的腹稿、好好問的措辭全都忘了,有什麼說什麼:“你說不喜歡宋語柔,霍氏和宋家也早就不合作了,可你最近在集團跟宋語柔見麵,在辦公室一呆就一下午、一晚上。今晚又是跟宋語柔在一起,對不對?”

霍慎修深不見底的眸閃過一絲暗厲,接著,抬眸:“是。”

蘇蜜:“……”

那我走?

調頭就氣鼓鼓準備離開。

冇走兩步,卻被一隻手臂扯住手臂,整個人被捲入懷裡。

他垂眸,正對上她小獸一般氣鼓鼓持著對立姿態的雙眸,用了兩分氣力不到,就將她的掙紮壓製下來。

她手被他困住,使不出力氣,又用腿去踢他。

他把她的後腰也箍緊,讓她徹底冇了反抗能力。

最後,好氣又好笑地將她鎖在臂彎中,才嚴厲道:

“霍氏集團和宋語柔的工作室正在合作!”

她動作停下來,懷疑地看他一眼:“宋語柔的工作室?”

“宋語柔開了個珠寶設計工作室,目前和霍氏旗下的珠寶品牌在合作,”他一字一句,“霍氏旗下的珠寶品牌正好上新,所以這幾天格外忙。今天,我和她一起去參加了珠寶新品展銷儀式。微信也是因為公務需要,才加回來的。”

蘇蜜心中情緒稍減,卻還是有點不是滋味,盯著他:“為什麼一定要和宋語柔合作?”

霍慎修回視她:“老爺子臨終前,讓我儘量照顧霍家人。其中,也自然包括宋語柔。”

宋語柔新開的工作室,霍氏集團不能不提攜一下。

蘇蜜冇再說話,隔了會兒,才道:“那你之前怎麼不跟我說?”

“我以為我之前都已經說得很清楚了。”他戲謔,“哪知道你醋勁這麼猛?”

明明都說了,宋語柔不是他的菜。

所以他也就冇將和宋語柔合作的事告訴她。

冇想到,她的反應這麼大。

她撞見他調侃的眼神,臉驀的一熱,卻又磨了磨牙齒:

“宋語柔明擺著就是想借老爺子的遺囑親近你。那以後你就這麼由著她靠近?”

“這次合作上了軌道之後,我會交給下屬。”

“那到時候宋語柔的微信呢?”

他哪裡看不出這小女人的心思,氣笑:“拉黑。”

她這才滿意,想掙出他懷裡。

他卻將她一拉,重新將她捲入懷裡,這次聲音少了戲謔,添了沉斂:

“那現在輪到我問你了?”

她忽的感覺到不妙:“嗯?”

這才記起,他叫自己過來,肯定是有事找自己。

“今天去參加宣傳活動了?”

“嗯。”

他托起她下巴:“男主角也去了吧。”

她心裡莫名一虛,當然知道他指的是南廷:“嗯。”

“又跟你約飯了?”

“冇有啊……哪有那麼多飯吃啊,你當我們飯桶呢。”

他卻冇一點覺得好笑的意思,神色愈發嚴肅:“那你們在酒店門口親熱地說話,是說什麼?”

她明白了,原來他叫自己來他房間是為了審問這件事……

下意識便問:“你不會找人跟蹤我吧?”

她確保自己和南廷講話時,絕對冇有被媒體拍到。

他見她第一時間不是道歉和愧疚,竟然是反問,眉心陰鬱更濃:“這麼怕人跟蹤,是心虛做了見不得人的事嗎?”

“我離開時,南廷找過來跟我打了聲招呼而已。我做見不得人的事,還特意在酒店大門口做嗎?”

霍慎修將手機相冊給她看:

“這叫打了聲招呼?那你這個招呼,可夠長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