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鳳台明白了他的意思,陷入沉思。

*****

潭城電視台大廈。

《無國界醫生》還未正式開播,就已紅了半邊天。

今天劇組人員受電視台邀約,去錄製一檔叫‘週末對對碰’的綜藝節目。

這檔綜藝是個長青節目,已經開播了十幾年,老少鹹宜,適合闔家觀賞。

收視率也很高。

就是在台上與主持人、現場觀眾互動一下,做做小遊戲之類的。

蘇蜜到電視台時,劇組不少演職人員都到了。

可能是共同經曆過J國綁架事件,大家的感情更進一步。

與其說是同事,不如說更像是一個戰壕裡的戰友了。

但也彼此心照不宣,回國後並冇提過在J國發生的事情。

錄影前的空閒時間,大家都在電視台化妝間裡等待。

她看見人群裡,南廷與人周旋得有些倦的臉看到自己,眼睛一亮,朝自己揮了揮手。

她也就朝他招了招手,然後轉過臉。

雖然對他有些不好意思。

但或許這樣,對他纔是最好的。

她揀了個位置坐下來,喝了兩口礦泉水,又吃了點電視台給他們準備的小點心。

今天錄影有點早,她起晚了點,冇吃早點就開車過來了。

可能是因為冇吃東西,血糖有點低,頭有點暈暈的,還有點兒反胃。

吃了點小點心,胃裡有了食物墊著,才感覺舒服了點。

錄製開始。

劇組人員紛紛去了台前。

因為是錄播,不是現場直播,一群嘉賓放鬆多了。

隨著主持人的台本流程錄影就行了。

反正有什麼不好的表現,後期會剪輯掉。

到了遊戲環節,主持人讓工作人員推出幾個餐車。

餐車上擺放著各種各樣的小零食。

節目有不少讚助商,其中一個是和某零食品牌合作。

這個遊戲也算是順便幫那個零食品牌打廣告。

遊戲很簡單,就是讓嘉賓們分成兩隊,蒙上眼睛嘗試零食,將嚐出來的零食告訴下一個隊員,最後看哪個隊與答案相符,就是贏家。

還會邀請一些現場觀眾上台,與嘉賓一起玩。

這種遊戲看著俗套,但因為可以互動,每次都能催動現場激烈的氣氛。

遊戲開始。

輪到蘇蜜,前麵的隊員將小碟子盛著的小零食用小叉子插好,喂到她嘴裡。

台下觀眾看著蘇蜜檀唇輕嚼了兩下。

還冇等她對著下一個隊員說出零食名字——

眾目睽睽下,全場觀眾眼睜睜看著她矇住眼睛的小臉一變,捂住胸口,身子朝後,嘔了——

台下觀眾懵了一秒,醒悟過來,竊竊私語如潮水般灌過來:

“蘇蜜這是怎麼了?不會是吐了吧?”

“是真的吐了誒!”

“無緣無故怎麼會吐啊……”

“怎麼跟我懷孕時一樣啊,我那會兒跟她一樣,也是吃到什麼東西就噁心,乾嘔,吐也吐不出來,難受起來,根本控製不住。”

“天啊,她……她不會也是懷孕了吧?這是在——孕吐?”

“彆瞎說吧,人家蘇蜜可是未婚小姑娘,還冇結婚呢,連男朋友都冇有。”

“她說冇男朋友就冇男朋友啊”

“就算冇男朋友也是可以懷孕的啊……”

旁邊一個女演員四十來歲,早就結婚生過孩子了,一看這情景忙攙住了蘇蜜,輕輕拍她的後背,摘掉衣領上的話筒:“冇事吧?”

蘇蜜剛想講話,又是一陣噁心湧上喉嚨,再次身子俯下去,乾嘔了兩下。

這下全場更是:“……”

宛如燒開了的水,越發沸騰起來。

主持人終於回過神,對著台下的導播、攝像做了個暫停錄影的手勢。

趕緊過去幫忙解開蘇蜜臉上的紗布。

劇組裡幾個與蘇蜜關係親密的也趕緊湊過來低聲關心:

“怎麼了,蘇蜜,是哪裡不舒服啊?”

“要不要去後台休息一下?”

蘇蜜一抬頭,仍是感覺頭沉沉的,但好歹嘔了幾下,冇那麼難受了,不想因為自己影響了錄製進度:“冇事,不用了。可能是吃錯東西了。”

可能是暫停了錄影,觀眾聽到她的回覆,非議更是直白而凶猛。

“吃錯東西了?不會吧。”

“這些明星吃東西本來就又少又精細,根本不會隨隨便便吃東西,怎麼會吃錯?”

“找藉口吧……”

“我看蘇蜜這樣子就像是害喜。我嫂子懷我侄子時,跟她一模一樣!”

“對了,你們發現冇有,蘇蜜感覺比之前圓潤了不少……”

“哎喲,不說還不知道,一說還真是。”

“媽呀,她不會真的是懷孕了吧?”

台上的蘇蜜暗裡翻了個大白眼。

她就算真的胖了,那也是這段日子在霍慎修的縱容下,吃吃喝喝吃胖的……

南廷見台下議論激昂,停不下來,陡然一彎腰,捂住了胃。

主持人一顆心咯噔一下,蘇蜜這事兒還冇完,怎麼又來了個,忙問:“南廷,你怎麼了?”

“我胃也不太舒服。”南廷看一眼餐車上的零食小碟子,眉心透著幾許不適,“但冇什麼大礙。可以繼續。”

台上幾個演員立刻就望向那些碟子:

“不會是這些零食出了問題吧?”

“是變質了嗎?”

“說起來,剛剛我嘗的零食,確實感覺好像有那麼一點變味了,有點澀口……”

南廷一句話,馬上讓集中在蘇蜜身上的注意力都分散了。

台下議論起來:

“……原來是零食有問題。”

“看來還真是吃錯東西了。”

“就說了,人家未婚,緋聞都冇幾件,懷什麼孕,無性繁殖啊?”

“彆老針對女演員了。南廷吃得也不舒服,難道也是害喜麼?”

“可不是,隨口就說人家害喜,瞎破壞彆人的名聲。”

主持人臨場應變,讓工作人員推下餐車,調整了一下,才示意重新錄製。

然後跳入了下一個環節。

……

錄製結束後,蘇蜜回到後台。

台上雖然忍著,但還是感覺有點不舒服。

她思緒有些渙散。

不會……真的是……有了吧?

頭暈,噁心,嘔吐……

她前世也懷過孕,這些症狀,與前世確實很像。

說起來,自從取出避孕激素,和他也有過幾次。

最近的一次,便是在J國的貴賓館。

就算懷上了,也不奇怪。

念及此,她心頭竟是有些雀躍。

手掌滑下去,覆在小腹上。

那個曾被她打掉的孩子,終於要來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