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蜜臉色一動:“什麼問題?”

“你的AMH值非常低,”楊醫生拿著一隻原子筆,筆尖指了指蘇蜜眼皮下的報告單中的一項,“一般30歲以下的女性,最低值也應該在2左右,可你,連0.2都不到。”

頓了頓,歎口氣:“我想,你應該清楚AMH值代表什麼。”

蘇蜜呼吸凝住。

她之前做皮下避孕之前,檢查過身體,當然清楚。

AMH值就是抗繆勒試管激素,代表著女性的卵巢存儲能力。

也可以說是衡量女性生育潛力的一個重要數值。

AMH值低,很難懷孕。

她平息了紊亂的心情:“楊醫生,你是說我不能懷孕?”

難道這就是為什麼她明明取出了皮下避孕激素,之後也與他歡好過數次,卻並冇懷孕的原因?

楊醫生照直說:“也不能說完全不能,隻能說,這項數值低,懷孕的機會可能比其他人小很多。”

“會不會是弄錯了?我之前皮下避孕時,檢查過這些項目,當時AMH值應該是正常的,要不然,您也不會跟我做這個手術。為什麼現在會變這麼低?”蘇蜜還是有些不敢相信。

楊醫生看著她,淺淺歎息一聲,說道:“那麼,你也應該記得,術前同意書上標註過,皮下避孕術有可能會對婦科造成一定影響,比如非經期出血,或者其他。這個其他,就包括了會對你的卵巢功能造成一定影響,像現在這樣,讓你的AMH值變低,影響你後期的懷孕。”

蘇蜜眸子一動。

她當然知道有影響。

前世她就是因為皮下避孕後非經期出血,纔會暫時將避孕激素取出來。

隻是冇想到,今生她提前拿出了避孕激素,卻還是逃不了身體的影響。

而這次的影響,不再是非經期出血,而是——不能懷孕了?

之前自己不懂事的債,到底還是得償還嗎?

楊醫生見她不說話,安慰:“你也不用灰心。目前數值低,也不代表一直數值低,回去好好調養一下,定期複查,你這麼年輕,也不一定不能懷孕。”

蘇蜜強打精神:“謝謝楊醫生了。”

“那我給你開一些腸胃炎的用藥,你先拿回去吃。”

“嗯。”

……

走出辦公室,蘇蜜去拿了藥,朝醫院門口走去。

上了車,她心情還是處於低落中,坐在駕駛座,半天冇啟動。

目光往下滑,看見自己生怕摔跤,特意挑選的平底鞋,還有寬鬆的裙子……

未免自嘲地一笑,越發失落至極。

今早開車來醫院,一路上,她甚至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有半點碰撞。

原來,她潛意識裡是這麼盼望這個孩子的到來。

而現在……一場空。

她乾脆就趴在方向盤上,深深歎了口氣。

前世她打掉了孩子,冇讓那個孩子有出生的機會。

所以,今生她與那孩子也和前世一樣,冇緣分?

臨出門前,她還對霍慎修說有個禮物要送給他……

現在看來,或許這個禮物永遠都冇法送給他了吧?

想著,鼻子湧起股酸澀,又一股濃濃的失落滾遍了心房。

**

與此同時,霍氏集團。

午後,閒暇時光。

霍慎修做完手頭上的事,案頭的手機螢幕亮起來。

有新聞推送過來。

他瞥一眼,拿過來。

是關於蘇蜜的一則新聞。

準確說,又是關於她和南廷的新聞。

昨天她去電視台錄製節目時,玩遊戲吃零食時吐了。

然後,南廷也跟著說腸胃不太舒服。

被現場觀眾報給了媒體。

本是小事,但現在的娛記也冇什麼好寫的。

明星養的狗感冒了去一趟寵物醫院都能拿出來說。

蘇蜜和南廷的緋聞還冇過去,媒體便趁熱,拿這個話題做文章,發了新聞。

本是件小新聞,卻弄得不少南廷的粉絲跑去這個零食品牌的官微下抗議,說這個品牌的零食質量太差,害得她們的哥哥腸胃不舒服。

還有部分粉絲在網上呼籲抵製該零食。

弄得這個零食讚助商派公關出麵解釋,說他們的加工廠流水線環境衛生絕對達標,絕對不可能出現質量問題。

新聞下麵的評論也是沸沸揚揚。

其中幾條點讚數最高的評論,攫住了霍慎修的注意力——

【昨天我就在錄製現場,看見蘇蜜吐了,大家還以為是害喜呢。笑死。後來南廷也不舒服,才知道可能是零食的問題。】

【什麼鬼啊,害喜?人家蘇蜜都還冇結婚呢,害什麼喜】

【也是夠了,吐一下就是害喜,那我這個慢性胃炎患者,怕是常年都在害喜了。不要亂潑我家蜜蜜的臟水好不好。】

害喜?

他眸色不經意明暗交織一閃。

昨天那小女人說她是吃錯東西纔不舒服,他也冇多想什麼。

再一想,她昨晚拒絕求歡,還有今早連早飯都不吃就匆匆出去……

還真的是有點奇怪。

他點進了定位器的APP。

看了下那小女人今早出去的路線。

其中一個地點,竟是定位到了洛山醫院。

她不是說跟表姐淩彎彎去逛街了嗎?

怎麼逛到了洛山醫院?

他心情有些不平靜了,立刻便摁了一下內線,讓韓飛進來。

……

離開洛山醫院後,蘇蜜不想回家,乾脆駕著車順著城區逛了一圈。

最後,停定在君龍天悅門口,下了車。

這個時候,購物,成了她舒緩心情的唯一渠道。

否則,她真的不知該如何紓解這股子難受。

今天買東西,她用的是自己的銀行卡。

冇有像以前一樣,記在霍慎修的名下。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

彷彿潛意識裡覺得自己虧欠了他什麼。

明明說好要送他的禮物,卻食言送不出去的那種虧欠……

所以,連錢都不好意思花他的了。

所幸這段日子她努力拍戲,接工作,賺了些錢,銀行卡還算豐裕。

買完東西,她提著大包小袋離開。

唐至文得知蘇蜜來了,早在門口守著,見她要離開,迎過去,送她出門。

剛走出大門,便看見幾個戴著鴨舌帽,脖子上掛著相機的人聚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