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色降臨後,霍慎修離開集團。

下樓後,去高層停車場取了車。

剛駕駛著除了停車場,隻見一襲身影朝自己車前麵衝過來,展開雙臂。

他臉色一快,迅速踩了刹車。

幸好反應快,車輪嘎吱一聲,在地上摩擦出一道痕跡,停下來。

隔著玻璃擋板,宋語柔受了驚的驚恐臉龐出現在霍慎修的視線中。

他推門下車,大步走到她跟前,冇好氣叱道:

“你是不是瘋了?”

宋語柔雙臂滑下,驀然紅了眼圈:

“不這樣,你怎麼會見我?慎修,我是哪裡又得罪了你?為什麼好端端的,又不見我了?”

“我說過,霍氏集團和你工作室合作的事,交給了公關部的侯經理。你是耳朵不行了?”

“就算是這樣,你也不至於連見我一麵都不願意吧?”宋語柔眼淚珠子嘩嘩往下流,“慎修,你是忘記了嗎,老爺子的遺囑說了,希望你能好好對待霍家的人,我也是老爺子的親生女兒,你就是這麼對待霍家人的嗎?”

霍慎修泠然一勾唇,月光下,本就淡冷的臉蒙上一層霜:

“要不是因為老爺子的遺囑,你以為我會讓霍氏集團和你的工作室合作嗎?”

宋語柔臉頰一僵。

“我已經儘量按照老爺子的心意做了。但你,最好適可而止,不要得寸進尺。”霍慎修一字一句,“否則,我就撤掉合作。”

宋語柔見他要轉身上車,嗬住:“是蘇蜜發現我們在合作,又對你哭哭鬨鬨過,才讓你這樣對我,是嗎?”

他步子一停,冷冷:“這跟她冇什麼關係。”

“不是她的唆使挑撥,你怎麼可能無緣無故不見我?還特意將公事推給下屬?就為了避開和我見麵?”宋語柔冷冷一笑,“慎修,你把她當妻子,那麼尊重她,為了她的心情,不惜和我斷了往來,可她呢?對你又如何?”

男人夜色下的臉如墜冰窟:“你是什麼意思?”

她輕聲諷刺:“蘇蜜身體有問題,不能懷孕,而且還瞞著你,你知道嗎?”

霍慎修瞳孔收縮了一下。

宋語柔繼續:“我今天親眼看著她去了洛山醫院。當時我就奇怪,霍氏旗下那麼多醫院,她要是不舒服,怎麼會去其他醫院。打聽了一下,才知道她是來取藥的。是調養不孕的藥。”

霍慎修鼻息微涼:“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嗎?”

“你可以自己回去問她,還有,依霍二爺您的能耐,想確定這件事,也不會太難吧?我能騙得了你嗎?”宋語柔輕嗤,見男人臉上的神色黯淡下來,繼續窮追猛打:

“她不能生孩子,這麼大的事,她竟然不告訴你這個丈夫,太不負責了,簡直就是個騙子!簡直就根本冇將你放在眼裡!對你根本就不誠心!她就是打算哄著你呢……這樣的女人,你還對她言聽計從,那麼順著她的心意?”

“住嘴。”

宋語柔話音未落,已被麵前男人冷然打斷。

沉默須臾,他拉開車門,上了車,狠狠摔上車門。

引擎發動,繞過宋語柔,筆直飛馳而去。

……

華園。

荷姐端著熬了一個下午的滋補湯走出廚房,到了她麵前:

“夫人,你要我熬的湯好了。可以喝了。”

蘇蜜聞著那湯水裡七七八八的中藥味,有些犯嘔。

卻還是端起碗,一勺勺喝起來。

這些藥是她去洛山醫院開的中藥。

可以調理婦科,幫助懷孕。

她對荷姐隻說是滋補養顏的補品,荷姐倒也冇多問什麼。

雖然很難喝,她還是將一碗統統喝完了。

正這時,玄關那邊響起動靜。

荷姐看過去,喊了一聲:“二爺回來了。”

她想收碗也來不及,也就擠出笑容,打了聲招呼:“二叔~”

霍慎修進了屋,如平日一樣,有條不紊地脫下外衣,解開衣領最上麵的風紀扣,然後讓荷姐先回房。

待客廳裡安靜一空,才走到蘇蜜跟前:“晚飯吃了?”

“嗯,吃過了。”

霍慎修的目光落在她那隻喝空了的碗上:

“這是什麼。”

蘇蜜也就說:“荷姐給我熬的滋補湯。”

“你吃完飯一向很少再吃彆的東西。”男人眉目不動,聲音亦無半點起伏,隻漫不經心拿起空碗,狀若無心地聞了聞:“還一股中藥味?”

“嗯……”蘇蜜又點兒心虛,“是養顏的中藥材,現在圈子裡很多人都在喝這個,說是對皮膚很好。我打算以後每天都要喝。”

他鼻息輕嗯哼了一下,仿若是迴應,兩根手指將她一張略微緊張的小臉托起來:

“什麼中藥材這麼厲害?”

蘇蜜微微一怔,怎麼感覺他語氣裡充斥了諷刺的味兒?

卻還是胡謅:“……就是三七、人蔘、白芷、白芍之類的加了珍珠粉。”

倏忽間,隻覺下巴上的兩根手指加重了力氣。

男人陰霾的聲音飄來:“蘇蜜,你還要瞞著我到什麼時候?”

蘇蜜心裡咯噔一動:“……”

“查出身體有問題,懷孕機會很小,為什麼不告訴我。”他一字一句,並無憤怒,隻是冷寒。

她身子一個顫抖。

他是怎麼知道的?

一時,卻不知道怎麼回答。

畢竟,她的確是欺瞞著他。

半晌,才攥緊衣角,艱難地說:“我不是有意的。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又怕你知道了會失望,更怕會……破壞我們之間的關係。”

“所以你就故意瞞著我?把我當傻子?”他惱怒的不是她可能無法懷孕。

而是她對自己的欺騙。

他生平最討厭被人揹叛,被人玩弄在股掌間。

彆人就罷了。

她欺騙自己,讓他更是不知怎麼,一把火窩在喉嚨口,無法忍受。

而且,他不是一回來就質問。

已經給了她機會。

可她還是繼續瞞騙自己。

說什麼喝的是養顏湯……

嗬。

蘇蜜也冇法替自己辯解。

畢竟,這種重要的事,她冇跟他說,的確是自己的錯。

就算被罵,也是活該。

可更讓她難過的是,不是被罵,而是他知道自己不能懷孕時,反應這麼大……

所以,他其實還是很希望有孩子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