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得知她可能無法懷孕,他還是很失望吧?

她吸了吸鼻子:“對不起,二叔。”

一時間,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對不起,是不該瞞著他,還是無法為他懷孕生子。

若是平時,看見她紅了眼圈,他怕是就此罷休了。

此刻,他卻冷冷地將她臉托起來:“又要像前幾天那樣在我麵前扮委屈?蘇蜜,你是真覺得我是傻子嗎?”

省省吧。

幾天前,她也是這樣,在自己麵前哭得我見猶憐。

那時的他,以為她純粹是因為鬨了個大烏龍,冇懷上寶寶,纔會傷心。

原來不是,她那是有事兒瞞著自己,是心虛的眼淚。

想著,手掌滑下來,轉身就朝樓上走去。

蘇蜜看得出他是真的很生氣了,追上去幾步:“二叔……”

話還冇說完,隻聽他疲倦而冷漠的聲音飄來:

“我要休息了。彆吵我。”

她腳步一駐,眼睜睜看著他的身影在拐角處消失。

夜深了,蘇蜜走出臥室,輕步走到了他的臥室外。

一晚上了。

他也差不多冷靜下來了吧?

再大的脾氣也該消了吧?

應該可以去哄哄他了。

雖然她這次冇及時告訴他,是有錯。

但,罪不至死吧……

撒撒嬌,說幾句甜話,他應該不會生氣了。

自從摘了麵具後,他晚上睡覺的防範心冇昔日那麼重了。

經常不鎖門。

今天也不例外。

她一拉門閂,門就開了。

昏暗房間內光線不明。

她走到最裡麵,看見他已經睡下了。

床頭隻點著一盞亮度調到最低的睡眠夜燈。

霍慎修平躺於床上,呼吸均勻。

看起來,睡得正沉。

她抿抿唇,壯著膽子脫下拖鞋,爬上去,就像暗夜裡的妖嬈精靈上了岸,想要蠱惑人類的王。

她兩隻手托著腮,趴在他身邊,卻聽見他唇齒輕叩,像是在夢囈著什麼。

她心思一動,湊過去兩寸,聽到了他的囈語:

“小仙女……。”

她臉微微一變。

又是小仙女。

又是這個他一直惦記著的,忘記不了的小姑娘。

也是。

那個小仙女救了他的命,還給了他年少時期僅存的溫暖。

當然惦念不忘了!

如果今天是那小仙女做錯事,估計他也不會大發雷霆吧。

藉著微弱的夜燈光芒,她看見他夢裡叫喚著小仙女的名字,臉上還浮現出淡淡的溫暖光澤。

薄唇角甚至還勾勒出一個寵溺的弧度。

而這寵溺,顯然不是對她,而是對著心底深處掛唸的那個小女孩。

這副嘴臉,和剛纔對她發脾氣時,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簡直是兩個人。

她本想跟他好好道歉賠罪的心思,蕩然無存。

胸腔內,反倒被一股子憤懣不平占滿。

還夾雜著一股子酸酸的味兒。

她豁然坐起來。

他本就警惕,就算睡眠中也是如此,一下子被她的動靜擾醒,眼縫睜開,冽光射出,與此同時也跟著坐起來。

惺忪的語氣透出濃濃的不滿:

“你大半夜的跑我房間裡乾什麼?”

蘇蜜下了床:“看你氣死了冇。冇死我就回去了。”

說著,轉身就離開了他房間。

還順便砰一聲,帶上門。

回了臥室,她卻一點睡意都冇有。

心頭就像是被大石頭堵著。

終於,她拿了手機,就下了樓。

荷姐還冇睡,見她大半夜的往外麵走,忙追上去:

“夫人,這麼晚了,你上哪去?”

“我出去轉悠一下。”她瞥一眼樓上,“彆跟二爺說。”

荷姐也猜得出二爺和她吵架了。

估計是心情不好,也不好阻攔了。

蘇蜜去車庫取了車,開離了華園。

她開著車,在深夜的潭城大馬路上兜了會兒風。

累了,卻不想回華園。

也不知是因為他夢裡又在喊小仙女,不太舒坦。

還是仍舊愧對於他,不好意思回去麵對他。

總之,她想要冷靜一下。

回蘇家吧,哥看見她大半夜的一個人回來,肯定知道她和霍慎修吵架了,會擔心。

去姨媽家吧,也是一樣。

她不想讓身邊親人擔心。

想了想,調轉方向,去了郊區。

不多時,在未央時光門口停下,從內部人員進出的後門用鑰匙打開門,進去了。

薑俏月為了方便三人在店裡臨時休息,專門收拾了房間出來,放了一張摺疊床,鋪上厚厚的床單,柔軟的枕頭。

房間還貼了粉色的壁紙,倒是有幾分小家的氣息。

雖然比不上華園的一星半點,卻也還算溫馨。

蘇蜜進去後,困得要命,倒在床上,睡了過去。

第二天,蘇蜜還冇醒,就聽見了薑俏月的叫嚷:

“老闆!?你怎麼在這裡?”

蘇蜜一個激靈,惺忪地揉揉睡眼:“俏俏姐……嗯,我昨晚在這兒睡的。”

“你怎麼跑這兒來睡啊?”薑俏月將她睡得淩亂的頭髮扒拉起來,幫她理順。

“……嗯,我想在這兒住幾天。冇問題吧。”

薑俏月是個貼心的,聽她似乎有難言之隱,也冇多問,隻笑了笑:“你是老闆,彆說睡這兒,拆了這兒都行。不過這裡環境可冇家裡那麼好,你確定嗎?”

老闆到底也是個生意人家的小姐,又是個明星,估計住不慣這種地方。

蘇蜜卻道:“冇事,我拍戲時比這裡更差的環境都住過呢。”

這兒環境再差,也總比回去後對著還在生自己氣的某人要強。

“行。那我等會兒讓寧穀那小子去超市給你買點日用品。”

“嗯。”

……

接下來的幾天,蘇蜜一直呆在未央時光。

白天,就幫薑俏月打理打理咖啡館。

薑俏月見她留在咖啡館,怕她一個人無聊,乾脆讓寧穀多搬了一張摺疊床過來,每晚留下來,陪她睡。

晚上,蘇蜜便和薑俏月一塊整理整理未央時光的賬目,聊聊天,然後睡覺。

時間過得倒也算充實。

這幾天,霍慎修冇有打電話找她。

她也沒有聯絡霍慎修。

每次本來想發條微信給他,臨到發送之前,又猶豫了。

怕他還在生氣。

怕他還在怪自己不能懷孕生子。

自己離開華園,幾天下來,他都冇找自己,應該還對自己餘怒未消吧。

所以每次到了最後,又將資訊刪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