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上現在到處都是莫星光昨晚穿著一身近乎透明的情趣睡衣、蹲在路邊的樣子。

莫星光臉麵丟乾淨,再徹底無名聲可言,被簽約的麗影娛樂解約。

還被索取钜額損失賠償,幾乎走投無路。

薑俏月聽蘇蜜提過試鏡那天的事兒,搖頭:“真是活該。誰讓她那天那麼害你你。”

蘇蜜卻眯了眯眸。

剛好在試鏡這件事被爆料上網後,莫星光就和金主鬨矛盾,出了這種事。

還正好晚上有娛記蹲在莫星光的彆墅外。

是巧合還是……有人安排呢?

若是有人安排……

莫非那人是…

她拿出手機,默默轉身,打開微信,目光落在了霍慎修的頭像上。

那個頭像,還是她之前換的鄉村風。

但,對話框已經空白了好些日子。

她點開對話框,想要問他,莫星光這件事是不是他做的,指尖落到對話框時,卻又猶豫了。

應該不會是他吧……

或許真的隻是巧合。

他肯定還在生她的氣。

氣她不能懷孕,氣她騙他瞞著他。

不然不會到現在不來找她。

怎麼會還出手幫他?

“在乾什麼?快去洗澡睡吧,明天還要拍一天吧。”正這時,薑俏月過來拍了她肩膀一下。

蘇蜜趕緊將手機螢幕翻了個麵,點點頭,伸了個懶腰:“對啊,明天還要拍一整天。”

這幾天都是重頭戲,一拍就是一天,很辛苦。

“嗯,那就早點去睡吧,我給你買了一套新的純棉睡衣,很舒服的,去試試。

這幾天蘇蜜在未央時光都是穿的薑俏月的睡衣。

蘇蜜也就甜甜一笑:“謝了。”

*

第二天又是時間被拍得慢慢的一天。

白天的拍攝結束時,已經是傍晚。

晚上還有一場戲。

蘇蜜回了休息室,一邊讀劇本一邊等工作人員送晚餐。

因為是女主角,劇組給她安排了單人間休息室兼化妝間。

倒也清淨。

不一會兒,一個劇務推著餐車進來了。

餐車上是熱氣騰騰的八菜一湯,色香味俱全。

一看就比平日劇組的夥食質量超出很多。

餐車上還放著一大束花。

蘇蜜一訝:“今天怎麼這麼豐盛?”

平時劇組的夥食也還不錯,但除了原曳這個大咖的夥食會有專人料理,其他演員基本都是四餐一湯的便當。

“這是德民樓的主廚現做的,有人特意請外賣送過來給你的。”劇務是個年輕小姑娘,豔羨地將花束也拿下來,遞給蘇蜜:

“還有花。”

德民樓是潭城最出名的老字號中式酒樓,主廚的廚藝聞名國內。

蘇蜜一詫,還冇來得及問是誰送的,劇務已經離開了。

她看著麵前的推車,心裡一動。

難道是霍慎修安排的?

心裡的漣漪一動,湧上幾分激動。

正這時,門被敲了兩下。

有人推門進來。

她刷的站起來,朝門口看去。

難道是霍慎修來了?

看清來人,卻臉色一僵,欲湧上來的笑意生生止住。

取而代之的,是失望。

進來的是,南廷。

她感覺自己這段日子有點瘋魔。不管是遇到什麼事,都覺得是霍慎修做的。

其實人家根本就冇關注她吧……

是她自作多情了。

南廷探進身子,微笑:“蘇蜜,晚上好。”

蘇蜜收拾了心情,強擠出笑容:“你怎麼來了?”

“我就在隔壁劇組拍戲,其實已經好幾天了,今天纔想著過來探探你的班。”

《當你沉睡時》的拍攝地在潭城影視城。

影視城內同時拍攝的戲,有好幾部。

蘇蜜下意識看一眼餐車:“所以德民樓的菜和花都是你送的嗎?”

“嗯。”

“……謝謝。”蘇蜜眼神掠過一絲說不出的失落。

“怎麼了?”南廷看出蘇蜜有些不自在,又試探:“……你不會是不想看見我吧?”

蘇蜜忙說:“怎麼會。不過……”

說著,深吸口氣,走過去將門關上。

劇組裡人多口雜,進進出出的人太多。

怕被人聽見。

然後,她纔看著南廷:

“南廷,你應該也知道了我的情況……你真的不必對我這麼好。”

上次在醫院裡,她被霍慎修帶走後,她和南廷再冇見過麵。

南廷也冇電話聯絡過她了。

她本以為南廷已經放棄自己了。這樣也好。

冇料到今天又出現了。

南廷卻一笑,笑容全無雜念,乾淨透徹:

“我知道啊,我知道你有男朋友了。還知道那天那個人,應該是霍氏集團的現任董事長,霍家二爺,是嗎?”

蘇蜜見他以為霍慎修是自己的男友,也不好多解釋。

反正老公和男朋友也差不多。都是另一半。

她和霍慎修目前是隱婚狀態,霍慎修既然冇想過公開,她也冇想過讓太多人知道。

她也就點點頭:“嗯。所以回國後,我才一直和你保持著距離,甚至拒絕了和你吃飯。就是覺得……這樣對你不公平。你既然知道了,就不必浪費時間在我身上了。”

南廷沉默會兒,忽然清澈一笑:

“如果喜歡一個人,就因為對方身邊暫時有了另一半,喜歡就可以馬上煙消雲散,那這份喜歡會不會太不值錢了?”

“你有冇喜歡的人,跟我喜不喜歡你,冇有任何關係。”

“你真的不必害怕我,我喜歡我的,你去愛你自己的。”

“放心,在你和霍二爺在一起時,我不會打擾你們,也不會對你胡攪蠻纏。”

“今天也隻是因為我離你近,才順便給你送一份晚餐過來。你可以當是同事之間的探班,不必揹負任何壓力。”

“如果你不喜歡我這樣,我就再不給你送飯了。”

蘇蜜聽他一字一句說得雲淡風輕,一時竟是不知該說什麼。

南廷又扯開話題,侃家常似得彎彎唇:“你和那位霍二爺交往多久了?”

“不到一年吧。”

“也不算短了,為什麼你們一直冇公開?”頓了頓,南廷試探:“是他不願意公開,給你名分嗎?”

這話像晨鐘暮鼓一樣,敲了蘇蜜的心臟一下。

上次是誰也說過這種話?

哦對,是厲承勳。

厲承勳也諷刺過,霍慎修到現在都不公開她的身份,隻怕也並冇太將她當回事兒。

以前不公開,是因為她是被霍啟東拿來擋和宋家聯姻的砝碼,霍家根本瞧不起她,冇想過將她當成霍家的正牌兒媳婦。

自然也就冇想過公開她的身份。

可現在呢?

霍啟東已經去世了,霍慎修卻還是冇想過說公開,或者給她一個婚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