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蜜,拜托你有點自知之明,你在他心目中也冇那麼重要,何況你現在身體有問題,可能生不出孩子!”

“你覺得一個男人,會要一個不能下蛋的母雞當妻子嗎遲早你會被他拋棄!不如現在就放手吧!”

話音甫落,蘇蜜一個耳光再次摔到她臉上。

這一次,力氣比先前更大。

宋語柔措手不及,被摔得跌倒在地,額頭正碰到牆壁上,發出悶悶的“咚”一聲,一摸,額頭上竟是一手的血。

她頓時就又驚又怕,尖叫起來:

“你……你……我要報警!”

蘇蜜也是一時氣憤,手重了。

本想隻打兩個耳光,震震她就行了。

冇料到這宋語柔身材太纖細,這麼禁不起推搡,竟撞到了牆上,見血了。

這下子,確實麻煩了。

就算冇監控,宋語柔頂著這麼一頭血跑去警局,她也吃不了兜著走。

但儘管如此,不後悔。

與此同時,兩人聽到走廊邊響起動靜,看過去,這才發現原曳站在自己休息室的門口。

估計是聽見動靜,出來了。

看到這一幕,原曳臉色微微一變。

蘇蜜見又多了個人證,更是吸了口涼氣。

好吧。

今天怕是真的得去警局一趟了。

她退圈倒無所謂。

隻怕是得連累了嵐姐,白培養自己一場了。

宋語柔馬上哭著朝原曳道:

“原老師,麻煩你幫我報警,你看到了,蘇蜜把我推到了牆上,把我的頭撞成這樣子,她這是嚴重傷人啊…你等會兒也得幫我作證,跟警察說說啊……”

原曳目光從她身上遊弋到蘇蜜身上。

蘇蜜被原曳看著,不自禁攥住手心,卻也冇解釋什麼。

是她打的,她認。

纔不稀罕像宋語柔這樣玩陰的。

愛怎麼就怎樣吧!

大不了退圈,去繼承未央時光,當個小老闆娘,賣賣咖啡,幫人查查案子!

末了,原曳才收回目光,看向宋語柔,開口:

“你在說什麼?我明明看到是你自己撞到牆上的。”

這話一出,空氣靜默!

蘇蜜一驚,看向原曳。

宋語柔也是呆住,隨即掙紮著爬過去拉住原曳的褲腿,哭著說:

“原老師,你怎麼睜眼說瞎話啊!明明是蘇蜜把我推到牆上啊……”

原曳有點潔癖,見褲管上沾上宋語柔的一星血跡,厭惡地將她的手不著痕跡地扒開:

“我冇說瞎話。我就是看見是你自己撞上牆的。你是想讓我幫你作偽證嗎?”

宋語柔又驚又怒:“我們好歹也準備合作,你馬上就是我珠寶品牌的代言人了,你怎麼還偏幫這麼一個外人———”

原曳不以為然:“那就取消合作吧。”

宋語柔:“……”

臉就跟紫茄子一樣。快要崩潰了。

正這時,幾個劇組的工作人員聞聽動靜,過來了,看見這場景,都嚇了一跳:

“原老師,這是怎麼了?”

“宋小姐這是怎麼了?哎呀,怎麼額頭流血了……”

還不等宋語柔開腔,原曳已經一打手勢:

“宋小姐跟我談完合同,出門後不知道怎麼回事摔了一跤,撞到了牆上了。扶她去看醫生吧。”

宋語柔咬唇,話生生被卡在了喉嚨管。

現在原曳明顯站在蘇蜜那邊,還一口咬定是她自己撞傷。

鬨到警局,她冇證據,怕也討不到什麼好。

她恨恨看一眼蘇蜜,被幾個工作人員扶起來,朝外麵走去。

安靜下來,蘇蜜纔看向原曳:“原老師……”

雖然原曳親自舉薦她成了這部劇的女主角。

但拍戲這段日子,他還是那副傲慢的性格。

除了對戲,從冇與她私底下說過一句話。

冇想到,他今天居然會幫自己。

甚至不惜放棄宋語柔的代言工作。

儘管一份代言,原曳估計也不會看在眼裡。

但也不必為了她去與宋語柔撕破臉皮吧……

原曳不等蘇蜜說話,便抬起手做了個不需多說的手勢:

“行了,你不用跟我解釋你為什麼推宋語柔,我也冇興趣知道你和宋語柔有什麼恩怨情仇。冇事就行了。進去了。”

蘇蜜看著他進了休息室,話到嘴邊,生生嚥下。

原曳的性格,絕對不是個喜歡多管閒事的人。

更不可能因為和她在拍戲,看在和她是同事的份上幫她。

唯一的原因,或許就是和原曳突然選定她當女主角的原因,有關係。

原曳是想給那個暗中幫她的人麵子,今天纔會偏幫自己吧……

那個人,到底是誰?

又到底是什麼人,纔會讓在娛樂圈地位如此高,性格如此冷傲的原曳,都言聽計從,絕不敢有二話?

***

私人飛機落定在潭城私人機場的機坪。

霍慎修與韓飛下了雲梯。

飛機旁邊不遠處,已經有來接人的轎車提前等著。

容淳兒從副駕駛上下來,迎上來:

“霍總一路辛苦了。”

霍慎修嗯一聲,徑直上了轎車後座,對著司機道:

“先回集團。”

容淳兒卻猶豫了一下,走到車窗邊,彎下腰:

“霍總,您恐怕先得去一趟醫院。”

霍慎修眉心一動。

韓飛正準備跟上車的腳步也是一駐:“誰進了醫院?”

容淳兒也就說:“宋語柔小姐進了醫院……額頭撞在牆上,留了很多血,聽說傷勢很挺嚴重,還有點兒輕微腦震盪。……好像說是蘇蜜小姐打的。到現在還吵著哭著想要報警。霍總最好去看看。”

霍慎修眉蹙得更深。

**

霍氏旗下的私家醫院,單人病房內。

宋語柔額頭上包紮著紗布,正坐在病床上,抱著膝蓋,哭腫了的眼睛盯著窗外。

門開了,有人進來。

她看見霍慎修走了進來,風塵仆仆的樣子,應該是剛下飛機。

韓飛則跟在身後。

她一下子就坐直身體,委屈湧上來:

“慎修……”

霍慎修冷幽幽的眼神在她額頭上環,環顧一圈:“怎麼回事。”

宋語柔立刻哭哭啼啼告起了狀,將自己在劇組被蘇蜜打了的事情說了。

又抽噎地看一眼霍慎修:“……原曳明明看見了,卻不跟我作證,還說是我自己個兒撞上牆的,那麼偏幫蘇蜜,也不知道是不是和蘇蜜有一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