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後來,正室去世,霍啟東也一直也冇給霍慎修的母親一個名分,一直讓母子流落在外。

除了打去每月基本生活費,連看都不去看母子兩人一眼。

霍慎修在回霍家前,從冇見過父親。

直到後來,霍慎修的母親因為抑鬱症自殺了,霍啟東纔將已經是少年的霍慎修領了回來。

那應該還是父子兩第一次見麵……

前世的她,厭惡霍慎修的原因,除了他毀容的臉,也包括他見不得光的私生子身份。

其實現在仔細想想,這與他又有什麼關係?

他是冇有罪的。

小時候便被父親遺棄,與生母漂泊在外,承受被旁人指點的目光。

再大一點,經曆生母自殺而亡。

回了霍家,也要揹負著私生子的陰影。

便是結了婚,最能給他溫暖的枕邊人,都對他冷暴力相對,不聞不問!

他又有什麼錯?

縱然被人如此對待,他也還是將當時處於經濟危機中的霍家振興了起來。

成了霍家整個家族中的頂梁柱。

若不是他,霍家怕是早已大廈將傾,根本享受不到現在的榮耀!

想到這,她實在是後悔前世自己對他的殘忍,忽的就像小鹿一樣蹭過去,死死抱住他窄腰:

“二叔,對不起……”

霍慎修被她突如其來的親昵弄得眸色一詫,低下頭:

“對不起?”

蘇蜜含糊道:“……嗯,我不該提起你不開心的事。”

男人無聲揚起薄唇:“不至於。”

要是這麼點兒事情就能讓他不開心,他早就跟自己母親一樣,抑鬱死了。

這麼多年,經曆這麼多,他這顆心早就磨鍊地粗厚了。

她從他懷裡鑽出小腦袋,跪在床上,抬起白嫩小手,憐惜地摸了摸他的頭。

想給他點兒安慰。

這一世,她想儘量給他最大的溫暖。

他很討厭彆人摸自己的頭,當然,以他的地位,也冇人敢動他的頭。

但此刻,卻一點都不排斥。

全世界,怕也隻有這小女人敢這麼做了。

小女人的手軟軟的,摸著很舒服。

他麵色不動:“蘇蜜,你這樣,很像在摸狗頭。”

“那二叔就當我的大狼狗好不好?”男人懷裡揚起一張甜蜜如花的小臉,笑得璀璨。

他心思一動,竟完全不生氣她說自己是大狼狗,還有種忍不住將她擠進身體的衝動。

剛睡醒時的那種蠢蠢欲動,又燃燒起來。

幸好她乳燕投林地重新抱住他的腰身:

“天還冇完全亮,二叔再陪我睡會好不好?我還有點兒困。”

他才強行壓下了火氣,順遂了她的心意。

……

兩人睡到了快八點,纔再次醒來。

蘇蜜上午還有戲要拍,在他臥室洗漱後便回房換衣,去《星月》片場了。

霍慎修洗漱後,換上衣服,卻久坐窗前,陷入思緒。

冇想到做夢時的夢囈,竟被蘇蜜聽到了。

小仙女……

這名字,他知道自己不是第一次在夢裡叫喚了。

因為,這個名字的主人,是他人生最初,最美好的回憶。

小仙女,救了他的命。

年少時,他跟著母親裴素卿一起生活。

那段日子,是他最痛苦的一段日子。

他很清楚,母親是城內一個大富豪的情婦。

而自己,則是那大富豪的私生子。

裴素卿為了躲避親戚、朋友與鄰裡異樣的目光,帶著冇有父親的他,搬到了潭城附近的小鎮上。

那個小鎮民風淳樸,更容忍不了裴素卿這樣未婚生子的外室。

他從小就是在左鄰右舍的流言蜚語中長大的。

每天幾乎都能看到裴素卿被人指點,嘲諷,然後就是與長舌婦對罵。

而且,從他懂事起,裴素卿就讓他戴著麵具,不讓他取下來,也不讓人看到他的真容。

隻要看見他偷偷摘下麵具,就對他拳打腳踢,還將他鎖在黑暗的小櫃子裡。

或者幾天不給他吃飯。

那時的他,還並不明白這是為什麼。

每次想問,為什麼我臉好好的,卻偏偏要戴著麵具,迎來的卻是裴素卿讓他閉嘴的咒罵。

生活的不順,感情的崩潰,讓裴素卿患上抑鬱症,精神狀態越來越不好。

將所有怨氣都撒在他身上——

“為什麼,為什麼你爸爸不要我們啊……”

“你爸爸明明說過,隻要我生了你,過段日子就會帶我們回霍家,為什麼不兌現諾言……”

“一定是你,一定是你不聽話,不討人喜歡,你爸爸纔不要我們…才拋棄我們……”

“為什麼我們母子會落到這個境地啊……”

他一次次承受著裴素卿的打罵、禁閉。

直到有一天,他終於受不了,去了小鎮附近的湖邊。

他實在受不了這種生活了,想要解脫!

十三歲的他摘下麵具,放在湖邊,一步步朝湖邊走去時,卻忽然被一個小小的,纖細的,還帶著點兒奶氣的聲音喊住:

“小哥哥,你是想要遊泳嗎?”

他轉過身,看到一個五歲左右的小姑娘。

小鎮上不可能有這麼漂亮的女孩子。

身穿粉色泡泡袖紗裙。

眉眼精雕細琢,嘴唇像玫瑰花一樣紅潤。

膚色白得像雪一樣。

這是觀音菩薩身邊的小玉女下了凡來救他嗎?

他頓時停住自殺的腳步。

他不能在這麼可愛漂亮的小姑娘麵前自殺。

給幼小的她留下心靈創傷。

他沉默了下,說:“……嗯,是。”

小姑娘噠噠噠走過去:“天氣這麼冷,遊泳會感冒的。”

他想,等她走了再自殺吧,也就走上了岸,坐在了湖邊的一張椅子上。

小姑娘見他一臉陰鬱的樣子,好像知道他心情不佳,又掏出個棒棒糖:

“小哥哥,給你吃個糖吧。麻麻說過,難過時吃顆糖,就會變開心吼。”

他心頭一動。

小姑娘幫他拆開糖紙,強行塞入他嘴巴。

他吮了一下,一股奶香順著味蕾滑下喉管。

心情,竟果真舒爽了一些。

小姑娘又踮起腳,湊到他耳邊。

雖然隻是少年,他的身高卻已竄得很高,勝過一般成年男子。

就算是坐著,五歲的小妹妹,其實也夠不著,卻還是很努力地踮著腳,在他耳邊用小奶聲說:

“小哥哥,我告訴你一個秘密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