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的戲你有全身鏡頭,你不是想帶著這傷出場吧?”原曳不耐煩了。

若是平時,他也不可能為一個演員擦藥油。

可蘇蜜今天的戲,全是和他的對手戲。

他是個對鏡頭要求格外完美的。

不想有一點紕漏。

何況……

這女人的傷,也很可能是因為他昨天送她回去才造成的。

那他多少得負點責任。

蘇蜜感覺自己再拒絕下去就顯得很不專業了,看見原曳不高興了,就更加忐忑了。

她其實對原曳是有一點敬畏甚至懼怕的。

一來,是因為原曳的性格。

二來,她一直就將原曳當成娛樂圈的老師。

學生,都是怕老師生氣的。

她隻能坐下來。

原曳蹲在她麵前,將藥油倒在手心,搓熱了,然後貼在她淤青處:“一開始可能有點疼。”

果然,那淤青剛一被碰,她就感覺一股酸脹感,呼了口氣。

但隨著他的按揉,取之而來的又是清涼的舒爽。

慢慢的,那塊腫脹的皮膚也似乎鬆弛了下來。

彆看原曳手指纖長優雅白皙,藝術家似不沾陽春水的手,按摩起來倒是很有力道,一點都不娘炮。

M國的藥油也確實好用得很。

不到幾分鐘,淤青顏色也肉眼可見地的淡了幾分,冇有之前那麼顯眼了。

“蜜蜜姐,第一場戲是3號攝影棚,十分鐘後記得過去哈——”

一個工作人員跑過來提醒,也冇敲門,就這麼進來了。

正好看見休息室裡的一幕,頓時就一呆。

原曳老師居然蹲在蘇蜜跟前,給她揉小腿。

然後才問:“蜜蜜姐,你腿怎麼了?

蘇蜜下意識抽出腿,站起身:“開車時不小心撞到了,青了一塊。原老師怕影響拍攝效果,在給我擦藥油。”

原曳倒是毫無波瀾,就像是件尋常事,將藥瓶留下來,示意她回去後繼續擦,拉了幾張紙抽擦起手。

工作人員忍不住打趣:“哇,好羨慕啊。原老師,我前幾天幫忙搬攝影機也不小心磕到了腿,能不能給我也擦擦啊……”

原曳進了劇組這麼久,連跟同組人員說話都很少。

能讓原曳親自擦藥油,這前世得積了多少陰德啊!

也太幸福了吧啊。

原曳懶得看那人一眼:“等你磕得全身癱瘓,我每天給你擦都行。”

工作人員再不敢說什麼,吐吐舌,同人不同命啊。

衝著蘇蜜遞了個眼色,就先走了。

原曳也後腳出回自己休息室了。

蘇蜜擦過藥油,小腿舒服多了,也準備去趕場了。

……

一天戲份下來,已經入了夜。

如蘇蜜所料,整個劇組都知道了原曳給自己擦藥油的事。

一個個都羨慕得不行。

離開劇組,碰到幾個工作人員,還朝自己露出心領神會的善意笑容:

“蜜蜜姐,小腿還疼嗎?”

“肯定不疼啦,人家可有原老師親自上藥呢!要是我,天天受傷都願意!”

弄得她都不知說什麼了,隻能乾乾一笑著應付。

開車離開影視城後,她想著下週就要去M國取景,冇幾天了。

也就打了電話給淩彎彎,想一起去買點兒日用品之類的。

淩彎彎正好下班了,也冇事,跟她約好見麵的地點。

蘇蜜去接了表姐,便去了商場。

逛完街,買了東西,兩人找地方吃了頓飯。

飯後,蘇蜜送淩彎彎回家了,又被姨媽抓住聊了好會兒,才被放走。

等回了華園,已經晚上十點多了。

一樓客廳,除了留著一盞夜燈,一片昏暗與安靜。

蘇蜜估計霍慎修就算回來,也早就睡下了,無端端鬆了口氣。

晚上跑出去買東西、吃飯,在外麵晃盪一晚上,潛意識裡,彷彿是為了避開他。

不想看見他。

她拎著購物袋,輕步朝樓上走去。

剛上樓,繞過拐彎處,她朝自己臥室走去,走近了,還冇來得及推門,目光一瞥,看見走廊那邊杵著個高大的人影,冷森森站在那兒,不禁嚇了一跳,手裡的購物袋都掉了兩個。

二樓走廊冇開廊燈,隻有窗外射進來淺淺的幾點月光。

那身影背對著光線站著,看著陰惻惻的,很滲人,看見她上樓了,一步步走過來。

待他站定,她聞到了他身上的冰涼蕭瑟氣息,又是一個寒戰。

霍慎修彎下腰,撿起她掉在地上的購物袋。順便瞥了一眼裡麵。

她回過神,從他指腹抽出來,拿過來,準備進屋,卻聽他開口:

“逛街去了?”

她冇說話,繼續轉動門把手,門開之際,卻被他用手一抵,重新將門“砰”一聲帶上。

明擺著就是不讓她回房間。

她腮幫一緊,嗯一聲。

“買這麼多日用品做什麼?”

她也就說:“我要去M國取景拍攝半個月。”

他臉色一動,旋即落入了一片月光無法照到的陰霾內,呼吸亦是沉沉:

“這麼突然?之前怎麼冇提過?”

“今天劇組才說的。”

“所以你馬上就答應了?”

“不然呢。”

小女人漫不經心的語氣,讓他濃眉鎖緊,有種冇有被放在眼裡,不受尊敬的感覺。

夫綱都被她敲碎了。

“這種事,難道不應該先回來跟我商量一下嗎?”

每個字都淬著冰粒子。

冷慍,蓄勢待發。

蘇蜜回嘴:“你的事,好像也從冇跟我商量過。”

空氣凝固。

半晌,他漸冰的眼神由上自下審視她一番,語氣添了幾分諷刺與怪異:

“到底是想去國外拍戲,還是先想跟你的男主角雙宿雙棲,冇人管?”

蘇蜜神色一動:“彆扯這些冇邊的事,我和原老師什麼事都冇有,你侮辱我就算了,彆牽扯進彆人。”

他唇邊泛起嘲諷:“什麼事都冇有,你的原老師會幫你按摩?”

她一怔,卻不意外他會知道。

整個劇組都知道了。

他一直關注她的行程,也很難不知道。

不過……按摩?

她也不知道怎麼擦藥油傳到他耳裡,變成了按摩。

擦藥和按摩,這完全是兩把事好嗎?

人多口雜,傳變味兒了事,太多。

“要不是我攔著,你和他又要上一次熱搜了。”他嗤一聲,又朝她走近幾步,抬起手抵在她身邊的牆壁上:

“蘇蜜,照這個趨勢發展下去,我隻能讓你退圈了。”

蘇蜜貝齒一緊:“憑什麼?”

“憑我是你的丈夫。”

“你自己都惦記著彆的女人,我卻連個拍戲都不行,霍慎修,你這是隻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