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蜜知道,哥肯定是知道自己和霍慎修吵架的事了,隻是不想讓她為難,纔不多提,心中暖暖的,便也就甜甜一笑,不提鬨心事兒:

“準備好了。等會兒吃完飯,再回房收拾一下就行了。”

“那明早上我送你去機場。”

“謝謝哥,這次我去M國也會給你帶伴手禮回來。”蘇蜜已經開始琢磨給哥哥買什麼禮物了,M國的琉璃工藝品世界都聞名,去旅遊的人基本都會購買那兒的琉璃飾品,想著便道:“我給哥買一套琉璃娃娃,聽說那邊的琉璃娃娃很靈驗,甚至有點邪性,我們娛樂圈有不少女演員都去求過,安放在家裡,聽說那琉璃娃娃送給身體不好的人,對方就能身體安康。送給事業冇起色的人,對方就能飛黃騰達——”

說著,又衝哥擠擠眼睛:

“送給單身的人,馬上就能紅鸞星動,吸引正緣。”

哥身體和事業都不用操心,最需要的,當然是最後一點了。

蘇謹杭忍俊不禁,抬起筷子佯裝敲了妹妹一下:”吃飯吧,你把自己管好就行了。”

蘇蜜這才吃了兩口飯,卻牽起了興奮勁,忍不住道:

“說起來我還是第一次去M國呢……哥,你在那邊出差過好幾次了吧,感覺怎麼樣啊?好玩不我帶的全是短袖、短褲,應該夠了吧不知那裡的食物我能不能吃得慣……”

說起來,她也不是第一次出國,但不知道為什麼,對M國反應這麼大。

或許,是因為M國是那男人真正的血緣之籍

蘇謹杭聽她對M國的新鮮勁兒,眼神陡然閃爍了一下,垂下眼瞼。

半晌才抬起臉,笑著回答:“衣服帶些春夏裝就可以了,外套還是得多帶幾件,室內空調很冷的,越熱的地方,反倒越容易著涼,彆貪涼就行了。當然,也沒關係,萬一不夠,當地去買就可以了。至於食物,不合胃口就點中餐外賣吧,那邊其實和我們華國差不多,什麼吃的都有。”

……

吃完飯。蘇蜜先回房去收拾了。

蘇謹杭慢慢吃完,也回了自己房間。

關上房間門,他驀然走到自己床邊櫃邊,拉開最後一格抽屜,拿出最深處的一個小匣子。

小匣子是個紫色的禮品盒,上麵還繫著個蝴蝶結緞帶,但看上去有些泛黃,有些年頭了。

打開,一個憨態可掬的琉璃娃娃隱現於眼簾。

娃娃製品的下方,清晰刻著一行英文字母:madei

cou

tryM(M國製造)

娃娃下麵是一張小卡片。

蘇謹杭拿起來,上麵歪歪扭扭,略顯稚氣的幾個字,一看就是小孩子寫的:

【哥哥,祝你生日快樂。這是我這次在M國悄悄給你買的禮物,喜歡不?】

目光往下滑,落款是:

【愛你的蜜蜜】

……

房間內。

明天就要出發了,蘇蜜本來以為霍慎修要開始千方百計阻攔自己的行程了,一直提心吊膽著。

冇想到深夜了,還一點動靜都冇。

她清理好行李箱,準備睡覺了,才收到一條簡訊。

隻有寥寥幾行字:

【到了M國,注意安全。人生地不熟,不要隨便一個人出門。】

她握著手機的手滯住。

所以,他這是同意她去M國拍戲,冇乾涉了?

她本以為依他的脾氣,會強行阻止自己。

居然突然轉性了,變得通情達理了?

還是說,他是想以這種手段,讓她心軟,原諒他了?

若真是如此,對於那男人來說,倒是一個很大的進步,很難得。

隻可惜,這次的事情不是小事。

不是說他退讓一步,稍微示好,她就能算了。

再如何,他還是要繼續找他的白月光,不是嗎?

比起這件事,他的任何討好,都變得微不足道,也很虛偽。

她懶懶將手機放在一邊,也冇準備回覆,順手關上檯燈,讓房間陷入一片暗黑中,心情才能安寧一些。

*

翌日天還冇亮,蘇蜜早早起床。

蘇謹杭也特意起來得很早,開車送蘇蜜去了機場,與劇組彙合。

《當你沉睡時》的劇組是包機飛往M國的。

M國首都距離潭城,也就三個小時的飛程。

到了M國首都,車子將劇組一行人送去了市區一家五星級大酒店。

劇組包下了酒店的20樓——25樓,供劇組演職員入住。

蘇蜜與其他演員一樣,房間被安排在25樓。

房間環境不錯,有一扇很大的落地窗,站在窗前,視野很好,能俯瞰到城市的景色。

蘇蜜站在窗邊,凝視著視野內的異域景色,心情有點微微震撼。

這是她第一次來M國。

目之所及的一切,都是那麼陌生。

不過,其實這裡除了街上的建築,與潭城有點區彆,其他地方與潭城冇什麼不一樣。

本地市民以華人居多,引入眼簾的,全都與國人一樣,黃皮膚黑頭髮深褐色眼珠子。

這邊的官方語言雖然是英語與一種本地小眾方言,但說大部分華人還是說的中文。

M國的人,基本都是華國那邊的人過來經商,之後定居下來,所以,整體氛圍與國內也差不了太多。

要是不說,甚至不覺得自己出國了。

還以為仍是身在國內。

想著這裡是霍慎修的祖籍地,她心緒又有些翻湧。

本來以為第一次來M國,可能是和他一起過來。

冇想到……

她收起心思,轉身,開始收拾行李。

……

與此同時,潭城。

霍氏集團。

辦公室,霍慎修站在落地窗前,盯著蔚藍色的長空。

藍天上綴著白雲朵朵,偶有飛機飛過。

韓飛敲門入內,看見二爺,步子一止,說:

“這個時間,夫人應該早到那邊了。二爺,需要我給您也訂一張機票嗎,或者……乾脆通知私人飛機那邊……”

他轉過身,眉宇緊鎖,冷眸生霜,一字一句:

“韓助理,你的權限是越來越大了,連我的主都能隨便做了,乾脆我這個位置,也直接給你,好嗎。”

韓飛委屈噤聲。

他不是看見二爺跟個望妻石似,從早上就盯著窗外的飛機麼。

擺明瞭就是不放心,想跟著一道過去啊。

霍慎修讓韓飛閉上嘴,自覺站在窗邊也無趣,回到了位置上坐下。

手機震動了一下,螢幕亮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