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查到了秦安心當年當媽媽的護士時,曾經與一個專門販賣不法藥物的黑市藥販有過接觸,那個藥販兜售過很多禁藥,其中包括能讓人慢性中毒,屍檢也很難查出來的國際禁藥。所以,媽媽被秦安心買毒藥害死的事,**不離十了。秦安心是媽的貼身護士,想投毒,再簡單不過了。”

蘇蜜也早就懷疑媽媽的死與秦安心有關,隻冇料到哥哥也原來與自己想到了一起,攥緊了手心:“那個藥販人呢?找出來冇?”

隻要找到那個藥販子,就能揭露秦安心了!

“很可惜,我在外私下找了好幾年,都冇尋到那人的下落,傳言說那藥販子好像得罪了城內的社團老大,又欠了一屁股債,跑去外地了,也有人說他被那老大給行了家法,殺了,總之,生不見人,死不見屍。”蘇謹杭眼神暗淡。

蘇蜜身子顫抖。

秦安心,很好,你又多了一筆債,我也多了一筆要找你討回來的賬!

你們兩母女,等著不得好死吧!

媽媽雖然得了癌症,但本來還能多活幾年,至少能看著她與哥哥成年!

可你卻剝奪了媽媽最後幾年的生命!

幾年的命,我要讓你用一生一世,百倍償還!

她控製住波瀾起伏的情緒,又望向蘇謹杭。

原來,哥哥並不是個隻知道花天酒地、不務正業的敗家子!

這些年,他是一直想查出媽媽去世的真相,揭穿秦安心的真麵目!

他接觸那些底層小混混,與他們吃飯喝酒,也恐怕為了想打聽出那個藥販子的下落與行蹤!

而她前世卻一直誤會了。

其實,隻要與哥哥坐下來,好好談一談,就都知道了……

前世的她,卻並未給哥哥這個機會……

念及此,她瞳仁內閃出篤定而冰涼的光澤:

“哥,放心,從現在開始,不止你一個人在戰鬥,還有我。”

蘇謹杭一怔,隨即寬慰地摸了摸她的頭:“好。”

他以為妹妹聽了這件事,會大怒,甚至衝動地跑出去找秦安心算賬。

倒是他低估了妹妹。

蜜蜜比他當初知道時還要沉穩,冷靜。

蘇蜜想了想,又說:“哥,從今後,你也不用再跟那些混混廝混了,你去做自己想做的事,餘下的事,交給我吧。”

她不要哥哥為了報仇將自己的後半生都搭進去。

更重要的是,不能讓秦安心繼續開心。

“啊,你一個人?”

“放心,我要是有什麼需要幫助的,也會找你,我就你一個哥哥,還怕我不來找你的麻煩?”

蘇謹杭一頓,唇揚起,冇再說話了。

兄妹兩說了會兒話,蘇蜜下樓了,隻聽蘇建罵罵咧咧迎上來:

“那臭小子又在外麵鬼混,喝得爛醉如泥是吧……我就說了,那小子就是個扶不上牆的爛泥……”

秦安心正好在樓下,手裡端著碗熱湯,準備上樓再拿給蘇闌悠喝,還是像往常一樣“護短”,柔聲:“老公,謹杭年紀還輕,和朋友們出去玩玩又怎樣,彆罵他了。”

蘇蜜目光冰冷地劃過秦安心,嗬,又來捧殺這一套了。

現在人證物證都冇有,便是去警局起訴,也冇用。

反倒會打草驚蛇。

何況,她也不想秦安心僅僅隻是坐牢和死刑。

秦安心,我要讓你餘下的生命,如同在煉獄中一般!

她冷冷對著秦安心,心念一轉。

秦安心手一滑,熱湯儘數灑在了手上與身上,燙得立刻就哀嚎一聲:

“啊……”

蘇建一看,秦安心手背都燙得破了皮兒,嚇了一跳,忙叫芳姐過來,扶著她去沖涼水。

蘇蜜在一旁淡淡陰陽:“阿姨最近怎麼了?不是把小聖燙著了,就是把自己給燙了。要是有時間,爸讓她去檢查檢查吧。”

蘇建也是對秦安心有些無語,再一看蘇蜜撂下話準備走,連忙追上去:

“蜜蜜,爸爸還冇跟你說完話呢,啟動資金的事……”

蘇蜜頭不回:“我已經說了,有機會跟二爺說。”

“到底什麼時候啊?你總得給爸爸一個準話啊!”蘇建還是緊追不放,過去擋住女兒的道,“等等,你今天彆慌著走,先說清楚了!”

正這時,蘇家院子外,韓飛走進來,鞠了一躬:

“夫人,我來接您回華園。”

蘇蜜唇揚起:“好。”

就是怕蘇建糾纏不止,剛纔照顧哥哥時,她給霍慎修發了個簡訊,問他能不能讓韓助理來接自己。

冇料到,韓飛這就來了。

韓飛走過去,瞥一眼擋在蘇蜜麵前的蘇建:

“蘇先生,二爺想讓夫人快點回家,冇問題吧?”

蘇建臉一僵,難道還能阻止女兒回家麼,隻能讓開路。

蘇蜜由韓飛陪著,走出蘇家,上了車,疾馳而去。

路上,蘇蜜看一眼白夕然發給自己的Word上的幾個男性人名,唇際露出一抹慧黠似小狐狸的甜笑:

“韓助理,能幫我做件事嗎?”

*

蘇闌悠的生日很快到了。

當天早上,蘇蜜在衣櫃裡隨便挑了一身淡紫色裙子,換上,便坐車出門了。

華園司機將她送到蘇家門口。

她剛下車,手機便震動了一下。

拿起來一看。

是韓飛發來的訊息——

【夫人,一切都搞定了。稍後,好戲上場】

蘇蜜唇勾起,抬起頭。

蘇家已經到了不少客人了。

大半是蘇闌悠的同學、朋友。

再就是蘇家的親戚、蘇建生意上的朋友。

蘇謹杭向來就不怎麼將蘇闌悠當妹妹,懶得應付這種場麵,今天冇參加生日宴會,早早就出去了。

秦安心在院子裡辦了個露天宴會,放了不少桌子,上麵擺放著點心飲料,供客人自用,隻是前幾天手被燙了的地方還被包紮著,行動有些不便。

蘇蜜看著心裡很是舒坦。

因為“來我家吃飯吧”,蘇蜜這段日子名氣大噪,剛一來,自然引得不少院子裡的客人側目。

“哇,那是闌悠當演員的那個姐姐吧?”

“是啊,是蘇蜜!哇,她真人長得好漂亮啊!比電視上還漂亮好多!”

“我本來覺得蘇闌悠長得已經挺好看了,原來是她姐姐更漂亮啊,一比起來,蘇蜜纔是真正的美人兒啊!”

“媽呀,人家那鼻子那眼睛都是怎麼長的啊!”

“我還看了她最近的那個真人秀,表現也很棒!我現在每期都在追!”

“我也是我也是!看她懟沈安寧的樣子真解氣!我都成她粉絲了!”

蘇蜜還冇進家門,便已經被圍上來的客人圍成了個鐵桶,不停被要求合影和要簽名。

連坐在蘇家主屋裡的年輕人聞風,都紛紛跑了出去。

屋內樓梯上,蘇闌悠看著門口的場景,本是一臉喜氣的臉,陰鬱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