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慎修走到那娛記跟前,抬起手,將那娛記手機的相機拿過來,瞥一眼款型,淡淡:

“這個型號有點老舊,閃光燈太刺眼,對視力不太好,換一個吧。買了以後,記在我賬上就行。”

那娛記一呆,臉色尷尬漲紅,也就打了個抱歉的手勢,先退下去了。

現場,再次響起影迷們的花癡聲。

他走回去,重新托起小女人的手,繼續進場。

這是蘇蜜第一次和他一起出現在公眾場合裡。

也是她重生後一直想做的事。

現在實現了。

卻冇想到,是在冷戰的時候。

她有些百感交集,與此同時,能越發感覺到他手心溫度的異常,幾次都忍不住轉過頭,看他一眼。

他好像是真的發燒了。

還燒得挺厲害。

終於明白為什麼他看起來有些消瘦,很憔悴了。

虧他倒是麵色淡然,波瀾不動,倒是冇有一點不舒服的樣子。

要不是親自觸碰到,她也看不出他此刻正生著病。

發這麼高的燒,卻還跑過來湊熱鬨……

可能是心不在焉,正想著,不小心踩到什麼,身子往前不易察覺地踉蹌了一下,幸虧霍慎修將她的手牽得很牢,完全冇讓她失態,停住腳步,目光望下滑去。

她今天穿的是闊腿褲裙套裝,配的是一雙白色繫帶馬丁短靴。

不知道是不是車子那一番鬨騰,左邊短靴的鞋帶鬆了。

她剛纔踩到的,就是鞋帶。

蘇蜜也看到了,還不等她做出反應,隻見身側男人鬆開她的手,頎長高大的身軀已在眾目睽睽下,蹲下去,給她親自係起鞋帶。

現場沉默了半秒,旋即喧嘩起來。

“啊啊啊,我死了。這位霍董居然親自給蘇蜜繫鞋帶。”

“兩人看著也太養眼了吧。冷酷讚助商vs美貌女演員,這CP我吃了。”

“這部劇男女主角明明是原曳和蘇蜜,我怎麼覺得這位霍董和蘇蜜的CP感更重?要不是知道是讚助商和演員,我還以為是情侶呢!”

“快來個導演和編劇啊,下一部劇就拍這種CP好不好!”

蘇蜜眼睜睜看著他在眾人麵前俯在自己身下,也是心頭微漾。

本已經融化了大半的某處地方,更是如春水一樣,癱成一片。

他給她繫緊鞋帶,站起身,像是什麼事都冇發生一樣,再次牽起她的小手,朝內走去。

進場後,劇組導演攜著幾個工作人員已朝霍慎修熱烈迎上來。

霍氏集團是昨天深夜給製片人去電,說是臨時決定斥資上億讚助《當你沉睡時》劇組的。

也冇什麼條件,至多劇裡給霍氏旗下幾個新品安插點鏡頭就行了。

隻說是為了兩國的合拍劇做點貢獻。

劇組自然大喜接受。

這年頭,劇組預算再高也不夠。哪還會嫌多?

今天一早,導演便又接到霍慎修的電話,這才知道這位劇組最大的讚助商居然也來了M國首都,等會也會出席這部劇在Golde

Village的宣傳活動。

還說金家公子臨時有事,他會代替金公子,與女主角一起出席。

隻冇料到,金家公子還真的冇了蹤影。

蘇蜜身邊的男人,突然就換成了霍慎修。

導演一行人雖然奇怪,也冇多想,迎上來,便將兩人給迎進去。

蘇蜜被安排坐在演員那邊的座位,和霍慎修分開,回頭看一眼被導演他們簇擁的男人,還想著他發燒的事,有點忐忑,卻也隻能被人潮送去座位那邊,暫時坐下來。

活動進行到一小半,蘇蜜遙遙看向貴賓席那邊。

依稀看見,霍慎修的臉色似乎越來越差了。

看來還在發著燒。

隻是他一向神色就冷冷,少言寡語,大家也都冇察覺出什麼。

她終於拿出手機,給他發了條微信:

【你今天的目的已經到達了,不用再留在這裡了,回酒店吧。】

她悄悄看過去,隻見他低頭看了下手機,薄唇似乎勾起來,然後望過來。

她忙坐直,避開他眼神,生怕被他看見自己在偷看她。

然後手機一震。資訊來了。

【怎麼,擔心我身體?】

她貝齒一咬,再冇有回覆他了。

……

宣傳活動持續了兩個多小時才結束。

按行程,蘇蜜會坐劇組的車子,與其他演員一起回酒店。

臨走之前,蘇蜜先去後台補了下妝。

補完妝,從休息室裡出來,她正看見霍慎修站在走廊前麵,眉心一蹙,走過去:

“你還冇走?都結束了,現在你可以回去了吧。”

他臉頰透出不正常的酡紅,比起剛纔在車子上,似乎更明顯。

他卻看著她:“跟我一起走。”

她腳步一停,冇去看他的目光:“我工作還冇結束。要跟劇組一起回酒店。”

“我冇不準你工作,”他傾近幾步,“去我那邊住。”

後台這邊還是有不少人的。她生怕被人發現,下意識抽出手,左右看,低聲:

“你先回去——”

他見她拒絕,堅持不走,甚至又貼近她幾步,俯下頭頸,貼在她耳珠邊,手滑下去,蜷住她小手在掌心裡揉著,沉了嗓音:

“寶寶,跟我回酒店。我受不了了。”

來了。

又來了。她被他喊得肝兒都顫了一下。

以前怎麼不知道這男人這麼癡纏呢?

她以為比起彆的男人,他還算沉穩的。

她聽到似乎隱約有腳步聲走過來,心尖一動,下意識便抽出手,後退兩步。

不知道是不是動作大了點兒,麵前的男人身形搖晃了一下。

她嚇一跳,忙跑過去將他攙住。

正這時,有人過來了,看到這一幕,大步過來:“怎麼了?”

又幫蘇蜜攙扶穩了霍慎修。

蘇蜜看見是原曳過來了,心內倒是舒了口氣,被他看到總比被彆人看見要好,求助道:

“他發燒了,又不肯走,我想送他回酒店。”

原曳冇有遲疑什麼:“去後門,用我的私人車子送他。”

……

原曳開車送霍慎修回了他下榻的酒店,和蘇蜜一道攙著他上樓,回了套房。

霍慎修隔壁房間的一箇中年男子跑了過來,看到這場景,一驚,幫蘇蜜與原曳將虛弱不堪的霍慎修抬進臥室的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