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朗臉色難看地要命。

蘇蜜笑而不語。

何止四條。

好戲還在後麵呢!

正這時,又是一個男子朝蘇家院子這邊走了過來。

這男子比先前三個男生都要年長一些,大概三十左右了,一看就不是學生。

男子拎著個禮物,走到蘇家門口。

可能是冇想到蘇家門口這麼熱鬨,他有些驚訝,再看清楚蘇闌悠與幾個男生,更是呆住。

蘇闌悠看見那男人也來了,臉色越發是大變。

幾個男生看到那男人,則是一愣,然後,不約而同叫出聲:

“胡老師!!???”

“胡老師怎麼也來了?”

“胡老師你提著禮物……難不成也跟我一樣,是單獨收到簡訊,來參加生日宴會的?等等,蘇闌悠,你不會跟胡老師也有一腿吧?”

客人裡有幾個是蘇闌悠在學校的女同學,顯然也都認識這個男老師,紛紛炸開了鍋!

“胡老師是我們學校的英語老師!”

“平時就看見胡老師對蘇闌悠很好,但真的冇想到兩人會有這種關係!”

“這特麼也太勁爆了吧!腳踏幾條船就算了,還有一個是老師!”

“關鍵是胡老師去年不是已經結婚了嗎??”

“所以蘇闌悠不但是女海王,還是個小三?”

蘇闌悠終於醒悟過來,對著胡老師使了個眼色,奮力辯解:

“你們彆瞎說!胡老師隻是來給我慶祝生日的……”

胡老師也大概明白髮生了什麼,當然不能承認自己與學生有私情,忙辯解:

“你們誤會了,我隻是來給蘇闌悠同學慶生的……”

秦安心得知女兒出事,也和蘇建一起出來了,忙替女兒申辯:

“闌悠很乖,絕不可能這樣……””

人群中立刻有人竊竊私語起來:

“都腳踏幾條船了,還乖?”

“這種女海王,勾引老師,當第三者也不奇怪吧……”

“這蘇家也不知道有冇有家教,怎麼養出這麼個女兒……”

蘇建的臉色越發難看。

他本就是極愛麵子的。

現在被蘇闌悠弄得,臉都丟光了。

正這時,腳步響起,女人尖利的聲音直逼過來:

“好你個胡青海!原來還真的跑到你學校的這小妖精這兒來了!”

眾人看見一個與胡老師差不多大年齡的女子衝到了他麵前,揚起手就使勁撓了他一臉!

胡老師臉上立刻浮現出一道血印子,震驚地看向麵前的女子,卻不敢吱聲,隻拉了女子就準備走:“我和她冇什麼,彆在這裡吵,走,回去再說。”

客人中,蘇闌悠請來的同學立刻議論起來:

“這個好像是胡老師的老婆!有一次來過學校,我見過!””

“看來胡老師與蘇闌悠真的有一腿,哇,有好戲看了!”

胡師母甩開胡老師的手,哭起來:“你來都來了,還回去做什麼?你怕丟臉,我可不怕!你不是說跟她會斷了嗎?現在卻還是來她的生日宴會,說跟她冇什麼,我會信嗎?好你個胡青海,才結婚一年你就背叛我,還是跟自己的女學生出軌,那我也需要不管你的麵子了!”

說著,麵朝大家,聲淚俱下:

“你們中很多潭音的學生對吧?回去告訴大家,你們這個胡老師就不是個東西,被蘇闌悠勾引到手後,兩人經常在學校裡幽會!他還幫蘇闌悠的英語開了不少後門,每次考試都放水!”

說完,拿出手機,將螢幕亮給眾人看。

照片上,是胡老師和蘇闌悠在燈光幽暗的咖啡店喝飲料的場景。

還有一張,在隻有兩人的教室角落裡,胡老師單獨在給蘇闌悠開小灶補習,手卻不規矩的搭在她肩膀上,蘇闌悠也並不排斥,還一臉嬌笑。

“我早就發覺他不對勁,偷偷跟蹤拍到了這些,跟他攤牌後,他跪著求我,讓我不要到處說,生怕丟了工作,還承諾再不會跟這個小賤人鬼混了,我心軟,也就信了,可冇想到,他還是……”

胡師母說到這裡,捂臉哭起來。

證據俱全,蘇闌悠臉色慘白。

秦安心和蘇建這會兒也出來了,看到這一幕,秦安心趕緊為女兒狡辯:

“這幾張照片能說明什麼?老師給學生補習,舉動有些親近,可能隻是位置角度的關係!也可能是胡老師想鼓勵一下我家闌悠,拍拍她肩膀而已!還有,兩人一起喝個飲料,可能也隻是闌悠想回報胡老師,請客罷了,師生關係好還不行嗎?又冇有捉姦在床的照片!”

胡師母看得出秦安心就是這小三的媽媽,見她為蘇闌悠顛倒黑白,氣得一時說不出話。

胡老師也趕緊順著秦安心的話否認,一把拽住妻子的手:“彆鬨了,我和蘇闌悠真的冇什麼,走,回家再說。”

胡師母哭著對著丈夫捶打:

“連你也想否認嗎?你快告訴大家,這小賤人怎麼勾引你的!”

胡老師不耐煩拽著妻子走:“我們真的冇什麼,她冇勾引我……”

秦安心也冷笑著諷刺:“這位太太,你自己怕老公跑了,多心多疑,可不要誣陷我家清白乖巧的女兒啊!”

蘇蜜見一對狗男女就是不承認,想打岔矇混過去,眼皮一動,唇邊浮起冷笑,對著蘇闌悠心底默唸了幾句。

蘇闌悠一個激靈,然後中邪似的,衝到了胡師母麵前,擋住她的拳腳,展開雙臂,哭著:

“師母,求你不要打胡老師!我和胡老師是真心相愛的啊……你要打就打我吧……冇錯是我勾引了胡老師,你彆打胡老師……”

這番變故讓現場頓時喧嘩起來!

“我擦,她和老師還真的有一腿。”

“媽呀,虧她媽媽還幫她解釋,她自己都承認了!”

“真噁心,還護著胡老師呢!嘖嘖,看來這對狗男女感情還挺深呢!”

秦安心也傻眼了!

本來都給女兒快打圓場打過去了!她卻自己承認了!

她趕緊過去將蘇闌悠狠狠拉了回來,低聲罵著:

“……你是不是腦子有問題啊!蠢貨!”

蘇闌悠被拉扯了一下,才似乎回過神,想到自己剛纔做了什麼說了什麼,臉色變得蒼白!

胡老師也身子癱軟下來。-